第22章 重要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735字
  • 2019-11-01 19:23:50

三日午后,三匹高大胡马架着一辆豪华马车,急停在白氏酒肆门前。

马车上舵手的位置坐着一位白发苍苍老仆,身着青灰色布衣,白发由黑色布巾束起,他立即跳下马车,一路快跑到马车后门,打开马车门,急忙带有喜悦的声音说道:“主人到了,到了。”

马车内里面声音洪亮急说道:“好,好……”

说着,从豪华马车的车门跳下来,是一位中年人,不到40岁,穿着华丽,古铜色脸膛上三绺青白,肩宽背厚,体形彪悍,急忙地朝白氏酒肆奔去。

很明显中年人是老仆的主人。

白氏酒肆伙计连忙招呼道:“客官,里面请,想要吃点什么?”

中年人愉快地大声说道:“来一碗鸡蛋炒饭。”

酒肆伙计连忙弯腰,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客官,今天鸡蛋炒饭刚刚卖完了。”

中年人惊讶地问道:“卖完了?这么快?昨日路过此地,我家老仆问过说午饭能提供鸡蛋炒饭。”

“是的,刚刚卖完的,客官,不好意思。”伙计再此抱歉,客气地说道。

老仆一脸地不相信问道:“真的没有了吗?一碗鸡蛋炒饭也没有吗?”

伙计连忙解释道:“本酒肆一天只卖50碗鸡蛋炒饭,也不多卖,也不少卖一碗。”

中年人坐上席案后,沉思半刻,客气地问道:“这位伙计,能不能见下酒肆的老板?”

“嗯…,”店伙计摸摸额头,样子很为难不知如何应对。

这时,刚忙完鸡蛋炒饭后,公孙飞从后厨走出来,看见这位中年人要见自己。

公孙飞大步走过去,弯腰拱手说道:“在下正是酒肆老板,请问先生找我有何事?”

中年人连忙站起来,拱手还礼后,就直接说道:“在下能否请老板做一碗鸡蛋炒饭。说着从衣袖口袋里掏出五两黄金,啪地一声,放在案几上,”

公孙飞一看,微微一笑,客气地拒绝道:“先生不必客气,还是先坐下说话…。先生,十分抱歉,今日鸡蛋炒饭已经卖完了,如想食用,麻烦请先生明日早点过来。”

对于公孙飞回答,中年人不可思议摇摇头,不甘心,坐下后,再次确认地问道:“酒肆的木制菜单上写着鸡蛋炒饭的价格是1两黄金,而在下花5倍价格,五两黄金,请老板,再做一碗鸡蛋炒饭,不可以吗?”

公孙飞拱手抱歉地说道:“本酒肆店小,每天只能卖50碗鸡蛋炒饭,还是请先生多多见谅。请先生点酒肆其它的饭菜吧,口味也不错,酒肆并给一定优惠。”

中年人摆摆手,表示对其它饭菜不感兴趣,坦诚说道:“这位老板,在下就是昨日来路过此地,突然闻到奇妙的香味,直扑在下的味觉,忙叫老仆询问,才知是这家酒肆的鸡蛋炒饭…“

“昨日错失了鸡蛋炒饭的美食,其一夜无法入眠,故天一亮,在下就让家中老仆,从平民区,穿过商业区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就是想吃贵店的鸡蛋炒饭。”

“现在在下出五两黄金,请老板为在下做一碗鸡蛋炒饭,可否?”

公孙飞见眼前这位中年人说话客气,理由也很充分,不过,公孙飞可不想打破规矩,

于是,公孙飞客气地对着中年人解释说道:“承蒙先生的照顾,在下小小酒肆才有今天的人气,不过恕在下直言,本店的规矩决不打破,每天供应50碗鸡蛋炒饭,不多也不少。且为了让每一个咸阳城民公平地都能吃上鸡蛋炒饭的美食,是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进行分配的。并且,每一碗鸡蛋炒饭的价格是一两黄金,不涨价。”

公孙飞这么一说,中年人以为是公孙飞嫌黄金太少了,于是又拿出五两黄金,问道:“在下再出五两黄金,总共十两黄金,一碗鸡蛋炒饭价值十两黄金,这样可行吧?”

此时,面对中年人的豪气,大堂里食客们方才饭饱后,呈现一副懒庸地样子坐在席案上,现在顿时都挺直身子,纷纷惊讶道:

“哎呀,一碗鸡蛋炒饭十两黄金,也太豪气了吧。”

“十两黄金,老板肯定会单独做一份鸡蛋炒饭。”

“我的妈呀,十两黄金,相当于一位工人一年的工钱啊。”

这时,酒肆大堂里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公孙飞,是否为了十两黄金,单独做一份鸡蛋炒饭,打破规矩。

公孙飞稍微思索一番,还是很客气拒绝道:“先生出如此十倍的高价买一碗鸡蛋炒饭,令在下十分心动。不过,在下还是不愿打破规矩。烦请先生品尝我家酒肆其它饭菜,也是很美味。”

此言一出,大堂里食客们一脸惊讶,对公孙飞的原则坚持发出一片赞叹之声。

因为公孙飞心说可不能让这十两黄金就破坏了酒肆规矩,今天你出十两黄金让本人单独做一碗鸡蛋炒饭,那么,明天或者又有人出十两,那不是又要单独做一份鸡蛋炒饭?太损白氏酒肆形象了。

所以物以稀为贵,才能体现价值。

中年人哀叹一口气后,一脸失望地就直接说道:“既然酒肆老板如此有原则,那在下也无话可说了。”中年人说着拱手一礼,就起身朝外面走去。

这时,老仆拱手动情道:“老板,我家主人虽住在咸阳,但一年半载不在咸阳。刚回咸阳待了五日,本来今天早上又要离开咸阳…,可是,就在昨晚路过此地,被鸡蛋炒饭的香味所吸引了,所以,就一清早,就架着马车,赶来贵酒肆想吃上一碗鸡蛋炒饭,了却心中的美食…”

老仆边说着,就作出下跪姿势,请求公孙飞额外开例一次…。

而公孙飞连忙把老年人扶住,说道:“这位老先生,不可这样,在下担当不起啊,可…”

就在公孙飞还是坚持原则时,老仆一脸动情地继续说道:“老板,我家主人长年在外,所以不知下次何时归来咸阳,所以,我家主人就一早来到酒肆,就是为了吃上一碗鸡蛋炒饭…”

此话一说,所有食客震惊了,就连公孙飞惊讶了。

“这位中年人为了吃上鸡蛋炒饭,居然改了自己的行程。”

“是啊,说到底这鸡蛋炒饭看来真是有吸引力啊,太好吃了…”

而此时,公孙飞则是想到眼前这位中年人,为了鸡蛋炒饭这样的美食,宁愿推迟离开咸阳的时间,也要吃上鸡蛋炒饭。最最重要的是这位中年人不想错过美食,而在心中留下遗憾…

对中年人为了吃一份美食,一种执着的精神,公孙飞所感动,

还有这位老仆,为了让主人吃上鸡蛋炒饭,就主动向公孙飞求情说明原因,这份忠诚难得啊!

公孙飞动情地说道:“这位先生且慢,在下去看看厨房,还能不能做一碗鸡蛋炒饭。”

此话一出,中年人两眼发光,兴奋地拱手,弯腰地说道:“那就有劳老板了。”

老仆立即高兴地感谢道:“多谢老板,多谢老板。”

公孙飞在厨房里,一个装米饭的木盆里,正好有两木勺米饭,不多,可以做半碗鸡蛋炒饭。

做好半碗鸡蛋炒饭后,公孙飞亲自送到中年人食案前。

中年人一看眼前的鸡蛋炒饭,立即热泪盈眶,激动地说道:“就是昨天的香味,就是这个,鸡蛋炒饭,真是太香了。”

中年人说完后立即拿起筷子,略略向公孙飞施礼,表示现在不客气了,我先吃了。

中年人端起陶碗,大口大口地…

中年人很快吃完鸡蛋炒饭后,脸上泛着幸福的红光,表情呈现出此生吃到这样的美食,真是人生大幸也。

于是,中年人把刚才十两黄金付给公孙飞。

公孙飞坚持道:“先生,我收了钱就破坏了规矩,这半碗鸡蛋炒饭不要钱,看在足下与先生有缘,这半碗鸡蛋炒饭就免费送给先生。”

中年人仰头大笑,开心大声道:“有缘,真是有缘,在下也是这样认为。”

中年人和老仆对着公孙飞拱手一礼,示意感谢,然后大步走出白氏酒肆。

有顷,就听见白氏酒肆外面的叫嚣声:“酒肆里面的人听着,都给劳资滚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