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炒饭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012字
  • 2019-08-27 03:54:55

当来自各个地方的食客们大步地走进白氏酒肆大堂后,立即被墙壁上挂着一个非常醒目的木制菜单所吸引了,站在原地,两眼呆住了,纷纷疑问道:

“咦?这是什么饭菜?一碗饭价格居然要一两黄金?”

“是啊,这么贵,一两黄金?鸡蛋炒饭到底是什么饭菜?”

“一碗饭一两黄金?太贵了,这是抢钱吗?”

“是啊,一大铜鼎牛羊汤也没有这一碗饭贵,也就半两黄金。”

“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我都吃过,价格也没超过一两黄金,这碗饭竟然要一两黄金,这也太贵了。”

“怪哉也,老夫走访东方六国,和西隅秦国,从来没有见到一碗竟然值一两黄金,今天,在这家酒肆算是见识到了!”

面对食客们的怀疑,公孙飞站在酒肆大堂中央,拱手环视着食客,高声解释道:

“各位客官,欢迎您们来到本酒肆用餐,今天,推出一种新的饭菜,鸡蛋炒饭,这是你们绝对从来没有吃到过的饭菜,本人公孙飞保证绝对好吃,由于,今天第一次制作,部分食材暂时供应不足等等原因,每天限供50碗,请各位客官速速提前订购…”

虽说公孙飞热情又真诚地推荐鸡蛋炒饭,但食客们根本不买账,还是不客气地嘲讽道:

“老板,你别忽悠了,看字面意思就是鸡蛋和饭混在一起,你就保证我们真没有吃过?太好笑了。”

“是啊,鸡蛋和饭难道谁没有吃过?老板还保证绝对是美味?真是会忽悠。”

“哼,鸡蛋和饭谁没有吃过?混在一起,就能保证非常好吃,老板,真能开玩笑,你当我们真没有吃过?”

“真是忽悠,一碗鸡蛋炒饭怎么能值一两黄金,忽悠我们也太明显了吧。”

“老板,这么明显忽悠人,一个鸡蛋和一碗饭也就不到一个半两铜钱,混在一起就值一两黄金?呵呵。”

“呵呵,老板你保证好吃,但是不能保证我们是否适合我们胃口,对不对?所以,老板你就消停点,别忽悠了!”

此时,酒肆里没有任何食客订购鸡蛋炒饭,并对公孙飞一番奚落和嘲讽,想赚钱想的太不合实际了。

阿宁担忧说道:“姑爷,这鸡蛋炒饭还是取消了吧,太贵了,看这情况,估计没有人吃。”

公孙飞却是哈哈大笑,自信语气说道:“没事,按照原计划炒五十份鸡蛋炒饭,本人不信他们会拒绝美食。”

阿宁继续劝道:“姑爷,你在仔细考虑,一下子炒五十碗,成本太高了,如果食客都不吃,那怎么办?这也太浪费了。”

公孙飞摆摆手,示意阿宁不用再说,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

阿宁见公孙飞胸有成竹,并且下定决心,再劝说无意义了,只好忧心忡忡地走开了,去酒肆大堂招待食客们了。

虽说公孙飞在21世纪经常吃鸡蛋炒饭,但是要想做好吃,就要下一番功夫了。

公孙飞先按照50碗鸡蛋炒饭的份量去洗大米,再把洗好的大米,放入圆形木桶,底部用布巾垫上,防止大米露出。

再将铁锅中盛水煮沸,把木桶放入蒸煮,水量不可超过木桶身3-4厘米,防止水接触到桶底部米粒,

接着,就添木材,大火,正式木桶煮饭。

战国时期蒸煮,只是把大米或者小米放入铜鼎或者陶罐,区别是铜鼎是富贵人家使用,陶罐是普通平民家使用。

很明显这种圆形木桶蒸煮的米饭更香。

大约两个刻钟后,厨房里散发着阵阵米香味,米蒸煮熟了。

公孙飞再把木桶饭端放到案几上,等待木桶饭自然冷却。

半个时辰后,木桶里的饭冷了,公孙飞正式开始鸡蛋炒饭…

公孙飞挽起大袖子,从陶罐里倒出猪油,落入烧得通红的铁锅,油立即沸腾起来…

接着,公孙飞把五十个鸡蛋打破,鸡蛋汁分别倒入铁锅…

就在鸡蛋汁煎成鸡蛋饼半熟时,一股油香带着鸡蛋焦黄的香味,占据了整个厨房,可以说香味四溢,而此时厨房的空气,呼吸起来,带有一股香甜,让人感觉到很舒服,食欲大开。

公孙飞一脸陶醉地说道:“啊…,真香,这油煎的鸡蛋真是美味。”

公孙飞再把米饭倒入铁锅,与鸡蛋均匀炒拌一起,再用木勺猛烈地翻炒,伴随着木材的大火,厨房里很快飘散着一股股炒饭的香味…

再加大葱,生姜…十分钟后,鸡蛋炒饭完成。

饱满的大米像一粒粒珍珠,色泽鲜艳的鸡蛋,黄嫩嫩的,再加上绿色的大葱,点缀其中,如同绿色的玉翠,闪闪发光,所以只看鸡蛋炒饭的外表就已令人垂涎三尺。

“真是天下美食啊。”公孙飞闻着鸡蛋炒饭的香味,惊叹道。

这时,阿宁慌慌张张地跑进厨房,紧张大声道:“姑爷不好了,食客们都急催了…”

公孙飞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转身疑问道:“那些食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激动,他们急催什么?”

阿宁急忙解释道:“姑爷,你不知,现在酒肆大堂里,到处飘散着都是鸡蛋炒饭的香味,食客们被鸡蛋炒饭的香味完全迷住了,现在所有人都要来一份。”

公孙飞心中微微一笑,刚才这些食客大义凛然表示不吃,还对我一番嘲讽,现在闻到了在21世纪鸡蛋炒饭的香味后,没有半点矜持,忘记了刚才所说的,真是好笑。

不过,谁又能经受21世纪美食的诱惑,而这些在战国时期食客们,闻到鸡蛋炒饭的香味后,情绪激动也算合理。

厨房里没有抽油烟机,导致鸡蛋炒饭的油烟里包含着各种菜香味,特别是大葱,生姜炒熟的味道,全部飘去外面了,飘到酒肆的大堂里。

看来蒸煮饭菜时,就没有油烟这个问题,

公孙飞淡淡地说道:“阿宁,你告诉食客们,让他们安静坐在位置上,谁要吃鸡蛋炒饭,就直接点,马上送过去。”

“好的,姑爷。”阿宁说着就朝酒肆大堂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