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同意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239字
  • 2019-09-04 05:10:39

三日后,岳丈白虎开始少量进食,身体逐渐好转。

随着岳丈白虎身体逐渐好转,白家仆人和管家对公孙飞态度大大改变,呈现一副崇拜讨好的笑容,并对公孙飞用洗脚去医治岳丈白虎,出现各种各样的传言:

“姑爷,真是厉害啊!”

“是啊,姑爷果然深藏不漏,竟然用热水洗脚医治好白老爷疾病。”

“是啊,姑爷真是厉害,佩服,佩服,真是佩服啊。”

“姑爷看起来傻乎乎,竟然连咸阳城名医都医治不好的白老爷,都被姑爷轻松医治好了。”

“心中好奇,莫非姑爷是哪位深山名医的高徒?”

“看起来很像啊,所谓大智如愚,形容姑爷非常合适啊!”

“是啊,原以为姑爷肯定会被驱赶,没有想到姑爷竟然医治好白老爷。”

“对对对,姑爷当时很冷静,面对白二老爷(白彪)的指责,姑爷一直沉默不语,就在姑爷被强行驱赶时,竟然没有想到,姑爷一出手,就医治好白老爷。”

“嗯,不错,当时本人就在大堂外面,听见里面非常吵闹,白大老爷和白二老爷争论,姑爷一直不出声,以为,姑爷肯定会驱赶。”

“嗯,对,原以为公孙家族和白氏家族的商业联姻,肯定会就此破裂,公孙家族就此破产,竟然,没有想到姑爷凭借一己之力,成功地阻止了公孙家族与白氏家族商业联姻。”

公孙飞没有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评价和传言,只是把心里疗法和足疗教给白婉儿,让白婉儿学着,去医治岳丈白虎小病。

公孙飞能医治好岳丈白虎,主要是公孙飞利用现代人的智慧,分析出岳丈白虎心里压力过大,才导致他自动放弃治疗。

毕竟公孙飞是机械工程师,精通于机械发动机制造研发。

虽然,公孙飞医治好岳丈白虎,在白家地位有提高,不再受仆人和管家的冷眼嘲讽,但公孙飞依旧低调,小心翼翼为人做事…

因为公孙飞看得很清楚,那日,白彪白光父子两人道歉时,道歉动作非常大,看起很真诚地忏悔,其实不然,从他们父子两人的眼神看出,没有半点真诚,而是非常不服气,那意思就是说,公孙飞你这白痴,今天劳资认栽了,你等着,你给劳资等着,公孙飞你这白痴总有一日落入劳资手中,劳资绝对不会手软,定会加倍偿还…

并且,五位族员也是驱赶自己参入者,这五人却没有对自己和公孙家族说出半点道歉之言,就好像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无视公孙飞,

这让公孙飞非常气愤,而又无可奈何。

公孙飞只怪自己是入赘女婿,在根基未稳之前,必须忍受,如同小媳妇一样。

从这件事看出,白家的宗族势力太大,五位族员联合起来,就连岳丈白虎也要让着三分。

如果,公孙飞在白家不低调,不小心翼翼,过于高调做人做事,就会被白彪白光父子两人抓住机会,故意进行歪解,攻击公孙飞作为外来姓,无限地放大,歪解公孙飞作为外来姓侵吞白氏家产,就此鼓动白氏宗族族员,对公孙飞敌视,进而达到驱赶公孙飞的目的,

所以,公孙飞并没有通过医治好岳丈白虎,就变得高调,

公孙飞很冷静告知自己是一名入赘女婿,在白家千万千万要低调,低调做人做事,

否则,发生了什么意外之事,就连岳丈白虎也保不住…这不是开玩笑的!

又过三日后,岳丈白虎身体就彻底恢复了健康。

在三进正屋大堂内,岳丈白虎正坐在座席上,大口喝着羊肉汤,连连发出美味称赞声,一副回味无穷样子,高兴道:

“哎呀,有一个健康的身体真好,这汤真是鲜美,好久没有喝过了,哈哈哈…。

白婉儿开心地说道:“父亲,那就多喝一点。白婉儿边说着,用铜勺从铜鼎里舀出一大勺羊肉汤,倒向岳丈的陶碗里,”

岳丈白虎端着陶碗,哈哈大笑,大声说道:“贤婿,你也多喝点。”

“好好…。”公孙飞端起陶碗象征地喝了一口…

岳丈白虎放下手中陶碗,关心问道:“贤婿,这是我们一家人,第一次聚在一起吃饭,这秦国的饭菜吃得习惯吗?”

公孙飞放下手中陶碗,回味的样子,点点头:“嗯…,岳丈,这饭菜正适合我的口味,真是不错。”

其实公孙飞作为21世纪穿越到秦国咸阳,吃腻了战国时期的饭菜,只有蒸煮两类,没有新鲜的炒菜,每一餐都是用铜鼎煮的羊肉汤,真是太油腻了…

岳丈白虎喜悦道:“好,好,好,贤婿,你真适合来我白家,哈哈…”

岳丈白虎喝完羊肉汤后,从食案上拿起一块丝巾,擦去嘴巴边的油渍。

这时,岳丈白虎脸色愧疚,但说话语气真诚:贤婿啊,多谢你救老夫一命,岳丈白虎说着,就离开座席,朝公孙飞跪谢。

公孙飞一看这怎么可行,立即站起来,扶起即将跪下岳丈白虎,说道:“岳父啊,且不可这样,小婿承受不起。”

岳丈白虎摇头感叹道:“这下跪不光是你救我白虎一命,还有婉儿的二叔阿彪对你欺压,老夫心知肚明,却无力保护你,我愧对你父母亲,惭愧,惭愧啊!”

岳丈白虎说着说着就很激动,公孙飞就冷静劝告安慰,过去的事不要再提…,这才各自回到座席。

公孙飞理解岳丈白虎的处境,只因白氏宗族势力太大,岳丈白虎不得不服从。

白婉儿朝公孙飞拱手一礼,客气道:“白婉儿非常感谢公孙飞救我父亲,在此十分感谢。”

公孙飞拱手回礼道:“婉儿,如此多礼,太见外,且医救岳父,是我作为女婿本分职责而已。”

岳丈白虎从食案上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情绪冷静下来,说道:“贤婿,这次多亏你医救,我白虎才快速康复。”

“不过,岳父提醒贤婿,你不能就这样荒废了,该做点事情,不然的话,你在白家永远出头之日,受白家族人的欺压,你看你适合哪个行业,岳父鼎力支持。”

公孙飞想了一下,冷静说道:“小婿经营一家酒肆,岳父,你看如何?”

听此,岳丈白虎低头稍微思考,不过,岳丈白虎很快理解了公孙飞的意思,于是,岳丈白虎抬头,那张红润的大脸充满了敬佩,大声豪迈道:“贤婿,那我就把白氏酒肆交给你经营,亏了钱找我垫上,盈利了,钱由你自个花!”

因为白氏酒肆不是白氏家族的主要产业,这样公孙飞就可以避免白家族员的警戒。

公孙飞拱手感谢道:“多谢岳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