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宽恕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159字
  • 2019-08-08 15:44:46

白光很不情愿地朝公孙飞低头拱手,没有半点服气的语气说道:“姑爷,小弟白光冒犯姑爷,请姑爷大人有大心,饶恕小弟白光。”

公孙飞冷冷一笑,大甩长袖背向白光。

白光虽低头,但转动着小眼睛见公孙飞没有回应,又放低身子,装出真诚的姿态,道歉道:“姑爷,小弟白光得罪姑爷,请姑爷大人有大心,宽恕小弟白光。”

公孙飞转身怒视着白光,心说:“白光啊,白光,你和你父亲白彪动不动口出恶言,让本人滚出白家,还动不动地称呼本人为白痴,并且,你和你父亲白彪,联合陷害于本人,挑拨与岳丈白虎,侮辱我公孙家族…,此为,公孙飞怎能忘记?就凭你白光几句话,我公孙飞就宽恕你?”

白彪见公孙飞一脸严肃,不回应白光,只见白彪走到油脸巫师面前,怒骂道:“你这巫师,差一点破坏我和大哥的感情,让白家姑爷误会我白彪…”

油脸巫师气急道:“白彪,你别装好人,这一切都是按照你意思说的。”

白彪吓唬道:“住口,你可别诬赖我白彪,我让你来白家,是让你占卜我大哥病情,不是让你破坏我们白家关系!”

见白彪推卸责任,油脸巫师气得呲牙,立即挥手:

“啪啪”

用力地打向白彪两耳光。

白彪万没有想到,油脸巫师会敢打他,于是,一脸气急,两人就扭打起来,互相你一拳,我一拳,来回攻击…

白光低头转动小眼睛,发现大堂内所有人都没有任何表情,看着他父亲白彪与油脸巫师打斗…

见势不妙,问题很严重,白光立即:

“扑通”

双膝跪在公孙飞面前,并哭着脸,大声叫喊道:“父亲,父亲…”

白光跪在公孙飞面前,却喊他父亲白彪,就是提醒白彪,转移注意力把责任推到油脸巫师,是没有用,赶紧先跪下认错,再见机行事!

听见白光叫他,白彪愣了一下,立即明白了白光的意思,于是,就立即松开与油脸巫师打斗…

白彪一张肥厚大脸上,立即有两行泪水滑落,用哭泣求饶的声音,跑向五位族员,哭泣道:

“白家兄弟们,你们误会我白彪了,我真的是为了我大哥啊!”

五位族员立即向后一退,与白彪保持距离,根本不愿意理会白彪。

白彪立即扑通一声,跪向五位族员,拉住他们长袍衣角,哭泣道:“白家兄弟们,你们说话啊,我白彪真的是为了白家,为了我大哥啊!”

白家五位族员被白彪死不认罪的态度,所气恼,纷纷斥责道:

“阿彪,你当我们眼瞎啊,你明明利用这位巫师,破坏白婉儿与公孙飞的夫妻关系。”

“阿彪,你别在装可怜了,这次我们看得很清楚,我们差一点信了你,把白家姑爷赶走。”

“阿彪,你太过分了,虎哥病了,你不是请医生为虎哥治病,而是走歪门邪道!”

“彪哥,你真是无耻小人,利用虎哥的病情,串通巫师,竟然把虎哥病情,诬陷白家入赘的姑爷,真是可恶!”

“幸好姑爷精通医术,把虎哥从死亡线拉回,让虎哥恢复健康,要不然,把姑爷驱赶白家,岂不是让天下人笑我白家!”

五位族员毫不留情对白彪斥责,让白彪知道求他们没有用了。

于是,白彪一脸悔恨的表情,哭泣的声音,像一只狗一样,爬向公孙飞,边哭边说道:“姑爷,我错了,请你放过我白彪…”

公孙飞忍住心中的怒气,见白彪此人,方才一脸小人得势模样,在本人面前气势嚣张,侮辱我公孙家族,驱赶我公孙飞离开白家,

最可气的是,这白彪小人居然缕缕要我公孙飞还钱,那一百两黄金的聘礼。

我的父母亲辛辛苦苦把我养到二十余载,现在我公孙飞入赘白家,离开公孙家族,成为白家的一员,将来为白家出力,这样的聘礼并不过分!

而我公孙飞值这样的价值,以我公孙飞的能力,以后在白家所做出的成绩,远远超出这一百两黄金!

现在,这个白彪却像一只狗一样,趴着地上像我公孙飞求饶。

可白彪没有半点不服之心,

因为白彪第一次去乞求白家五位族员,企图蒙混过关。

公孙飞没有理会白彪,只是昂首,看向屋门外…

五位族员在一旁纷纷说道:

“阿彪,你要知白家姑爷为何不理会?”

“阿彪,你对白家姑爷太过分了,你当初把白家姑爷是当成奴隶,随意嘲讽和打压。”

“阿彪,方才你是如何羞辱白家姑爷,你说如白家姑爷医治好我虎哥,你当面磕头认错!”

“对,对,对,我白彪错了,啪啪啪。”白彪边哭泣打自己耳光,边磕头认错…

“啪啪啪。”白光见识也打自己耳光,磕头认错。

公孙飞可不接受白彪和白光形式上假装的认错,于是,赶紧闪到一边,走向岳丈白虎面前,尊敬地说道:“岳丈,请您处置白光,白光父亲,所做所为…”

公孙飞让岳丈白虎处置白彪父子两人,因为公孙飞毕竟是入赘女婿,不是白家的当家人,而岳丈白虎肯定会公正处理。

岳丈白虎用手摸着胡须,思虑有顷,大声说道:“既然贤婿要我来处置白彪,白光父子两人,那我白虎,以白家的主家长子身份,警告白彪父子两人,你们父子两人,必须当着白家族员面前,向白家姑爷真诚道歉认错,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以后,你们两人不得进入我白虎家半步,也不得出现在姑爷面前,如有违反,立即按照白家家规处理。”

岳丈白虎说完后,立即询问公孙飞态度:“贤婿,这样处理如何?”

公孙飞拱手说道:“全凭岳丈处理。”

岳丈白虎点头,也同意这样处理!

白彪,白光父子两人,立即磕头向岳丈白虎,兴奋道:

“谢谢大哥宽恕,我白彪以后再也不敢了…”

“谢谢大伯宽恕,小侄白光一定尊记大伯的训言,绝不会再犯…”

岳丈白虎说道:“你们父子两人应当感谢姑爷,是他宽恕你们父子。”

白彪父子两人磕头朝公孙飞,但说话语气很生硬:“多谢,姑爷的仁厚之心,宽恕我白彪父子两人。”

公孙飞心说:“从白彪,白光父子两人的眼神看出,这一父子两人并不服气,日后,肯定会变本加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