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解救2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327字
  • 2019-08-04 00:15:42

除了用心里治疗,排除岳丈白虎心里压力和负面情绪,让岳丈白虎以积极正面心态应对病情…

再用足疗,可以治愈这种古代的伤风感冒小病,

公孙飞在21世纪是一名机械工程师,经常站立着工作,所以对足疗有一定的认知。

俗话说人脚犹如树根,树枯根先竭,人老脚先衰,脚对人体起着重要的养生保健作用。

因为双脚与全身有着密切关系,双足通过经络系统与全身各脏腑之间密切相连,构成了足与全身的统一性。

足疗除了促进血液循环,让血液循环系统畅通,输送营养,排出废物。

还可以调节神经元,通过有效刺激足底反射区,可使相应组织器官的功能得到调节,得以改善和恢复。

公孙飞让仆人倒了一木桶热水,放在岳丈白虎面前…

由于在战国时期,没有椅子,只能坐在座席上,这对洗脚很不方便。

不过,战国还有绣墩,就是坐墩,是汉族传统家具凳具家族中最富有个性的坐具,圆形,腹部大,上下小,其造型尤似古代的鼓,故又叫鼓墩。

公孙飞让岳丈白虎坐在绣墩上,在垫上厚厚的座席,白婉儿在一旁扶着,这样,岳丈白虎方便把双脚放入热水木桶里…

公孙飞洗岳丈白虎双脚,这么一举动,让岳丈白虎老泪纵横,感动道:“贤婿啊,我卧榻在床,长病多日,没有想到,贤婿有如此孝心,为我洗脚,真是值得啊,此生足矣。”

公孙飞淡然道:“为岳丈洗脚,这是小婿的本分。”

白婉儿被这一温馨场景所感动,眼中泛泪…,因为白婉儿还没有给岳丈白虎洗过脚。

白家五位族员脸上表情很冷漠,站在一旁…

油脸巫师嘴巴憋成八字形,嘴角泛出一丝冷笑,认定公孙飞马上要滚出白家。

白光嘲讽道:“你这白痴,所谓用水医治我大伯的疾病,不会是用洗脚?”

白彪一旁骂道:“你这白痴,就你这样,洗脚能医治好我大哥?”

白彪,白光父子两人在一旁骂骂咧咧,像蚊子一样嗡嗡刺耳,让公孙飞的思绪很容易打断,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洗脚有很多讲究…

公孙飞立即命令其他人出去,并得到岳丈白虎的支持…

此时,在大堂内只有公孙飞,岳丈白虎,白婉儿三人,其他人在门外等候。

为了让白虎转移注意力,让其情绪放松,公孙飞就开始主导,谈论比较轻松的话题。

于是,公孙飞,白婉儿,岳丈白虎三人纷纷分享出在生活中遇到好笑的事情。

公孙飞默默观察着,岳丈白虎脸色虽枯黄,却充满了笑容,好像忘记了眼前的疾病折磨…

这样,轻松话题谈论大约有一刻钟时,

公孙飞就试着加大力度,捏住岳丈白虎的脚穴,与身体对应的器官…

岳丈白虎忙喊痛:“贤婿,洗脚别那么用力…”

公孙飞就减小捏脚力度。

在岳丈白虎的双脚逐渐适应了捏脚力度后,

公孙飞确定脚板的穴位,突然一发力,长时间按住,

“啊…”

岳丈白虎全身挣扎,面露痛苦,长声痛叫。

白婉儿立即吓得哭出来了,扶住岳丈白虎身子,怕摔到在地,急喊道:“父亲,父亲,…”

同时,

“嘭”

屋门被大力踹开,白彪父子两人,油脸巫师,白家五位族员冲进来了,都围在岳丈白虎身边,大声急问道:

“大哥,怎么了?”

“大伯,…”

“虎哥…”

当公孙飞用力按住岳丈脚板的穴位长达半分钟,才逐渐松开岳丈白虎的脚板穴位,

白彪父子两人,白家五位族员见岳丈白虎微闭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回应…

联想方才岳丈白虎突然惨叫,他们以为岳丈白虎快不行了…

白彪先不问岳丈白虎为何长声痛呼,而是立刻朝向公孙飞直接骂道:“这个家伙趁我们在屋外,果然是谋害我大哥。”

白家五位族员也纷纷怒道:

“虎哥待此人不薄,没有想到,此人如此坑害虎哥。”

“此人真是大胆,竟然敢在我白家,果然坑害我虎哥。”

“大家别废话,快叫人把这家伙逮住!”

白彪大声命令道:“阿光,你马上叫人过来,把这家伙逮住,同时让家丁守着大屋所有人。”

白光立即跑出屋门外,大声吆喝着…

公孙飞没有理会这些人,朝向着急的白婉儿,轻轻说道:“白婉儿,你父亲没事了。”

白婉儿一惊,一脸的不信仔细看着岳丈白虎脸上的汗水,且脸色红润。

白婉儿急喊道:父亲,父亲…

岳丈白虎调整呼吸和心态后,才缓缓睁开眼睛,擦了脸上汗水,连忙摆手,安慰着白婉儿,声音洪亮道:没事,没事,

见岳丈白虎没事,白婉儿一脸高兴的傻笑…

岳丈白虎面朝向公孙飞疑问道:贤婿,为何经过你洗脚后,此时我感到全身舒畅,浑身有力气了?身体不再发冷,

公孙飞用大袖擦拭着额头汗水,微笑道:“岳丈,你现在恢复健康了。”

岳丈白虎一脸震惊,不相信这事实,疑问道:贤婿,我这把老骨头真的康复了吗?

公孙飞站立起来,对着岳丈白虎恭敬说道:“如岳丈不相信,可站立起来走几步…”

岳丈白虎中气十足,大笑道:“哦?那我要站起来走两步。”

白婉儿准备扶着岳丈白虎起身,公孙飞摆手制止,让岳丈白虎独自站起来。

岳丈白虎双脚从木桶离开,擦干脚上的水珠,穿好鞋子,

岳丈白虎就试着缓慢站立起来…

就在这一刻,大堂里所有人把目光看向岳丈白虎,能否站立起来,恢复健康。

当然,每个人心态也不一样,

就在岳丈白虎独自站起来,并大步地在大堂里来回走动,岳丈白虎一脸兴奋,大声道:“哈哈,我白虎果然康复了。”

这时,大堂里除了公孙飞,所有人一脸震惊,公孙飞竟然用洗脚,把白家老爷医治好了。

白家五位族员当然希望岳丈白虎恢复健康,这样就不用担心破产的问题,

白彪,油脸巫师一脸恐惧…

白光突然气喘吁吁冲进大堂,大声喘气道:“父亲,各位叔伯,我已经要求家丁守住所有的屋门,公孙飞这个白痴跑不掉。”

“”来人,把这家伙抓住,往死里打!”白光命令身后五位彪形大汉,狂妄说道。

身后五位彪形大汉,像雕像一样站立不动,白光这才意识到气氛不对,所有人敌对眼神看着白光。

白光发现岳丈白虎站立起来,脸色红润,正瞪着他。

白彪立刻走上前,

“啪啪”

白彪反手两把掌打向白光,怒斥道:“你这臭小子,白家的姑爷名讳是你这样随便叫的吗?快给白家的姑爷道歉!”

白光傻眼了,还在犹豫,怎么父亲突然对公孙飞这么客气了。

白彪又一脚踹向白光肚子上,指手骂道:“你还愣住哪里,赶紧向姑爷道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