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回击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622字
  • 2019-08-06 02:44:50

面对白彪父子两人伙同油脸巫师,对公孙飞本人和他的家人一番侮辱,以及挑拨他与家人关系,公孙飞腾地一声,从座席站起来,大声喝道:“请你们住口!不许你们侮辱我公孙家族!”

白彪父子两人,油脸巫师先是一愣,没有想到一直沉默不语的公孙飞,现在突然说话了,有点意外。

白彪父子两人,油脸巫师很快恢复常态,脸上泛起一股得意的冷笑,

白彪摆出一家之主的架势,走到公孙飞面前,一副居高临下姿态,嘲讽道:

“你们公孙家根本配不上我白氏大族,何谈侮辱你家族?”

“你一个扫把星,入赘我白家,吃我白家,喝我白家,还坑我白家,现在让你马上滚,已经对你这白痴很客气!”

油脸巫师在一旁,提醒道:“你们白家要想彻底不克于这位上门女婿,赶出白家之前,必须要这位上门女婿还钱,不然,你们白家必然破产!”

听此,白家五位族员也立即围上来,狰狞的表情,指手画脚尖声道:

“你这扫把星,你快滚开我白家。”

“快,快滚出白家,快还钱!”

“快滚,快让你公孙家族还钱!”

此时,白家五位族员根本不把公孙飞当成人看,像是瘟疫一样对待,生怕公孙飞多呆白家一会儿,就会连累他们。

公孙飞暂时不理会白家五位族员的攻击,因为五位族员被白彪利用了。

公孙飞朝向白彪,低沉说道:“你最好给我住口!”

白光跳出来,指着公孙飞,叫嚣道:“你这白痴,你到现在还不知好歹,要我父亲住口…”

白光又转身朝向白彪:“父亲,别和这白痴废话,我已经叫来五个人…”

白彪目露凶光,得意点点头。

白光一声令下,从门外进来五位彪形大汉,围住公孙飞…

五位族员纷纷立即支持道:“阿光,你赶快让这位上门女婿滚出白家。”

就在此时,白婉儿立刻从岳丈白虎的身后站起来,直接大步走到白光面前:

“啪啪。”

白婉儿反手就是两巴掌白光,大声斥责:“阿光,叫你这五人马上滚出白家,还轮不到你说话…”

白婉儿这意思白光是分支出去白家,在主家根本没有白光说话的资格。

当然,白婉儿以阿姐身份打了白光两耳光,也是在警告她二叔白彪,不要乱来。

白光此时那能服输,立即要打回去,白彪一看,立即大声喝止:“阿光,住手!”

白彪现在集中对付公孙飞,白婉儿与白光起了冲突,不是一件好事。

白光只好摸着红红的脸,不服气的凶恶表情退到一边。

白彪命令五位大汉退到白氏大宅门外等候。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岳丈白虎,突然,清了清嗓子,肃穆道:“各位白家兄弟们,今日之事先暂时放在这里,以后再谈,你们各回各家吧。”

岳丈白虎保持着沉默,是因为岳丈认为,只要还活着,白彪等人不敢对公孙飞怎样。

不过,白彪很显然不想放过这次机会,站在岳丈白虎面前,胡说道:“大哥,请恕阿彪无礼,大哥,要想尽快好起来,今天,必须把这位上门女婿赶走。”

同时,五位族员也纷纷立即支持白彪,

岳丈白虎立即怒拍案几,大声喝道:“你们,这是强迫我本人白虎?”

岳丈白虎气上心头,又是一阵剧烈咳嗽,白婉儿立即在岳丈白虎身后,轻轻地拍着岳丈白虎的后背。

白彪立即狡辩道:“大哥,你病得糊涂了,是公孙飞克大哥之命啊,大哥,你要听你弟弟之言啊…”

白光也立即附和道:“大伯,请你相信我父亲啊,我父亲也是为了大伯的病情,尽快恢复啊。”

油脸巫师趁机道:“各位,本人在咸阳城占卦数十载,从未有过错误,这位上门女婿,就是你们白家的克星,先是克白家老爷,接着是白家财产,再就是你们整个白家破产…”

五位族员也纷纷说道:

“阿彪,虎哥是病糊涂了,咋们可是清醒的,今天必须驱赶这位上门女婿。”

“对,阿彪,我们五位族人支持你,驱赶这位上门女婿。”

“彪哥,我们支持你,驱赶这位上门女婿。”

此时,白彪在白家的威望达到最高点,驾临于岳丈白虎,岳丈白虎也无可奈何于白彪,只是喘着粗气怒骂着白彪,而白彪根本无视岳丈白虎。

白光气势汹汹走到公孙飞面前,威胁道:“你现在是我们‘请’你滚,还是你自己识相,自己滚!”

公孙飞一脸冷笑无视白光,只是走到白家五位族员,拱手一礼,朗朗说道:“你们要我离开白家之前,我有话要说。”

有位白家族员说道:“你现在有什么话就直说!反之你要离开白家了!”

公孙飞昂首,断然道:“如按照这位咸阳城有名的巫师所说的字卦,那么,白婉儿的二叔白彪也是与我岳丈大人相克,是要谋害我岳丈大人。”

白彪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样,立刻跳出来喝道:“你这白痴,尽胡说八道,你再瞎说,我打你耳光!”

白光在一旁威胁道:“你这白痴,给我闭嘴!”

公孙飞微微一笑,肃然道:“这位有名的巫师占卦本人的名字,我一句话没有说,”

“那么,现在该由我解释吧?”

岳丈白虎,白婉儿,白家五位族员闻听公孙飞之言,略感震惊,不知为何突出此言,于是,有让公孙飞解释之意。

公孙飞走到岳丈白虎面前,端正地跪坐在地上,在黑色的土砖上,用茶水写出虎和彪两个字。

公孙飞指着这两个字,解释道:“各位请看,这个虎字旁边有三把刀,按照这位巫师的解释,那就岂不是对我岳丈大人有危险?”

(注:虎是象形字,在古代甲骨文字中,拆分虍(横着看):上部为虎头,并带有大口的獠牙,下部为虎身和长长的尾巴,里面的七字,就是脚之形演变而来,老虎的虎爪。

而虎字里面的几形,是人象形字的演变而来,表示会袭击人类的猛兽。

当然,虎字到唐代,行楷和隶书,下面不是“几”,而是“巾”,意为四足带尾的大型动物。)

听此,所有人一脸震惊,特别是岳丈白虎那张气得紧绷的枯黄大脸,展现出一丝笑意。

白彪一脸气急,完全没有公孙飞也会这样的字卦,就憋着脸,气骂道:你这白痴简直胡说八道。

白彪边骂着,边看向旁边的油脸巫师,让他出来与公孙飞对卦。

而油脸巫师脸上也很惊讶,在咸阳城占卜,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反驳,难以应对。

岳丈白虎也稍微松了一口气,问道:“这位巫师,我白虎与我弟白彪的字相克,是不是我也要驱赶我弟白彪离开白家?”

油脸巫师顿时尴尬一笑,也不知如何回答为好。只是转动着浑浊的小眼睛,支支吾吾尴尬回答:“这个…白老爷…,这个嘛,字卦要和占卦,八字结合一起挂算才有效!”

这时,白彪立即意识到此时的风向不对,好不容易扣一个扫把星的大帽子给公孙飞,没有想到竟然被这家伙如此破解。

白彪也只好跟着油脸巫师的意思,激动道:“对,巫师说得有理,字卦只有与占卜,八字结合挂算,才有效果。”

岳丈白虎忍住咳嗽,怒拍案几:“方才你振振有词,说我与我贤婿,字里相克,不适合入赘我白家。”

“现在,我要驱赶我弟白彪,你却另外一番说辞,你这是何意?”

油脸巫师傻呵呵一笑,歪理道:“如从字卦来看,白老爷与白二老爷白彪字里相克,改字可避免,但白二老爷与白老爷八字没有半点相克,是这位上门女婿五行多水,克于白老爷的五行缺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