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编造2
  • 战国第一赘婿
  • 树叶上的水珠
  • 2199字
  • 2019-08-06 04:12:55

白彪跳出来说道:“巫师,还要生辰八字,才能卦算我大哥是否与这家伙命里相克?”

油脸巫师点头道:“嗯,现在我算不准,白老爷和这位女婿到底是八字相克,还是名字相克,如果名字相克,改名字可以避免,如果八字相克,那么就…”

油脸巫师说到此处,一脸阴笑瞄向公孙飞。

“公孙飞,你这白痴快说出你的生辰八字,现在,是你最后一次机会。”白彪刻意装出同情的样子,大声急吼道。

公孙飞心中冷笑,不管怎么说,这个油脸巫师就是说自己与岳丈白虎命里相克。

面对白彪的咄咄逼人,公孙飞和岳丈白虎不得不说出生辰八字。

油脸巫师闭眼掐指一算,口中念念有词,

过了半刻,油脸巫师突然睁开眼睛,一脸震惊大声道:“果然,果然,白老爷和这位上门女婿,他们果然是命里相克。”

此话一出,五位族员脸上表情非常惊讶,看向油脸巫师,那意思就是说,真是这位上门女婿克我虎哥之命?

白彪急问道:“巫师,这是如何相克?”

油脸巫师转动着浑浊的眼球,一副高人的姿态高声道:“根据八字,白老爷子和这位上门女婿命里相克!”

“白老爷五行缺金火,不过,金代表财货,白老爷自带,这样就可以弥补五行缺金。”

“可白老爷五行缺火,而这位上门女婿,生辰八字的五行多水,”

“按照五行之说:水能克火,火多水干,火弱遇水,必然熄灭.”

“而这位女婿五行多水,自入赘白家后,就开始下雨…”

“然后,白老爷就开始生病…”

“也就说白老爷与这位上门女婿命里相克!”

五位族员听此一脸震惊,开始相信了这位油脸巫师所说,并试着分析:

为什么这位上门女婿来到白家后,就连续下雨…

然后,岳丈白虎突然病倒…

看来这一切都是上门女婿五行多水造成的,真是命里相克…

如果油脸巫师把这番说辞,说给21世纪现代人听,绝对不会有人相信油脸巫师的胡说。

但是,战国时期的古代人却受用,

因为战国处于农业时代,古代人又没有科学地认知自然现象,是无法解释下雨,闪电…,对自然现象的变化产生敬畏之心,认为这是上天的恩赐,或者不好的预兆…

而这种很自然下雨的现象,经过油脸巫师这么玄乎一说,好像真的如同公孙飞五行多水造成的。

让油脸巫师的瞎说充满了真实。

“不光这样,这名字也相克。”油脸巫师边大声说着,又走到公孙飞面前,说道:“从此人面相来看,不像是龙的相貌,面貌凶恶,气势汹汹。”

“而这家伙眉宇开阔,鼻型端正,憨厚老实的长相,看起来对任何没有威胁,是一位老实人,”

“但是,不要从外表就迷惑了,此人非常阴险,非常狡猾,如同一条毒蛇。

而这家伙的相貌,也正好印证了方才日观天象,这白家的上方,体型如龙的一条大蟒蛇,正盘踞在天上,呼风唤雨。”

“而白老爷子的虎,正好被克于这条大蟒蛇,再加上五行也被相克,”

“这白老爷子能活到今日可真是一个奇迹啊!”

白彪立刻跳出来说道:“各位白家兄弟,如这位巫师所说,我大哥之病,就是这家伙克我大哥八字。”

白光在一旁附和道:“对,让这家伙马上滚出白家!”

至此,五位族员相信油脸巫师所说,纷纷表明态度:

“哎呀,要是真是这样,这位上门女婿就得离开白家。”

“是啊,这人克我虎哥,这人必须离开。”

“是啊,必须离开,要不然我白家会垮掉。”

此时,公孙飞,岳丈白虎,白婉儿,都没有说话,保持着沉默…

白彪一脸得意,在心中阴冷地决定道,不能让公孙飞这个白痴就这样离开,那一百两黄金必须要他还钱。然后使了一个眼色给油脸巫师。

油脸巫师立即从长袍大袖里拿出用一条丝绸巾系住的50根细长的蓍草,然后,环视大堂的所有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白家要想彻底消除这个上门女婿的五行多水的阴气,还必须再占一卦。”

“对对对,巫师您再占一卦,看看这位上门女婿还有什么邪气,克我白家。”五位族员纷纷赞同道。

油脸巫师坐在公孙飞面前,说道:“这位上门女婿,请从我手中50根蓍草中随便抽取一根,”

公孙飞轻视看着油脸巫师,就随边抽出一根蓍草。

油脸巫师说道:“太极已定,天地之分,边说着,就把手中的49根蓍草,分别用左右两手分开,分别代表天和地,”

然后,油脸巫师用左手从右手中抽出一根,夹在左手的小指与无名指之间,象征人。

放下右手中的蓍草,用右手数左手中的蓍草,每四根一数,象征四季。最后余下四根或四根以下,夹在左手的无名指与中指之间,象征闰月。

然后再用左手数刚才由右手中放下的蓍草,也是每四根一数,最后余下的四根或四根以下,夹在中指与食指之间。夹在左手小指中的一根与左右手数余下的蓍草,合起来必定是九根,或者是五根。

接着,油脸巫师在黑色土砖上画了一条线,也就是爻线。

当油脸巫师画出六爻线时,出现一个一排粗裂纹线,

那么,六爻就是一卦。

油脸巫师看着卦象,表情很丰富,时而不解,时而惊讶…

突然,油脸巫师大喝一声:

“不好,是否卦!”

油脸巫师一惊咋,白彪和五位族员都围过来,急问道:

“巫师,此卦何解?”

“巫师,这卦象怎么了?”

“巫师,这卦有何凶兆?”

油脸巫师用蓍草指着在黑色土砖画出的卦象,大声道:

“卦象可谓凶中有吉,吉中有凶,环环相扣。”

“而否卦的卦象为坤下乾上,天在极高之处,地在极低之处,”

“坤卦的卦象是地,乾卦的卦象是天,地接受天上的光和热,抚育万物生长,这不是凶象;不过,地上的一切必须顺从天的变化,受控于天,地自己的一切被否定了。”

“在主客双方关系中,地象征主方,天象征客方,主方必须顺应客方而变化。”

“由此可见,此否卦可解为:不利于主人,小人得势。”

“而这个小人得势,不光克主人的命,还要克主人的财运,最后,家破人亡,氏族衰落,人人沦为奴隶。”

五位族员一听,整个人的脸吓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