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深蔚雨都(三) 我预判到你会预判我的预判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372字
  • 2020-01-11 10:48:53

黑色的能量在法阵前凝聚成一个球体,直直射向病房的玻璃窗。

此刻天上正下着小雨,所以没人看见着空中飞人的景象,只唐突听见三楼传来爆炸的巨响,随即浓烟和玻璃碎片飞溅,楼下的人开始尖叫。

骨先森淡定地看着冒着浓烟的地方,又往嘴里塞了一片薯片。

“你在一分钟前与小丑顾问他们分开,然后潜行到我的身后。在你准备动手之前,我给你预测一件事情。”她突然开口道。

侦探使徒手中拿着一把造型怪异的勾索枪,虽然没真的枪械有杀伤力,但近距离的射击也足以取人性命。

侦探使徒挑挑眉毛,他从骨先森淡定的神情中推测道:“我猜猜,你想说我会死?”

“不,小丑顾问他们会死。”骨先森把手伸进薯片包装袋,拿出来的时候手里捏的不是薯片,而是一把乌黑程亮的手枪。她露出极其腹黑的笑容:“不过你也差不多。”

侦探使徒实时提防着骨先森的动作,在她拿出枪的那一瞬间猛地往左侧一扑就准备扣动扳机。

而就在这一刻,一个人影出现在侦探使徒的背后,高举花盆重重砸下。

碎裂之声响起,后脑勺受此重击后侦探使徒直接倒在地上,他虽然还有一丝意识尚存,但也已经没有力气继续反抗。

“呼……好险啊,你都没告诉我你有枪。”使徒一只手被固定在身前,只能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来擦汗。

“枪是我刚才在医院楼下的保安那里顺的。”骨先森把薯片袋放到地上,用枪指着侦探使徒的胸口缓缓站起,带着阴险的笑容说道:“你现在一定很惊讶。这就是你们思维的盲区,在排除顾问埋伏在附近的可能后你们只把库铂和我当作我们这边可用的棋子,把受伤的使徒当作了束缚我们活动范围的’累赘’,以至于在得知库铂所在的位置后你们就坚定地认为使徒也一定就在那边。”

“你把自己当作诱饵,吸引我过来偷袭你,在我的注意力全在你手中的枪的时候让’所有人都默认为无法行动’的使徒从背后袭击我……”侦探使徒无力地在地上挣扎着,但他再起不能:“真是一次不错的算计。”

使徒转头看向骨先森:“那库铂那边怎么办?我怕班长坚持不住。”

“呵,对啊,一个普通人,你要怎么让他从会魔法的异教徒手中逃脱,异教徒顾问已经试过了,这个世界没有不能使用魔法的规则。”侦探使徒惨笑道,“那看来,她的计划中就是用库铂的死来赚我的命了。”

“你错了。”骨先森的眼中闪过一道光,“因为某些原因,我一个人都不会让他死。”

异教徒顾问从窗外飞入站定,目光扫过地上残破的肢体:“都已经血肉模糊了,应该是活不了了。”他又抬起眼睛:“那个女孩由侦探使徒去解决,就差外面那个家伙了……”

库铂因为在病房外从而没有被爆炸波及,他快步走出了走廊,想要逃离异教徒顾问之后的追杀。

走廊之中,小丑顾问把玩着手中怪异的匕首邪笑道:“啧啧啧,抱歉,此路不通。”

库铂紧张地扶了扶眼镜,靠在墙壁上来回盯着小丑顾问和异教徒顾问的方向。

“想通过观察哪边先杀过来再寻找方向逃跑吗……真无聊。”小丑顾问砸吧了一下嘴,和异教徒顾问心照不宣地同时冲向库铂试图从两边围杀他。

然而库铂淡定地说了一句:“得手了。”

就在小丑顾问和异教徒顾问还没理解库铂的意思时,两人突然脚底一滑在瓷砖地上狠狠地摔了个狗吃屎。

“还好不是真的会飞,果然只能做到短暂悬浮而已吧。”库铂一个大跳踩到小丑顾问背上,然后继续跳着快速离开。

异教徒顾问艰难地爬起:“这是……他定的’规则’。”

小丑顾问捂着脸:“从其他的护士和病人也都是跳着离开来看……很明显是不能奔跑的规则了。尼玛的我肺都快被那个眼镜仔给踩出来了,我一定得亲手搞死他……”

在推测出库铂写的规则后两人也很快领悟到用跳跃代替奔跑的方法,虽然速度比奔跑慢了一些,但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是如此,就是场面十分滑稽。

在大家都是用跳的情况下,因为不习惯以及服装便利性的缘故下小丑顾问和异教徒顾问就逐渐拉开了距离,不过小丑顾问也很快逼近了库铂。

“妈个鸡,给爷爬!”小丑顾问一边骂着一边将匕首刺向了库铂。

“停停停!”走道尽头使徒勒着侦探使徒的脖子喊道,而在他的背后,骨先森举起枪对准了小丑顾问。

小丑顾问下意识扑倒库铂,坐在地上用匕首架在库铂脖子上将他挡在自己身前,异教徒顾问也准备好远程法术对准了骨先森。

双方陷入了僵持的状态。

使徒开口说道:“把库铂交给我们,我们把侦探使徒跟你们交换。”

小丑顾问不甘示弱地回道:“哈!为啥要为了一个废物放弃到手的猎物?我现在杀了我手上这眼镜仔然后让旁边这个法师一炮把你们全带走不是更好?”

骨先森皱着眉头嘀咕道:“不妙,超出计划之外,一个异教徒一个杀人犯,这次人质交换计划可能不会那么容易。”

使徒心里也有点没底:“可是他们也没有真的这么做,应该只是在讨价还价吧?”

“你以为这是买菜啊……如果不是现在他们全身而退的可能不大,他们直接就把我们俩包括平行世界的你一块炸死了。”骨先森扯了扯帽檐,“现在需要一点变数。”

说曹操曹操到,就在双方的对峙处于僵持不下的局面时,另一个身影走进了医院。

警察顾问双手持枪对准骨先森,慢慢地走了进来。

“哈哈哈!”小丑顾问犯贱地大笑道,“看来你想要的变数对你们反而不利啊。”

“我同意你们的提议。”警察顾问说道。

“我靠!”小丑顾问转头喊道,“我们现在三打二诶!他们还顾虑我们手中的人质,这个时候直接连侦探那家伙一起把对面炸了不就稳赢?”

“靠,敢情现在在他们手中的不是你啊!”侦探使徒都忍不住吐槽了,“下次要是你被他们抓了我二话不说直接一枪送你解脱啊!”

“别吐槽了,我知道你也不想死。”警察顾问对侦探使徒说完,转头对小丑顾问说道:“虽然异教徒顾问的袭击没被人目击到,但现在造成这种破坏警方也会很快到来。我在来的路上已经发现跑步一定会摔倒,再不走的话我们七个就都得被抓起来,到时候唯一不在场的顾问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非常容易。”

“切,大不了到时候异教徒直接用法术把过来的警察全部解决掉……”小丑顾问也就在那边口嗨而已,他也明白了当下的局势发展,拉着库铂小心地站起,“好吧好吧,那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们的这场交易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