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深蔚雨都(一) 29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916字
  • 2020-01-15 14:49:05

【每人为城市制定一条专属规则,定制完双方各有30秒观察城市的时间】

【规则可以分为惩罚规则和自然规则】

【惩罚规则的惩罚由“系统”制定,自然规则如“城市下酸雨”“杀人无罪”“城市气温常年40℃以上”一类】

【城市内原先存在与外面世界相似的法律体系】

绿色的数据流遮蔽了使徒的视线,等数据流散去,他已经和顾问等人站立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四周的行人都像看不到使徒他们一样自顾自地走过,等使徒细看才发觉有一个半球形的护罩将他们和周围的行人分隔开来。

“你们都写了什么规……”使徒刚想和队友交流一下各自写下的规则,就被顾问粗暴地打断:“先别说话。”

使徒转头看去,之间顾问和骨先森都专注地盯着街上的景象,各自念念有词:

“有人哭有人笑,现在下小雨,有人淋雨有人撑伞,有医院,街上有被包扎的人,有电子产品,有人喝水,没有随身携带枪械,有人提着菜刀,有人边走边吃零食,有大楼被拆迁……”

“电子屏幕里有报道枪击案,也有用刀杀人的报道,全都是罪犯自首或当场被抓获的;天上有飞机,有动车站和地铁,有时钟有镜子,警察随身带枪,店铺上有LED灯管……”

使徒和库铂马上心神领会,也开始观察街上有没有什么异像,或者说,有哪些情形是正常的。

“【五,四,三,二,一,游戏开始。】”

30秒很快过去,使徒四人身边的半球形护罩消失不见。

顾问暂时停止了观察,总结道:“能哭能笑,雨可以被淋到,不淋雨也不会怎么样;受伤可以被治疗,恢复前可以出院,可以用电子产品,可以在街上吃东西,也可以拆掉建筑。”

骨先森接道:“能用枪和刀杀人,交通没有问题,警察有当场射杀犯人的权利,有昼夜交替。”

库铂扶了下眼镜:“发型都挺自由的,也可以戴眼镜,有宠物狗和流浪的猫狗在街上。”

使徒说道:“我们现在应该可以说一下大家都写了啥吧,我写的是……”

就在这一瞬间,异变突发!

街边的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使徒的照片,上面被写上了大大的“通缉”二字。

“……似曾相识的一幕呢。”顾问淡定地吐槽道。

而顾问话还没说完,使徒突然惨叫了一声,他的左手突然断裂,鲜血喷射出一道直线,沾满鲜血的手掌直直掉落在了水泥地上。

“什么情况?!”剩下三人都被这个场景震惊到了,“敌人已经出现了吗?”

.

“【……三,二,一,游戏开始。】”

光罩消失,警察顾问刚准备说话,就被旁边福尔摩斯打扮的使徒摁住了肩膀。

侦探使徒拿出一张从笔记本上撕下的纸张,上面写着刚才他一边观察大街一边盲写的“不要交流自己写的规则。”

过了两秒,他将纸张翻了个面,另一面写着:“我的规则是试图说出自己写的规则的人会被通缉。”

正在此时,他们也发现周围的电子屏幕上出现了和身边的使徒一样的脸,上面写着大大的“通缉”二字。

“看来那边的’你’已经中招了啊。”小丑顾问笑了一声,拿过侦探使徒手中的纸和胸前口袋里的笔写下一句话:“我的规则是被通缉的人会断掉一只手。”

警察顾问说道:“嗯……难怪大屏幕上都是自首或被当场抓获的案件报道。这个都市里应该已经好久都没有遇到通缉犯了,毕竟只要被通缉就会断掉一只手,除非犯的是死罪或者对自己的作案手法非常自信,不然没有人会冒着强制断手的风险去逃跑。”

小丑顾问笑笑:“我只是想到肯定有人写的规则惩罚只是被通缉,为了好玩就变相把惩罚难度提升了一下。”

“啊,我到现在才意识到,如果我当时加上’十分钟后被通缉’的话,那边应该已经全部中招了吧。”侦探使徒边说边走,“如果是那样的话现在那边应该四个人都断了一只手了,有点可惜。”

“延时规则吗……我倒是没想到这个,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如果延时规则能用的话,那确实是一个很可怕的展开,因为这会成为误导敌人的一个利器。”警察顾问走在最前头,“如果他们中有人被通缉的话就好办了,尽量快点找到他们,直接结束掉这场危机。”

异教徒顾问不声不响地跟在后面,口中狂热地念叨着什么。

.

“啊啊啊呃呃……”使徒跪在地上,捂着自己手腕的断口。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库铂紧张地观望着四周惊慌的行人,试图找出对使徒发动攻击的人。

“小心点。前面可以看出有人的规则是试图说出自己的规则就会被通缉一类的,但后面这个就不太确定了。”顾问扶起使徒,并顺手捡起了他的断手:“现在使徒被通缉了,带他去医院明显是不现实的。我们先走,库铂骨先森你们注意一下警察顾问他们有没有在附近,他们中有人写的说不定是可以瞬移到被通缉者附近的规则。”

“但是这样的话,错过最佳时间后使徒的手就接不回去了吧。”骨先森说道。

“快走……不要因为我都死在这里……呃唔……”使徒咬着牙强忍想要尖叫的欲望,在顾问的搀扶下颤抖着往前挪动着:“呃呃……疼得有些失去力气了,呃……”

骨先森看了一圈后说道:“放心吧,除非他们会易容,不然附近没有他们的人。我们先走,警察快要来了。”

顾问和库铂搀扶着使徒快步离开,周围的行人不安地后退着给他们让开了一条路。骨先森对惊恐的人群做了一个鬼脸,哼着歌快步跟了上去。

四人快步赶到一座天桥下面,库铂拉开外套的拉链开始撕自己的衬衫:“这样下去使徒会失血过多的,而且一路的血迹也会暴露我们的行踪。我先给他包扎一下,以前我爸有个战友教过我一点军医急救的知识。”

“也对,毕竟你爸是退伍军人。”顾问放下已经有点恍惚的使徒,把断手放进刚才路上顺来的塑料袋里扎好。

因为军人世家的原因,库铂去过军事训练场练过枪械,也被父亲教过一点军人的格斗技巧和求生技能,他的父亲和祖父都希望他大学也能去当兵,库铂也以此为目标,从小学开始就放弃了所有的娱乐认真学习,只可惜成绩一直没有提上去,甚至处于班级的末尾。但此时此刻,他反而是全场最有用的人。

经过粗糙的包扎,使徒的断腕暂时止住了血。“这只是简略的包扎,如果我们不去医院找专门的医生做手术的话,使徒以后会残疾的。”库铂擦了擦自己满手的血迹,站起了身。

骨先森坐在地上望风,她头也不回地说道:“诶顾问你不是说以前使徒可以自愈的吗,恢复个手掌应该不成问题吧?”

顾问犹豫了一下:“自从那次他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后,我就再也没在他身上发现过自愈的现象。我之后在遇到使徒父母时旁敲侧击地试探了一下,他们都以为那是使徒的’病’好了。”

“所以可以理解为,【无名之兽】连同记忆和能力一起被’封印’了。那就好办了嘛。”骨先森随口说道,“直接让使徒再觉醒【无名之兽】的特质,就可以让手掌恢复了对吧?”

“那就得让他再次回忆起以前伤害他人和伤害自己的记忆,还有以前被别人排斥为’怪物’和被医生贴上’病人’标签的日子,他父母那时的不安和揪心,这一切都会涌进他的大脑,他将会再次承受绝望,他这些年积攒的嗜血欲望会被一次性激发。”顾问垂下眼帘,“我答应过那个时候的他不再让使徒陷入绝望,他应该普通地过完这一生,就像他希望的那样,他的善良确实值得他拥有这份待遇。”

“……”骨先森无言,她扶了扶帽檐,低头问使徒:“你又是怎么想的呢?”

使徒抬起眼皮看向骨先森:“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这目前也不重要。我也不知道当初的我经历了什么,不过如果重新拾回记忆并不会带来什么好结果,我也不会去做。”

骨先森玩味地笑道:“那你就打算让自己的手就这么残疾了?”

“如果你们是担心通缉的话……没关系。”使徒用完好的手支撑自己的身体站起,“我们先找个能住的地方,有床就行。我写的规则,刚好能应对目前的情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