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与恶魔为伍的勇气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594字
  • 2020-01-03 13:37:32

“我拒绝。”顾问想都不想就答道。

库铂知道顾问又开始被害妄想了,说道:“咳,不要那么快拒绝。你先说一下你指的’文字游戏’是什么意思。”

“【顾问】曾经为了试探你们的思维方式,在创造了一个充满鬼怪的梦中世界。”警察顾问说道,“在醒来后你们都忘掉了那个梦,但在经历<顾问>和<使徒>的追杀后你们又拾回了有关那个梦的记忆。总而言之,【顾问】可以用【他】身为【系统】的能力创造出一个世界,在里面让我们厮杀。而作为说服【他】创造世界的条件,就是让这场生死斗争增加一个更加有趣的规则。”

“我们会出现在一个都市里,都市里有一些虚拟的市民。在进入都市前我们双方的人会单独被隔离起来为这个都市建立一条【规则】,这条规则将对都市内所有人奏效。违反规则的人会遭受惩罚,而越容易被违反的规则惩罚也就越小。比如’笑的人会被通缉’,反之’倒立螺旋用枪瞄准打爆敌人的头的人直接死亡’。”

“在进入都市后两边的人会有30秒的时间被隔离,这段时间内那些规则不会奏效,也就是说,那30秒是留给我们双方的’观察时间’。而之后只有其中一方全灭,另一方才能退出这场游戏。”

警察顾问递上手中的绿色光球:“拿着这个球的人会被视为加入这场游戏,我觉得你和使徒两个人上就好了,不需要带上其他与此无关的人。”

话音刚落,他手中的一颗光球就被抢走。骨先森把玩着手上的光球说道:“算我一个。”

“……我进来时就想问了,你是哪位。”警察顾问冷冷地看着骨先森。

骨先森挑了挑眉:“这重要吗?”

“这当然重要,你没必要为此送命。”

骨先森笑了:“不,我觉得这很有意思。”

警察顾问不再劝对方,转头看向顾问:“你们还有谁要加入的?”

顾问说道:“喂喂喂,自说自话地把主动权放到自己手上了啊,我可没答应要玩。”

“你们别无选择。”警察顾问说道,“作为说服他们的代价,我的手指上戴了藏有被魔法压缩后的炸药的戒指,如果你们不在游戏中杀死我,这栋楼的大部分人都会死亡。”

“那看来我们不得不陪你玩这场游戏了啊……”库铂流下了一丝冷汗。

使徒问道:“等等,他说的那个游戏规则是什么意思……我有点没理解。”

顾问解释道:“很简单,等会我们和他们每个人都会被单独隔离开为我们接下来要去的那个世界定制一条规则,而那个世界会从你定制的规则被违反的难易程度来定制惩罚,因为如果你说’呼吸者死’或’喝水者死’的话这场游戏就变成单纯的憋气和绝食了。而因为规则对都市内的所有人都有效,所以游戏开始时那30秒的保护时间我们可以从这个世界的一些细节来推测某些规则的可能性,比如如果有人写的规则是’这座城市只会下高浓度酸雨’我们就可以从人人都随身带特制雨具推测出来,如果有人写’打电话的人会被通缉’我们就绝对不会在街上看到有人在打电话。”他转过头,问道:“对了,如果是有关会被通缉的规则,咱们都长一样的脸,这条规则不就没有意义了?”

警察顾问说道:“【顾问】自然考虑到了这一点。在游戏的都市里警察和市民的眼中,我们每个人的长相都是不同的,只有参与游戏的人能看到互相的真正长相。”

警察顾问把光球放在了桌子上:“我们这边有四个人,而【顾问】造出的光球一共只有八个。你们可以选择四个人上,也可以只让顾问和使徒参加。”

使徒看向库铂和疫医:“班长,疫医,你们就不要参加了,这是我和顾问的事。”

“你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库铂拿起了光球,“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是你们坚强的后盾。”

使徒欲言又止,最后轻声说道:“……谢谢。”

他转头对疫医说道:“好了,疫医,你就在这等着吧,或者直接回去也行。”

疫医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在这等着,我相信你们可以活下来的。”

使徒踌躇地说道:“不,这次……我应该会死。一直以来都是顾问在出谋划策,我没有顾问和库铂那么聪明,而敌人也是其他平行世界的顾问和我……这次,我可能真的会……”

“你在说什么呀。”疫医疑惑地说道,“你一点也不笨啊。”

使徒吃惊道:“啊?”

“我从没觉得你笨过,你只是有些单纯罢了。而且从我看你玩的那两次文字游戏来看,你的智商完全不输给顾问他们,只是他们的反应力比你快很多而已。如果给你更多的时间,你也能想到他们所想到的。”疫医肯定地说道,“你要对自己自信点。”

“……原来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吗。”使徒露出了一个放松的微笑,“好,那你一定要等我们回来。”

疫医露出了微笑:“好的。”

“好了别在那边立打完仗回老家结婚的flag了。”顾问打破了这温馨的气氛,“我对你们那边的人一无所知,你总能给我介绍一下你那边的另外三人吧?”

“当然可以。其中一个使徒来自一个蒸汽朋克类的世界,是一个侦探,还有一个顾问来自宗教世界观,是一个黑魔法异教徒,另外一个顾问你们比较熟悉,他来自你们写的《小丑游戏》世界,是一个杀人犯。”

顾问耸耸肩:“我大约了解了。好吧,那么开始游戏吧。”

“【Game Start。】”

手中的光球猛地爆裂,绿色的十进制数据流包围了在场的五人,光芒散去后,只剩疫医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中。

“一定要……活着回来啊。”她喃喃道。

“【现在开始制定规则。】”

八个人影被分隔开出现在一个由数据形成的隔间中,在狭小的单人隔间中看着眼前一个可供书写的大屏幕。

“有趣的谜题开始了。”穿着黄棕色格子风衣的男人隔着眼镜架捏着自己的鼻梁思考道,“要制定什么规则,来引导我走向胜利呢?”

“哎呀哎呀,又要开始算计了。”男人的腰间别着一把别致的匕首,他毫不犹豫地在大屏幕上书写着:“比起算计鬼魂,还是算计活生生的人比较有感觉啊。”

“这个世界的宗教和我们那边的区别太大了……这种世界还是需要好好研究一下的,不能就这么毁灭了。”男人穿着破烂的法袍,黑色的兜帽遮住了他的脸庞。

警察顾问一笔一划地在大屏幕上写下自己定制的规则:“这一切都是为了正义,为了世界的正义。”

“要制定什么规则好呢……时间还是太仓促了,没有给人深入思考的时间,这样平行世界那一边的优势会更大。”库铂用食指敲打着眼镜框,“得快点想一个出来才行。”

“哇脑子里一片混乱啊……不行,得冷静,冷静下来……”使徒坐在地上疯狂地挤按睛明穴,“啊啊啊一想到事关生死就完全冷静不下来啊!怎么办怎么办……”

顾问站在大屏幕前双手抱胸,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太阳穴,他面前的屏幕已经被写上了字,但他显然还在思考着什么。“这个屏幕,好像和追杀我们的那一晚出现的屏幕是一样的,所以可以说……那时候【顾问】就来了是吗……”

“……就这样吧。”骨先森坏笑着点下了屏幕上的【确定】按钮,“接下来,好戏就要上演了呢,嘿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