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二十四岁,是警察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444字
  • 2019-12-27 19:01:40

“真是不错的回答,那么,我就期待你们之后的搏命挣扎了。”骨先森伸了个懒腰,“有什么要帮忙的话我也是可以协助你们的,毕竟我可是对你们之后的表演期望很高的。对了,你们顺便帮我安排一下住宿和伙食问题吧。”

“自说自话就准备住下来了啊……”使徒虚着眼道。

“很明显只能和疫医住了。疫医的父母在外地,加上她也是女生。”库铂说道。

使徒犹豫了一下:“那个……最好不要和疫医一起住吧。”

顾问吐槽道:“咋了?你难道还期待孤男寡女的同居生活?”

骨先森倒是很理解:“让我猜猜……明面上,他还不能完全信任我,怕我会对疫医不利;暗地里,他希望通过我不住在疫医那,从而使疫医逐渐远离这件事。如果我没猜错,使徒之后会尽量对疫医隐瞒我们事情的计划和进度,并不断地试图疏远她来保证她的安全。”

顾问转头说道:“你既然都看出来了还说出来……辜负了人家的好心啊。”

“当然,这样事情就难办了嘛。”骨先森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我才不会通过吐槽帮他隐瞒,毕竟他不是我的挚友。而且如果真的让他得逞了,我不就得和你们几个大老爷们住一块了嘛。”

“合情合理,让人信服。”顾问和骨先森一唱一和,完全不给疫医和使徒说话的机会,帮两人度过了这尴尬的氛围。

顾问继续问道:“对了,虽然不报希望,你对【顾问】那边的势力了解多少?”

骨先森故意拖长了音说道:“那自然是——没了解多少。被吸引过来的平行世界多种多样,其中当然不乏一些打算单打独斗或置身事外的’我们’存在。我只能确定,他们中有的有高于这个世界线的科技,有的拥有异能和魔法,但其中也不乏手无寸铁的普通人。”

顾问试探道:“哦?那你来自的那个世界,该不会是类似谭雅战纪的那种吧?”

“要不是我来你们这个世界有一段时间,我还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骨先森明显听懂了顾问的双重试探,她看了看自己身上有点军装元素的服装:“我来自的那个世界线呢,科技水平在火力上比你们这儿低一些,还在用燧发枪和火铳;不过在医疗和交通方面会比这个世界高上一些,我们那边已经有低空悬浮载具和纳米机器科技了。”

库铂忍不住插嘴道:“这科技树感觉点的有点歪啊,军事力量连导弹都没有,而医疗和交通却发达得很……”

“背景不同而已。我那里之前是有导弹的,不过和你们这的历史不同,我们那边在第二次核战争的时候把地球变成了一片废土。地球上只剩下少数几片没有被核辐射笼罩的地方继续发展人类文明,幸存下来发展的城镇里灯火通明和战争前一样,而外面盘踞的辐射变异物种也没有攻破围墙的能力。在这之后人们就产生了核弹恐慌,大力发展交通和医疗,但在武器方面不知为何开始复兴起燧发枪和火铳。我这种服装在那边倒是很常见的,军队的服装都是类似防辐射服的那种。”骨先森想了想,又补充到:“我们那边平民也可以买枪的,就和你们这边西方的某些发达国家差不多,经常会有些枪击事件发生,而燧发枪因为威力有限,制造的枪伤只要不是当场把脑袋打爆,我们那边的科技都可以救回来。”

库铂吐槽道:“自由民主美利坚,和平友好每一天。所以你想说你会开枪是吧?不过我们这个国家可连有枪都是违法的。”

骨先森说道:“也好,这样的话除非是来自带有无限弹药科技的世界,其他世界的人如果带枪了在这个世界反而是不利的,只要他敢开枪或者露出枪,哪怕只是过安检都会给他造成不小的麻烦,我们也可以得知他的信息。”

顾问提醒道:“唯一的坏处,就是我或者使徒可能会被警察当成他。”

骨先森耸耸肩:“也对。”

就在他们闲聊时,敲门声又从门外响起。

“首先可以排除是你父母回来了。”顾问马上抬头示意使徒坐下,后者则刚准备询问“如果是我爸妈的话该怎么介绍骨先森”。

“也对,我父母一般都直接用钥匙开门的。”使徒马上领会,“那难道是别的平行世界的你过来准备加入我们?”

“也可能是推销或收水费,不过即使是平行世界的我们过来也大概率是来杀我们的。虽然他不直接把你家炸了拿下五杀这件事的确有点蹊跷,因为即使在我们国家很难拿到炸药,但合法的替代品还是随处可见的。”顾问起身准备去开门,而库铂则拿起桌上沉重的花瓶跟了上去。

“您好,哪位?”顾问谨慎地站在离门两米偏左的地方问道。

门外是沉着冷静的男声:“我是来和你们谈谈的。”

库铂愣了一下,低声对顾问说道:“是平行世界的’你’。”

顾问了然,继续高声问道:“哦~那我问问,你来’谈谈’是代表你自己呢,还是代表【顾问】呢?”

“【顾问】。”门外的声音洪亮得让顾问有点毛骨悚然。

“不用担心,我和你们这些卑鄙的疯子不一样。”门外的人看出顾问在顾虑什么,“因为我是一个警察。”

“卧槽?”顾问忍不住打开了门,别说他了,屋内的其他人都没想过顾问当警察的样子。

门外的顾问一脸的正气凛然,他身上确实穿着一套警服,只不过款式和这个世界的警服有点出入。

顾问抬头看了一下眼前24岁左右的另一个自己,确认他眼中的正义气息不是装的后忍不住说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使徒虚着眼说道:“嗯……虽然我完全不能接受,但对这个世界来说……这个顾问真是太正常了。”

“’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这才是我该问你们的。一个个都像变态杀人魔一样,居然还会是平行世界的我,更让我无法理解的是,这种疯子形态的’我’居然占了大多数……如果你想问为什么我不直接动手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为了不侮辱我身上这身警服。”

这家伙是真的为了拯救他自己的那个世界而来的,和其他顾问以杀死自己为乐趣的动机完全不同。顾问第一时间得出了这个结论。

警察顾问拿出了五个像是投影一样的光球:“如果我们直接开战,不但你们毫无还手之力,这个城市也一定会被其他顾问使徒的能力毁灭得遍地狼疮。我不想把这个世界里其他无辜的人卷进这场风波中,所以在我的一再要求下,【顾问】打算给你们一个公平反抗的机会。”

顾问托腮道:“哦?那个【我】居然会答应你动用费时费力的方法解决我……有点不可信啊。”

警察顾问继续说道:“我已经听说之前<顾问><使徒>追杀你们的事情了。我知道其他顾问都是追求’有趣’的疯子,所以我提出的这种杀掉你们的方法自然也会得到他们的认可。”

“那就是,赌上你们的性命,和我们来玩一场’文字游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