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17字
  • 2021-10-04 09:58:49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异能,但每个人从出生下来都拥有一个或多个【特质】。

这些特质绝大多数无法被主动触发,而且效果也都极其微弱,比如有些人的特质可以让他们更好的掌握某些技能,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天赋”。

而有些人的特质确实可以做到像小说里的“异能”一样的效果,但触发条件都很苛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触发,即使一不小心触发了,效果也微弱得让人无法察觉。

举个例子,比如有人的特质可以暂停时间,即使他无意间触发了自己的特质,那也只能停止0.00001皮秒(0.000000001 毫秒= 1皮秒),这些特质产生的效果是无法被人类察觉的。

“顾问的特质有两个,一个是增加自身厄运几率的【墨菲定律】,而另一个是可以吸引平行世界的【唯心】。本来这两个特质的效果微弱得都可以忽略不计,墨菲定律的效果最多让顾问彩票中奖的几率比正常人低那么一些而已,而唯心所产生的拉力小到根本不会对这个世界和其他世界产生任何影响,就像试图用一根头发拉动一艘航母一样。”

使徒质疑道:“就算你这么说,顾问他可是跟我一起连续买三次泡面里面都没有叉子啊!我跟他一起买的就有!这运气已经不是中奖概率低那么简单的吧?”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骨先森说道,“你很罕见地拥有三种特质……”

“让我猜猜,有没有叫狗血光环的?”顾问插嘴道。

骨先森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嗯……有。”

使徒拍桌喊道:“卧槽你真的不是编的么!哪有名字这么奇怪的超能力啊!”

“【特质】可不算超能力。我不知道你们这个世界每个人获得的特质种类是怎么定的,反正使徒你肯定是这个世界最异常的那个。”

库铂无意间发现,顾问在听到骨先森这句话时,身体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骨先森好像没意识到顾问的异状,继续说道:“你确实有一个能给你和周围增加狗血效应的特质。不过这倒没什么,关键是你剩下的两个特质,简直是异类中的异类……”

“不要说下去了。”顾问突然打断了骨先森。

“哦?”骨先森玩味地对上了顾问的目光,“看来……你知道些什么。”

“什么意思?顾问你知道什么?为什么不能说?”使徒问道。

骨先森微笑着说道:“还是说出来吧,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你也不可能瞒他一辈子。即使你真的瞒住使徒现在这一段时间,他也总会在之后很快的一段时间内被迫知道这一切。”

说到这,她的眼神充满了复杂的意味:“你真的以为平行世界的你们没法把使徒和你杀掉?”

“……”顾问的表情变得极其阴沉。他交叉的十指无意识变得僵硬。

六年前,也就是顾问初一的时候。

小学的顾问因为过于认真的态度和较为腼腆的性格,在升上初中后无法接受同学所谓的“开玩笑”,而引起那些比较大的孩子的注意。因为孩童时期常有的好奇和叛逆,顾问认真的态度反而激发了孩子们捉弄他的欲望。

对于开玩笑这件事,即使是长大后的顾问也很难分清这件事过分和不过分之间的那条分界线。有的人即使被其他人当众扒掉裤子也可以笑嘻嘻毫不在意地和扒掉他裤子的那个人玩闹,有的人被从另一边碰了下肩膀就会勃然大怒甚至哭泣。顾问后来观察了无数人以后发现,这就是什么事都当真的人和轻佻的人的区别。

“过于认真的人,是不会在群体中受到欢迎的。”印象里,好像有谁对自己说过这句话。

而过于认真的顾问就成为了同年龄孩子之间被嘲笑和捉弄的对象。也许对那个年纪的其他孩子而言这些玩笑并没有恶意,但对于顾问而言,一群人处处针对自己的事实成就了他童年的阴暗时光。每天上学的过程对他而言就是受刑,他睁开眼就知道今天又是在全班面前受到耻辱的一天。从那时起,顾问就对孩童充满了厌恶。

顾问在那段时间里一直试图降低自己在班上的存在感,只想成为一个透明人,虽然他直到高一时才意识到这个方案是毫无意义的。

在班上同学接连不断的“玩笑”下,顾问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老师和家长都理所应当地认为孩童间的玩笑再正常不过而对其不加理会,即使顾问被弄哭时也只会觉得这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行。

所以顾问在三次向老师求助后就意识到,老师在这种情况下一点用都没有,最好的情况是两边都骂一顿,然后在你回教室后还会得到一个“告状鬼”的绰号,还有变本加厉的“玩笑”。

顾问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少,年轻的他在那时候就隐隐知道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他。

“这一切都怪我太较真了。”

“但是,连认真都能算一种错误吗?”

“社会本就如此。认真的人能成为被夸赞的工具,只有’开朗’的人才会被’群体’所接受。”

“开朗的人,就一定得笑嘻嘻地面对那些捉弄,甚至自己也得去捉弄别人?”

“……你也可以只微笑着面对那些’玩笑’。”

“……”

“…………可能,这个社会对开朗的定义变了吧。”

“……”

这种矛盾和绝望后自暴自弃的倾向,让顾问内心最隐秘的深处隐隐扎根了一点疯狂的幼苗。

而就在那一天放学的时候,顾问带着冷漠的表情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背上还贴着一张写着“我是王八”的纸条,书包里的铅笔盒也不翼而飞,书包外面被马克笔涂抹得乱七八糟。他已经不去理会所有的玩笑,就像一个没有感觉的机器,只有略微虚浮的步伐能看出他内心的动摇。

在经过一条小巷的时候,顾问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他本来没有心情去管,但还是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

夏天的白天占的时间还是比较长的,即使现在是放学时间,阳光也依旧十分明朗。灿烂的阳光被小巷旁边的建筑挡住,使得小巷的深处变得漆黑一片。

黑暗的深处传来了血肉被撕碎的声响。一般人要么会因为好奇而走进去,要么会选择不予理会转身离开。顾问的脑中什么也没想,他既没感到兴奋也没感到害怕,他就转身走进了小巷。

映入他眼中的,是阴影之中的一片鲜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