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极限末世(三)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40字
  • 2020-09-18 20:56:15

使徒认清事实后冷静地对自己的伤口使用了纱布止住了血,然后跑进了保安室锁上了门。使徒思索了两秒,用绳子将手术刀绑在门后的天花板上,把剪刀卡在门板上,这样当门被撞开的时候会压迫剪刀把手,使剪刀合拢剪断绳子。使徒并不寄希望于十环射手能被坠落的水果刀杀死,他只是希望能用它吸引射手的注意力,从而偷袭他。

然后使徒转头就看到破窗而入的十环射手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的操作。

使徒:“你妹的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吗。”

十环射手:“你把门都锁了,我想配合你也没用啊。”

使徒扶额:“你撞门不行吗?”

十环射手疑惑道:“我好好的有窗不走干嘛要费那么大力气撞门啊?”

使徒仍在做着最后的努力:“窗户那么好走你不怕我设埋伏啊?”

十环射手:“对哦,但你这不没设嘛,还让我识破了你的阴谋。”

使徒:“草。”

十环射手持着砍刀朝使徒看来,不过他似乎力气不大,没把控好刀刃,只砍到了使徒的左肩。而使徒则条件反射地抓起剪刀扎穿十环射手的左脸,尖锐的刀锋从他的右颊破出。

十环射手吃痛放开了使徒,使徒往后退了几步,余光看到保安室桌上有枚硬币。他眼神一凛,伸直了手臂扑了上去。而十环射手也向他扑过来,高举砍刀做势砍下——

使徒一把抓住桌上的硬币,抬起另外一只手臂硬接了十环射手一刀。随即他将手一抬,贴着十环射手直接发动了自己唯一的一个技能。

狂暴的光炮直接轰碎了整个保安室。十环射手也在电光中化为白光消失,掉落了四件道具。使徒喝下一瓶生命药水,将仅剩19%的生命值回复了一下,捡起地上的四件道具。使徒维持着17%的体力值慢步走进学校,随便进了一间保健室坐下开始休息。听到外面暴君的咆哮,他清楚自己引发的动静已经吸引了大批丧尸。

【生命药水(小)x1:恢复30%生命值。】【大王叫我来巡山系列(砍刀):攻击力+30%,每砍100下有1/10的概率使出【巡山小妖的执着】。ps:希望你不要遇到一只穿小皮裙高脚靴玩制服诱惑还会跳钢管舞的猴子……】【手术刀x2】【神烦狗的头套:戴上后可以让你进入【伪装状态】,仅对无智力或低智力生物有效。头套是完全密封的,所以为了有充足氧气供应,建议您不要使用超过10秒。ps:I’m doge! God worried doge!】

“呵……敢情你一个射手最后还是玩了近战。”使徒感叹着,突然全身一震。

不,是整个房间都在震动,因为墙壁上已经出现了裂痕。使徒感应了一下,外面有一只暴君在撞墙,它身边还有3只护士和23只普通丧尸。眼看离他们破墙而入只剩不到十秒钟,而想必它们进来后也不会只待十秒钟,于是使徒起身把窗户打开,将一支圆珠笔抛出窗外吸引一些丧尸过去,而自己则开了门出去用刚刚“画”好的梯子爬上围墙进入另一边校区。

使徒将梯子收进物品栏,小心地从后面绕到医务室里。期间他用砍刀杀了几只丧尸,给【巡山小妖的执着】续上了4/100。关上医务室的门,使徒只剩下5%的体力,连走都走不动,只能勉强站着。

使徒才没休息多久,耳边就传来了系统的警告:【暴君在撞破保健室寻找你无果,正一路撞破房间搜查你,即将寻找到你这间医疗室。你大约还有两分钟,其中较为敏捷的护士只需25秒就可以到达你的房间外。暴君只需要一分钟就可以撞开你医务室的门。】

“我靠你这是要逼死我啊。”使徒搜了一下医务室,把自己的体力值耗到了只能躺着的2%。然而他只找到了一枚硬币和一些医务室里该有的杂物。

“唉……要死要死。”使徒把酒精瓶扔在门口砸碎,趁酒精挥发屏蔽自己气味的时候捡起两块玻璃碎片,用透明的酒精代替水并用马良神笔(误)将两块玻璃碎片固定制成一个简陋的凸透镜。

使徒爬到窗户旁边扯开窗帘,调整了一下凸透镜的角度,让阳光被聚焦后照射在沾湿酒精的被子上。

然而,他很快就蛋疼地在医务室里找到了打火机……

使徒点燃了被子后慢慢爬到了床底,用衣服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火焰暂时屏蔽了那些丧尸,逐渐扩散的火势也让丧尸慢慢迷失了使徒的位置。

【可以嘛,有我的风范。】顾问评级道。

使徒:“你是指纵火犯的风范吗?”

顾问:【……】怨念很深嘛。

使徒休息了一小会,等体力值上18%的时候悄悄走出医务室,爬到二楼进了间教室锁上门开始休息。之前搜被火烧死的丧尸居然得到了【被烧焦的腐肉】,吃了可以以减去10%生命值的代价回复15%的体力值。使徒搜集到十块腐肉,但他确实不想去吃它。

夜幕降临。使徒等恢复到生命值92%、体力值73%后搜查了一下自己所处的教室,在某个熊孩子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手电筒。

【小手电:照亮黑暗的地方,但可能会吸引到丧尸。ps:恭喜你入手了恐怖游戏之魂,但游戏的性质看上去并没有变化。】

使徒长呼了一口气,打开了教室里摆放拖把用的的清洁间,用力拍了几下铁门后将打开的手电筒丢了进去,然后将酒精倒在自己身上躲在门后等待。

许多丧尸闻声而来,又被光线吸引,非常积极地冲进了清洁室。使徒等进去的丧尸差不多了,再猛地将门关上,并从外面锁死。他再感知了一下楼内的丧尸,自己这层只剩下一只丧尸还在走廊上游荡。

使徒出去清理了那只丧尸,在它身上搜到一枚硬币后,使徒找了另一间教室沉沉睡去,试图熬过这个晚上。

而半夜,一阵“嘶嘶”的声音响起。使徒揉了下眼睛看去,只见教室的铁门正被缓缓打开出一个大洞,暗绿色的液体腐蚀着大洞的边缘缓缓冒出白烟,一张丑陋的巨人观一样的腐烂脸庞不自然地笑着探入了教室内部。

而它身后,还跟着一只护士和三只丧尸。

使徒感应了一下,随即皱起了眉头。其中一只普通丧尸身上的能量,似乎和变异丧尸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