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死校》(四) 它们就是馋咱们身子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345字
  • 2019-12-06 16:07:49

顾问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女鬼没有追出来,她在和门鬼纠缠了一会儿后就回到了宿舍楼道里,用怨毒的眼神看向门外的顾问。

库铂蹲在门旁的草地上找自己掉落的眼镜,他看到一只老鼠从自己手边爬过,他的目光顺着老鼠跑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另一只半只身子从泥土里探出的老鼠。

库铂捡起自己的眼镜,正准备起身走开,突然感觉那只土里的老鼠有点不对劲。他先试着伸手,那只老鼠一动不动。库铂大着胆子扒开了那只老鼠周围的土,然后就看到了一抹肉色。

糟了。库铂第一反应是下面是具尸体,他理智地把顾问叫了过来,在顾问面前清理了其他的泥土,然后才发现这个剧本的猎奇程度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土里面,居然是一只手背上镶嵌着老鼠的手掌。手掌饱满圆润,看着一点都不像死人的手;而被嵌在手背上的老鼠也不像是寄生在手臂上,反而像个死物一样一动不动。

“那个老鼠算诱饵吗……引猎物过来然后手把人拉下去什么的……”库铂表情复杂,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

而就在这时,又有异变发生:土里的手掌突然伸长了五指,随即五指上又生长出许多肉芽,肉芽的末端开始长出许多像绿叶一样的物质,然后在绿叶丛中长出了好几只一动不动的老鼠。

顾问和库铂全程以复杂的眼神看着那只手掌成长为一簇结满了老鼠的“灌木丛”。这时他们才发现,周围的“灌木”上也都结满了一动不动的老鼠。

库铂颤动着眼角:“该不会……这一片全是……”

顾问倒是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原来是植物啊,这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库铂一脸震惊:“你管这叫植物?虽然它确实有绿叶,但哪有植物幼体是人的手掌的啊!”

顾问:“那就是多肉植物了嘛。”

库铂:“神他妈多肉植物……算了你这么说也没有毛病。”

顾问随手抓了一只“老鼠果实”下来,拿在手里捏了捏:“感觉就像毛绒玩具一样……诶呦我去。”他一脸淡定地看着丢到地上的老鼠果实突然动了起来,爬到了树丛深处。

“真好奇它掉到地上后里面有没有长出内脏……刚才捏起来感觉没有。”顾问扯了一把逼真的老鼠果实放进口袋里。库铂带着复杂的表情也扯了三个“果实”以备不时之需。

顾问刚站起来,一个黑影就从宿舍楼飞出,直接附到了他身上。

“呵,果然被附身后可以被带出宿舍楼啊。”顾问说得仿佛附在自己身上的只是个被精灵球驯服的宠物小精灵,“勇气可嘉,你看这下我不还是你的了嘛。不过看你刚才元气大伤,想来扎镜子碎片的速度也会延缓吧。”顾问从没想过去感化鬼魂,因为他知道鬼唯一的动机就是馋自己和库铂的身子(物理),所以他只能利用这一点将鬼和自己的利益绑在一起利用它们。

“我又有一个计划了。”顾问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教学楼。

库铂冷静地倾听:“你说。”

顾问语出惊人:“咱们物理驱魔吧。”

库铂:???

库铂:“啥,你想拿武器和他们拼?你开玩笑吧,先不说咱们没武器,就算有武器咱们打得过鬼魂的几率也微乎……”

顾问:“不是,我在想咱们去学校停车场那边找桶油把这里点了吧。”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库铂:“……”

库铂:“不愧是你。”

顾问停止了耍宝,说道:“好吧,话是这么说,但这样我们也出不了这个学校,而且万一任务目标是让我们营救教学楼内的某个人就行不通了。”

库铂:“你这么说我才意识到我们都出教学楼了,到现在却一点剧情都没有。”

“继续找吧,宿舍楼一点剧情都没有确实超乎了我的预料……总感觉没这么简单。”两人说着走进了教学楼。

顾问和库铂走在漆黑的走廊里,接待厅空无一人,但桌子上倒是散落着很多的文件。

库铂指着桌台说道:“去找找看吧,那上面应该会有线索。”

顾问点点头,两人一起走进接待厅,分别拿起一张泛黄的文件各自看了起来。过了半分钟,顾问刚看完手中的文件,看到库铂还没看完,就准备再拿一张看。就在这时,身旁桌上的电视机发出一声噪音,突然亮起了屏幕。

顾问和库铂带着好奇的表情歪着头看向了屏幕,期待它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屏幕先雪花了一阵,然后出现了一张女人贴近屏幕的脸。

“黑白电视啊……看来这所学校的年代挺久远的。”库铂面无表情地说道。

顾问面色平静地吐槽道:“那不一定,也许人家美白做的好呢。”

“我被困在这多久了?”女人稍微远离了屏幕,可以看出她身处在一个不知道是隧道还是山洞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已经在这个地方徘徊很久了,久到懒得去记时间。这里看不到白天和黑夜,我在里面走了不知多久,但是看不到任何出路。”女人的嘴唇干裂,她看上去十分疲惫,扩大的眼眶和缩小成针状的瞳孔让她看起来有种惊悚感。“……我已经很久没喝水了。这里没有食物,没有水。我本应该已经死了,我最后记的时间是五天,但那已经是非常非常久之前的事了。可是我还没死。我没有吃东西,也没有水,但是我死不了。”

“人……很多人……有惨叫……这是我以前残存的记忆,但是我已经不记得它的全部。……这不重要。我想吃东西,但是我没有东西可以吃。这里的墙壁扣不下来,直到我扣破了手指,一滴血掉到了我的嘴里……”

屏幕画面往后拉了一些,露出了她脖子以下的部位。

“……我终于找到了仅有的食物和水源。”

顾问面不改色地看着她被自己撕咬得破碎的身体,甚至还细致地盯着破碎胸膛里的内脏:“这样都还不死,要么这女人基因变异成食尸鬼,要么……哦,内脏和肉会缓慢生长回去,虽然这种缓慢也快到肉眼可见了,那岂不是永动机?”

库铂觉得有点掉san,他忍不住移开了视线:“不,看起来她还是饿着,说不定吃下肉的能量都消耗到生长上了,也就是说她处于饥饿状态下自残还依旧无法得到饱腹感。”

“对,我从没感觉到自己吃进了东西。”这时,电视机里的女人居然回答了库铂的话,“我饿得忍不住撕扯自己的身体吃掉自己的肉,但我从没感受到胃里填入过东西。喝血后我的喉咙依旧是干裂的,依旧渴得发疯……也许我已经疯了。”

“不好,快离开!”顾问脸色大变,试图拉开库铂。

“你也进来体验一下吧!!让你来代替我忍受!!”女人扑向屏幕,她挂着碎肉的手臂居然突破了屏幕伸向了库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