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死校》(二)被屎淹没还是满头大汉,这是一个问题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321字
  • 2019-11-29 18:46:01

顾问翻遍了整间宿舍,确认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后失望地带着库铂走到走廊上。

顾问之前透过阳台看过了,这栋宿舍楼坐落在一片学校里,这座学校虽然不算破烂,但也绝对拥有很久的历史了。校园不算非常大,放眼望过去也只有操场、篮球场和两栋连起来的教学楼而已。

“看着像个很破烂的高中,不然就是个野鸡大专。”顾问下了结论。

库铂问道:“这宿舍楼也有五楼了,会不会我们只要出了宿舍楼就算通关了?”

顾问看着他沉默了两秒,突然高举双臂:“哇,哈哈哈哈!”

“干,干啥?”库铂被顾问这一吓搞得摸不着头脑。

顾问放下双臂面无表情:“你天真的样子真好笑!”

库铂:“……你的样子真的很欠揍。”

“好了好了不玩你了。”顾问边走边说道,“如果就你一个人的话作为新手关还是可能的。但有我存在的话,使徒也不可能把你视为拖累我的存在,所以难度反而会比以前我独自玩的恐怖本还要难。所以这个剧本的地图起码囊括了整个学校。”

库铂没说话,但他心里确实在想,按照目前的表现,自己有跟没有一样。

“不要那么看低自己,班长。”顾问适应完黑暗后已经可以看清走廊的布局,“而且按照这个尿性,咱们之后肯定是要短暂地分开的。”他一边说着一边炫耀似地展示道:“看吧,其他宿舍的门都是打不开的,这证明宿舍的剧情不会拖延太久,最多厕所一类的地方会有高能。”

顾问话音刚落,库铂就看到走廊尽头的厕所门口有一个影子像闪屏一样一闪而过。

顾问倒是很轻松:“走吧,反正咱们啥都不知道,现在想要知道剧情和下一步任务就只能去和鬼怪们谈谈了。”

库铂还是第一次听到能和鬼怪“谈谈”的,他对鬼的认识向来只有跑或用符咒一类的玩意消灭。

不得已他和顾问走向了厕所,顾问走近厕所后还没发生任何事情,他退回去熟悉了一下附近逃跑的线路,然后让库铂待在外面自己走进了厕所。

厕所的门口是没有门的设置,所以杜绝了鬼怪突然锁死门的危险。顾问走入拐角后库铂就看不到他了,只能祈祷顾问进去后能快点出来。他的胆子比使徒要大那么一点,但遇上鬼的话还是会手足无措的。

厕所里一片漆黑,这可不是眼睛适应黑暗就能看清的。顾问眯着眼睛勉强看清了身前一米内的事物,他先蹲下来看了看地板,没找到血迹一类的东西,但地板上的污渍和屎迹倒是很多。

“为什么屎会在隔间的外面啊……这什么素质。”顾问皱了皱眉,难怪这厕所臭得可以。

顾问接连打开了厕所内四个隔间的门,有三个干净得让人惊讶,只有第四个隔间和外面一样,地板和墙壁充斥着屎和污渍。

“……这算是这个厕所比较违和,还是那三个隔间比较违和呢。”顾问犹豫了一下,“对啊,如果那个没有手的女鬼是从第四个隔间的坐便器里爬,啊不,扭出去的话……嗯,如果她是被砍断双臂被塞进男厕所的坑里的话,确实说的通……那她的身世可能惨得有点反人类了。”顾问的脑内瞬间脑补了一部二十禁的韩国霸凌伦理片,丝毫没考虑到之前被女鬼头发擦脸的库铂的感受。

不过他也知道这不可能,毕竟之前女鬼进来的时候他也没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所以在外面的库铂应该庆幸自己被留在外面望风,不然又要受到顾问双重的精神污染。

不过看起来有东西从第四个隔间的坑里爬出去的概率会高一点,因为这样说明这厕所里只有一只鬼,反之顾问就要面对至少三只鬼了。

“面对一只全身是屎的鬼还是面对三只干净的鬼,这是一个选择。”顾问轻松地说着恶心的选择题,在第一个选项成真前他还是可以保持微笑的。

在翻看完前三个干净的隔间没有任何发现后,他就笑不出来了。

“不会吧……”顾问表情凝重地走向第四个隔间,“真的要这么重口吗……”而且他也不是很情愿和一个全身是屎的鬼交流。

顾问走到蹲便器前,看到门板的上半部分还真的有几个屎手印,下半部分则被屎和污渍涂满。地上有一个脏兮兮的翻盖手机。

顾问露出极其嫌弃的表情在旁边扯了几张脏兮兮的纸包着拿起手机,走到洗手池旁边打算用水沾湿纸张擦一下手机。

顾问特地站在洗手池旁边没让自己被镜子照到,也没有抬头去看镜子。稍微擦干净手机后他打开翻盖长按挂断键将其开机,打开了短信。

他很快从手机原主人和可能是他唯一的好友的互发短信中了解到,厕所最后一个隔间的坐便器是坏的,时不时会喷屎。而这个手机的原主人好像一直被欺负,那么事情的经过就很好推测了。

顾问在手机屏幕的光芒照亮的情况下才发现地上的污渍只蔓延到洗手池前。

“就算第一反应是去清洗,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洗干净吧。”顾问无精打采地说道,“没说有什么怪谈的话,那么镜子以前要么是没有鬼要么就是没人发现……”

顾问把库铂叫了进来,然后在他面前走到镜子前抬起头看向了镜子里的自己。

一个全身漆黑的小孩站到和顾问头顶同高的地方和镜子外的顾问对视着。

“行,我对原力一无所知。”顾问摆出一副“你要拿我咋样嘛”的样子,然后突然想起这货可能浑身是屎,笑容就逐渐凝固。

然后他最害怕的事就来了,小孩漆黑的双手猛地从镜子里伸出,抓住了顾问肩膀从镜子里扑出和顾问融为了一体。

顾问在库铂眼前先僵硬了几秒,然后就恢复了原状。

库铂现在犹豫的是现在顾问会不会被鬼操纵突然扑过来抓自己。

顾问:“……放心,我没被控制。”

库铂依旧警惕:“你怎么确认?”

顾问清了清嗓子:“垂死病中惊坐起?”

库铂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好吧我信了。”然后他就扔掉了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抠下来的砖头。

顾问:“……”看吧,我就说你很有用的。

库铂拍了拍手:“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顾问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刚才这孩子附我身上时叫我替死鬼……按理来说替死的话应该会把我拉进镜子才对。”

库铂:“……所以你进去那么久,不仅啥都没拿到,还被附身当替死鬼了?”

顾问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会:“嗯……没错。”

为了化解尴尬,顾问安慰道:“别那么悲观,至少我还没马上死,慢性死亡就证明一切还有转机对吧?”

确认完这间厕所没有别的东西可触发,顾问和库铂就回到了走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