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猛鬼街都市(完) 35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3488字
  • 2019-11-28 15:53:44

使徒在危机下反而能条件反射般做到很多一般人无法想到的事,就像在右侧道路被弗莱迪用巨大的铁爪封住,而且铁片还是以穿透墙壁擦着自己的身体这种极具冲击力的方式时,使徒的第一反应不是马上往左边跑,而是下意识交出【花开堪折直须折】化为残影穿透了铁栅栏一般的铁片来到走廊右边,然后才发力猛冲。

上帝视角的顾问马上理解了使徒这么做的用意:【往右跑的话,弗莱迪的左手还被插在墙壁里,从生理上右手想过来拦截会很别扭,而左手还得先拔出来从而为自己争取时间。】

在跑下一层楼后弗莱迪制造的震动就停止了。使徒也停止了跑动,快速躲闪到一个角落。由于刚才使徒和弗莱迪没有肢体接触,所以还不算进入战斗状态,持续扣血的debuff还没被启动。

使徒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别的动静,又意识到弗莱迪能够在随时发现处于他的领域里的自己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所以也不再停留,继续往前走去。

使徒走在学校的走道中,看着墙壁上焦黑的痕迹,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火灾。

“是什么,会让这个被烧焦的学校成为弗莱迪心中的重要之地,让它成为弗莱迪领域的象征呢……”使徒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突破口,他抚摸着被烧焦的墙壁,不小心扣下了一块墙皮。

墙皮后面是一块突出水泥的白色凸起,凸起下还有两个凹槽。

使徒还没意识到这是什么,他只是出于好奇下意识摸了摸,然后他的脸色就变了。

“这是……人头骨的鼻子部分……”使徒马上加大力气剥开旁边的墙皮,试图把头骨的其余部分挖出来。

一截干枯的骨臂破墙而出,猛地抓住了使徒的手腕。

使徒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发力把骨臂挣断了,骨头的手腕部分孤零零地挂在了使徒的手上。使徒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背后的墙壁也穿出两只骨臂抓住了他的肩膀。

与此同时,走廊两侧的墙皮也纷纷碎裂,焦黑的墙皮下露出森森白骨。白骨艰难地动了动,然后纷纷扒开墙壁走了下来。

“墙壁里埋了这么多人?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吗……”使徒强笑道,“也对,这里毕竟是弗莱迪的领域,也可以算一个’梦魇’吧……就是不知道跟他们打算不算跟弗莱迪战斗……能不战斗就尽量不要战斗。”这不只是为了节省血量和体力,也是在避免更多的技能进入冷却。

使徒趁着这些白骨还没站起来,踩着墙壁跃过身前的白骨就跑走了。

使徒离开那一片走廊后,找到校长室就破开木门走了进去。他觉得与其在这么多的教室里碰运气找线索,来校长室和教师办公室找到线索的几率更大。果不其然,在他用袖剑撬开校长办公桌的抽屉后,在里面找到了一叠文件。

【火灾损失报告】

报告上除了损坏物资的的报销以外还有给伤亡人员的赔偿。使徒翻过这张纸,后面有一些赔偿人员的名单,其中就有弗莱迪的信息。

“二级烧伤,然后勒令退学……为啥?报复社会吗。”使徒又翻了一下抽屉,在里面找到了弗莱迪的处分书,“偷窥女厕,往同学眼睛里塞纸片,盗窃同学财物,打架斗殴……这小子也算无恶不作了吧。”

使徒往下翻找,又找到一张录用书,是学校的煤炉工人的录用书,上面的名字也是弗莱迪,不过是已经成年的弗莱迪,顶着那张被烧伤毁容的脸,眼中依旧闪着阴险狡黠的光。

使徒找了一下确认没有其他信息,把文件放回去后就往外走:“被烧伤后长大又回来当煤炉工人……总感觉他没什么好心啊,可能是我先入为主的观念吧。”

他记下了弗莱迪以前所属的班级,加快速度赶了过去,在其中一个桌子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张破烂的纸条,上面有好几个人的笔迹,看起来是几个人之间传的纸条。

“我看弗莱迪那小子不爽很久了。”

“是啊,那个死变态又去偷窥女厕所,长大后也一定是个强奸犯!”

“找时间再打他一顿吧,反正这个阴阳人每次被我们打也不还手,犯贱。”

“他呀,就是欺软怕硬。活该。”

“活该!”

“那就再打他好了,就这么定了,反正他也老是偷别人的东西,让他把他偷得钱交出来,我们还可以去买点烟抽。”

“就这么定了。”

使徒看着这张纸条,心里的滋味挺复杂的。他倒不是同情弗莱迪,弗莱迪的变态是与生俱来的,有可能是家教的问题,也可能是其他的经历让他的心智变得扭曲,这是他自己的问题。只不过教训他的也不是什么好人,弗莱迪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很多事情没有单纯的对和错,有可能双方都是正确的,也可能双方都是错误的。加害者被别的加害者所加害,总给人一种讽刺的感觉。可又有谁来惩罚加害加害者的人呢?有的加害者被教训后会收敛改过,但有的人则会记恨在心更加失去理智。

“弗莱迪无疑属于后者。”使徒神色复杂地看向教室角落一张明显被孤立起来的桌子,“偷窥盗窃者自然不会被人欢迎,加上还有其他更强的加害者的欺凌,弗莱迪的心理无疑会更加扭曲。”

使徒很快猜到弗莱迪回来应聘煤炉工人的目的:“所以之后还有一场火灾……但这次的纵火者,是弗莱迪。”

他看向周围焦黑的墙壁:“内心的恨从对那些加害者扩大到把自己开除的老师和校长,再扩大到整间学校……可那又有什么用呢?你伤害的只是无辜的下几届的学生,那些当初欺凌你的恶霸也长得跟你一样大,已经不在这所学校里了。你只报复了给你带来不幸童年的学校,以这种懦夫一样的方式,品尝着自以为是的胜利。”

他这句话说的声音特别的大,明显是说给这座梦魇的主人听的。这所学校不仅是弗莱迪的领域,也是弗莱迪自己的梦魇。他与过去的童年阴影在第二次火海之中同归于尽,他欺骗自己已经报复成功,但他的内心还在恨着那些已经不在这所学校里的恶霸。他内心变态的情绪使得这所学校里的学生陪他一同葬身火海,也折磨着弗莱迪的理智。

学校开始震动,弗莱迪的咆哮响彻整个走廊,单薄的身影出现在走廊尽头,锈蚀的铁爪在墙壁上留下深深的爪痕。

“可怜,可笑,可恨。你只是一个变态,一个被欺凌的变态而已。”使徒的眼中没有任何波澜,“那些恶霸固然可恶,但你本身也根本不值得同情。”

“与其带着疯狂的执念在这所学校中不断疯魔,还不如……”冰冷的袖剑弹出,“……让我带给你解脱。”

话出,人动。使徒的身影瞬间消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向弗莱迪。袖口快速摆动,两枚袖剑飞速射向弗莱迪。

弗莱迪躲掉一枚袖剑,在另一枚袖剑击中他的铁手套的时候,使徒身上【与弗莱迪战斗时会持续扣血】的debuff就开始发作了。

趁着弗莱迪挡掉袖剑的硬直,使徒已经冲到弗莱迪身前,碎肉收割者旋转着锯片自上而下压下,朝弗莱迪脸上碾去。

弗莱迪不得已再用铁爪套挡下,锈蚀的铁爪很快就被锯掉一根。使徒发力挥起沉重的碎肉搅拌者原地转了一圈,高速旋转的锯片在墙壁上摩擦,在黑白的世界中擦出一串明亮而火红的火花。弗莱迪低下头狼狈地滚开,他开始为自己用本体和使徒打的决定感到后悔。

使徒好不容易把弗莱迪的本体激将出来,自然不可能再放他走。使徒脚尖一转,偏转身体再次杀向弗莱迪。

弗莱迪惨叫了一声,他对碎肉收割者产生的火花产生了明显的畏惧,而使徒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弗莱迪恼羞成怒地嚎叫起来,一只巨大的铁爪套破墙而入将使徒和弗莱迪隔开。待烟尘散去,原来的弗莱迪已经消失不见,只剩墙外巨大化的弗莱迪眼中带着愤怒的光。

“自欺欺人的强大,也毫无价值。”使徒顶着【身体重力增加】的debuff,在【万物皆虚】的帮助下踩着飞扬的墙壁碎块一窜冲天,跳到了巨大化弗莱迪上空。

王者之环套在飘在空中的一枚碎块上,臣服之环出现在使徒的脚腕,使徒倒踩在碎块下,曲膝蓄力。

犹如弹簧猛地绷直,使徒如离弦之箭向下方射出,在【身体重力增加】的加持下启动碎肉搅拌者贴着巨大化弗莱迪的头皮一路锯了下来。

巨大的黑白的血花洒满天空,然后化为烧焦的灰烬消散,连同巨大化弗莱迪的身体一起消失。

“看吧,自欺欺人的强大毫无价值。”使徒落在地上,收起了电锯。虽然这一套动作让他的双腿粉碎性骨折,但至少够帅。

“别躲了,你还没死。但是,我知道你害怕的’地方’在哪里。”使徒吟唱完【言灵•不死之鬼】,待双腿恢复完就解除了技能。暴雨刚要下下来就戛然而止。现在他的生命值还有13%。

使徒到学校教学楼外后,很快就看到了之前所看到的唯一有颜色的地方——那便是弗莱迪工作的锅炉房。不停飘散的明亮火花为这个黑白世界带来了唯一的红色。

使徒大步走进锅炉房,锋利的袖剑再次弹出袖口。弗莱迪抱着头坐倒在锅炉旁边。

“一边每天与造成自己毁容的火焰作伴,一边在脑海中幻想将这所学校再度毁灭在火海里,你能支撑这么久也真是不容易……不,应该说你早就已经疯了。”使徒大步靠近弗莱迪,“每天与自己的恐惧为伴,只为有一天能将其他人一同带入恐惧,你真是一个彻底的疯子,一个精神病人。现在,该让一切结束了。”

“嗷啊啊啊啊!”弗莱迪惨叫着朝使徒挥下铁爪套。

使徒反手抓过弗莱迪的手腕将他提起,一拳捶在他的肚子上。这一下弗莱迪失去了大半的力气,但他很清楚自己接下来的下场,他张大嘴巴疯狂地惨叫着。

“敬死者。”使徒将袖剑插进弗莱迪的肩膀,带着他一个过肩摔将他扔进了身后正在燃烧的锅炉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