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猛鬼街都市(十一)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30字
  • 2019-11-22 15:06:15

到现在为止,使徒的生命值在修补身体的消耗下已经降到了64%,体力值也只剩下348%。而顾问和YPF也不算乐观,顾问在用了两次镜面复制后生命值只剩下46%,体力值还有852%;YPF生命值倒是还有165%,但体力值在硬抗了使徒两发乌尔托利之箭后就降到了296%。

所以现在使徒最理智的决定就是,先杀死体力值最多但生命值最少的顾问,然后想办法和体力值同样见底的YPF协商互相恢复一下体力。毕竟体力值的多少决定了行动力,哪怕YPF翻脸也没有足够的体力来杀死自己。

然而使徒能想到的,顾问当然也能想到。他比使徒更清楚,这场战斗的关键其实是体力值的保留。生命值再高,如果体力值是零的话也只能躺在地上等死。而使徒的技能除了万物皆虚以外全都是体力值消耗在100%以上的,也就是说,在脱离战斗之前,他还只能再放一到二次的技能。而乌尔托利之弩、花开堪折直须折和失重接触都还在冷却状态,局面对使徒是完全不利的。

而且就在刚才的打斗中,使徒无意间发现顾问的朗基努斯之枪对自己造成的伤口无法愈合,想来【言灵•不死之鬼】竟然算一种神祗体质。而顾问在意识到朗基努斯之枪对使徒造成的伤害无法愈合后和YPF耳语了一会儿后竟然担任了佯攻的责任,使徒马上意识到顾问在利用自己对朗基努斯之枪的顾忌,然后让YPF趁机用石封剑魔尽量削掉自己大部分的躯体来消耗自己的大量生命值。

“……不可能赢。”使徒的瞳孔震动起来,他动摇了。即使他能尽量不被顾问和YPF攻击到,但他也同样无法对顾问和YPF造成伤害。而且他已经看出来,顾问这是在不停逼着他消耗自己的体力值,而YPF正在尽力地配合着顾问,这样即使YPF和使徒都力竭了,顾问还有充足的体力值来杀死使徒。YPF的体力值虽然比使徒少一点,但使徒体力值的消耗却比YPF要快,这样下去,使徒必死无疑。这是一个无解的阳谋。

【……你这样下去不行啊。】系统看使徒又一次陷入了难关,【我直接告诉你“顾问”的所有算计好了,免得你没看出来。你现在一直躲避,“顾问”即使伤害不到你也可以快速消耗掉你的体力值,而且他为了防止你突然暴起反扑随时准备着发动【月冥】然后用【幻想具现】在你头上制造个头套重现当初“活在末世2”里最后的情景。而月冥状态下YPF即使没法使用石中剑,也还可以用G病毒射舌头或者用力量点满的身体把你被头套定在原地的身体当沙包。】

“我靠原来后续还有这么多的阴谋吗……”使徒冷汗都下来了。

系统用关爱智障的目光看向使徒:【好了,“顾问”的计策我都告诉你了,你能想出破解的方法不?】

使徒:“……谢谢,我感觉更绝望了。”

系统:【……】我是不是逼得太狠了。

大部分技能正在冷却,体力值生命值见底,敌人两面夹击……这确实是最糟糕的情况。

这毕竟不是现实中的狗血龙傲天小说,使徒不可能突然爆种,再说也没有妹子来给他加个亲吻buff。虽然这是两人写的游戏,身为系统的顾问确实可以瞬间给使徒开个挂让“顾问”和“YPF”犯蠢,但这就失去了游戏的意义。

【这样吧。】系统有了决断,【我可以让你马上跳过这个梦魇,到弗莱迪的领域里和它进行最后的战斗,不过你将无法得到击破这个梦魇的奖励,也得带着现在的状态去和弗莱迪战斗。】

使徒虽然没和弗莱迪正面战斗过,但身为剧本的最终boss当然也弱不到哪里去。不过比起面前这两个煞星,他更愿意去和那个毁容脸打一架。

使徒点了点头:“我还有一个要求,把我技能的CD(冷却时间)给过了。”

系统看了看使徒的生命值和体力值,又想了想他身上那六个debuff:【……行吧。】

一股波动以使徒为中心轰然炸开,世界在一瞬间再次褪去了颜色。顾问和YPF的脸开始扭曲拉伸,周围的景色也开始波动,最后扭曲为学校的景象。

使徒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六个debuff:【身体重力增加】【与弗莱迪战斗时将会持续扣血,每三秒扣1%】【进入弗莱迪的领域后必须封印一件物品的使用权】【除技能作用外,伤口无法自主愈合】【在弗莱迪的领域里持续冻伤】【每次战斗后丢弃一个技能】都已经开始发动,使徒物品栏里的【万宝槌】已经变成灰色的【无法使用】状态,【失重接触】也被他丢弃。

使徒看了下自己只剩37%的生命值,关掉了【言灵•不死之鬼】,给自己补了一瓶生命药水,将生命值增加了30%。

朗基努斯之枪在身上留下的伤口无法愈合,加上持续冻伤的状态让使徒不停扣血,现在的使徒十分被动。

使徒走在黑白而破旧的学校走廊里,他的血量会随着时间的增加而下降,但与弗莱迪的战斗又会每3秒扣1%的血,所以终究准备越充分越好。

“67%的血,冻伤和流血大约每分钟会扣我1%的血,所以时间还是够的。”有了之前的教训使徒知道自己不能太莽撞,起码得先摸好地形。

使徒本来还担心弗莱迪会不会改变地图,但进来了三次后他发现学校的布局是一样的,只不过每次他出现在的地方不同而已。所以要么是弗莱迪无法改变地形,要么就是这里对它有很大的意义,所以它不愿意改变这里。

“如果是后者的话,这个学校里,说不定有关于弗莱迪弱点的线索。”

使徒握了握拳:“还有60分钟左右的时间可以挥霍,我先把这所学校逛一圈吧。”

就在这时候,走廊突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周围教室的玻璃也纷纷碎裂,甚至有几个窗户都脱落到了地面上。

巨大的铁爪套穿透了墙壁,锈蚀的铁片贴着使徒插进了对面的教室里,封死了一边的道路。

一张坑坑洼洼的巨脸带着难看而阴险的笑容靠近使徒,尘土随着它巨大身体的靠近而四处纷飞。

使徒看着眼前巨大化的弗莱迪露出震惊的表情:“……现在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