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猛鬼街都市(十)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1549字
  • 2019-11-20 12:55:33

顾问紧随其后跃下天台,用【镜面复制】复制了使徒的万物皆虚,也踏着碎石跃进使徒撞入的窗口,然后他就看到使徒带着一脸“和善”的微笑,启动了碎肉搅拌者的开关。

“嗯……我想你不太喜欢太过血腥的场面,对吧?”顾问流下了冷汗。

“是啊,我只是喜欢看你被锯成六段的场面而已。”使徒兴奋地冲上前,“YPF不在你还敢在这给我嚣张?”

顾问只能发动【百分百空手接白刃】挡下碎肉搅拌者,旋转的锯片竟硬生生被他逼停。顾问当即变成蝙蝠飞出窗外落到附近一栋居民楼的天台。使徒也不上前去追,反而露出了冷笑,他当即吟唱了【乌尔托利之弩】的咒语,中指朝正在被锯开的天花板一竖,一发乌尔托利之箭击中了打破天花板下落的YPF。

但使徒忘了YPF的活素【G病毒】的特效,YPF作弊般地用300%的体力值抵消了这带有【凐灭】属性的必死攻击。

“行行行,你狠……”使徒骂了一句,不过他又心生一计,打算把剩下两发噬光箭连续射出去赚YPF600%的体力值,这样YPF就没法抵挡最后的一发噬光箭。

然后他就听到窗外一个贱人开始吟唱:“黑夜的仆从,金漆的咒文……”

“卧槽泥马!”使徒知道再等下去的话,等到窗外一发乌尔托利之箭进来他就得玩完。无奈他只好用一发食指箭拖住YPF,自己撞出窗外打算给顾问来上一发。

突然他的面前弹出一个提示窗口:【检测到同种魔法,是否抵消?】使徒还没反应过来,提示面板就消失了,小指和无名指上的咒文也化为黑烟散去。

“你个阴险的混蛋……”使徒额上青筋暴起,他跃上天台,躲到一个空调室外机后面取出MP5。

MP5是使徒之前在蔡雅死前那一夜的白天在警局里找到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警局里会有MP5冲锋枪。

顾问所在的这个天台上竖立着许多空调室外机,呈一个圆圈状,而顾问则作死般地站在圆圈的中心。使徒猛地从空调后冲出,右臂前举扣下扳机。他围着顾问以空调为掩体一边前冲一边朝顾问扫射,但子弹大部分都没打中顾问,少有几颗也被顾问德古拉之吻躲过。

弹匣打空,使徒躲到空调机后,将弹匣填换完后猛地站起从反方向冲出抬起枪瞄准了顾问。

他还没来得及开枪,一轻一重两声枪响同时响起,一枚子弹击中使徒的腹部。顾问一手手枪一手钉枪瞄准空调机的两侧向着使徒邪笑。

“该死……”使徒的嘴角溢出血迹,他捂住腹部,单手举起MP5用火力压制顾问,捂住腹部的手抽空摸了个血瓶喝下。

“吾名为,咯罗莫斯之鬼。我匍匐在,喰摩城一角。”子弹大部分偏离了顾问,但使徒的用意本身就是为了压制顾问拖延时间。“缥缥缈缈,离魅魍魉,我俯身,如同卑微的奴仆……呃!”锋利的剑尖从他胸前穿出,鲜血爆散,使徒神情一紧。“我咆哮……是不甘死去的恶鬼!”他嘶吼着完成吟唱,用枪托穿过肋下砸中身后YPF的腹部,趁势抬起肘关节猛击YPF脸颊,趁YPF后退时身体前倾让石中剑从身后拔出。

天空下起暴雨,使徒的双瞳变得金黄。贯穿伤在石中剑拔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愈合,使徒趁势转身朝YPF扫射。

数枚子弹击中YPF的身体,但由于G病毒无视流血的效果,枪伤很快愈合。YPF勉强迎着弹雨起身掷出石中剑,使徒微微侧身,石中剑将他的左手钉在了身后的空调机上。

使徒本想丢了MP5去拔石中剑黑YPF装备的,但他看到顾问已从另一边包抄而来,不由得用MP5射断了自己的左手腕然后向天台边缘冲去。

12%的生命值流逝,左腕快速地长出肉芽。使徒踢起沙石跃下天台用万物皆虚撞入楼下窗户,顾问死不悔改地复制了万物皆虚紧随其后撞入了窗户。

使徒的左手还没完全修复好,没法用碎肉搅拌者削他,只好单手持MP5朝顾问扫射。

撞针撞空,使徒将右手大幅度一甩抛掉空弹匣,用刚生长完的左手换上新弹匣端起枪瞄准顾问,但YPF已用石中剑割开天花板坠下,使徒只来得及将MP5横在身前,枪身被石中剑削成两截,后势不减斩入了他的右肩。

大量的血液飞散,使徒暗呼侥幸,那一剑砍得十分深,差一点就削断了他的右臂,这也使得【言灵•不死之鬼】只是将豁口连接起来,这比直接生成一条新的右臂耗费的生存值少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