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猛鬼街都市(九) 二度梦魇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34字
  • 2019-11-17 14:59:23

天空逐渐泛起鱼肚白,广场上的弗莱迪突然消失不见。使徒抬起头,在不远处的居民楼楼顶,那个毁了容的恋童癖正满脸淫笑地与使徒对视着。

使徒拍了拍刘波和吴倪的肩,说道:“离那栋破楼远点,路上看见啥都别理,跑得越远越好。”说完,使徒无视愣住的刘波和吴倪,径直走向弗莱迪所在的那栋居民楼。

这栋居民楼很奇怪,它的内部有多次爆炸的痕迹。使徒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长吸了一口气,推开了天台的门。袖剑弹出,指向了预想中弗莱迪所站的位置。

然而,天台上站着两个人。而当他看清那两个人的瞬间,他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不解和……蛋疼。

“原来打完一次梦魇还不够吗……”他叹了口气,“那也就算了,关键是……’活在末世2’的剧情关我屁事啊!为什么会成为我的梦魇啊!而且顾问和YPF为什么会联手啊!”

ID:顾问

生命值100%,体力值1000%

技能栏:【百分百空手接白刃x3】【身体活素:德古拉之吻lv3】【幻象具现】【镜面复制:消耗当前1/3生命值复制某玩家上一次使用过的技能】

物品栏:【扳手】【朗基努斯之枪:特效一【神之枪:你摸到的任何一件概念意义上的武器都可以成为朗基努斯之枪】特效二【弑神:此枪和其使用者皆可以无视神祗体质所带来的效果】】【轮回钉枪(钉子x7)】【手枪】【子弹x8】【八面玲珑镜】【冥月顽石】【冰锥】【烟花x8】【黑磁石】【手雷x6】【生命药水(中)x2】【小刀】【裂嘴:巨大的剪刀,无法被任何手段破坏】

ID:YPF

生命值200%,体力值1000%

技能栏:【身体活素:G病毒lv5】【流光斩】【战神之怒】【猩红之眼】

物品栏:【石中剑】【塔塔鲁石】【黑皮手套】【地域幻想精华液x3】【+∞冲锋枪】【电击磁雷x10】【生命药水(大)x3】

.

怎么说呢……YPF和之前相比没什么大的变化,还是高攻高血难打死得一批;反观顾问,虽然技能和装备都有加强,但看上去终究只是个辅助型的玩家。

但使徒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俩货会成为自己的梦魇。虽然当初顾问和YPF的那场对决确实超出了他预期的安排,但也不至于成为他的梦魇吧?

只能归结于系统的恶趣味了。

“吔屎啦你!”使徒不满地喊道,然后顾问和YPF就同时朝他杀了过来。YPF率先发难,石中剑扫出三道流光斩飞向使徒。使徒正站在门那儿呢,左躲也不是右躲也不是,只好猥琐地朝前一滚躲过流光斩,趁势起身取出血肉收割者启动开关削断了顾问捅向自己的冰锥,并后势不减斩向顾问。

顾问夸张地嚎了一嗓子后便变成蝙蝠闪过电锯,变回人形时手中的半截冰锥已化为一柄奇形巨枪直直刺向使徒前胸!

使徒竖起碎肉搅拌者,朗基努斯之枪在锯身上擦出一长串火花。使徒空出一只手拍在顾问身上,强力度的碰碰车效应同时作用在二人身上将二人弹飞。使徒狠狠地撞在了天台入口的水泥墙上,显然这是他计划好的,他要先把顾问弹下楼摔死。

然后他就睚眦欲裂地看着YPF将顾问接下,能让双方后退10米的【强】力度居然只让YPF退了三米。

“我草泥马啊!”使徒开始后悔当初给YPF黑皮手套让他力量点满了,那时只是为了坑顾问,没想到天道好轮回,反过来坑了自己。YPF放下顾问后掏出+∞冲锋枪朝使徒扫射,使徒咬咬牙,【花开堪折直须折】释放,分为两个幻影穿过弹幕又合为一个真身,凶残的碎肉搅拌者旋转着斩向YPF。

YPF全然不惧,【石封剑魔】发动迎向碎肉搅拌者。使徒连忙收起碎肉搅拌者,王者之环套在手中,臣服之环套在YPF持剑的手腕上,随即他扳住YPF的手腕,发动【失重接触】的同时扭身一个过肩摔将其掼在地上。

这么一摔使徒心理就平衡了,开心地弹出袖剑挥向YPF的脖颈。YPF横起石中剑挡住往旁边一滚起身,使徒紧跟着扭过身将袖剑划向YPF。这个距离已经远远短于石中剑的间长。

YPF向后跃起,猛地屈膝胎肘,竟以肘关节和膝关节夹住了袖剑,再难进分毫。“你轻敌了。”YPF冷冷道。

“卧槽我轻敌?你他娘这样我还轻敌?”使徒不满地骂道。在失重状态下YPF浮在空中无法躲避,使徒打算趁现在用手枪来几发。但此时身后有破风声划过,顾问扛起朗基努斯之枪朝使徒背后刺去:“嘿嘿,他指的是,你对我轻敌了。”

使徒此时袖剑被夹住,单手又不能使用碎肉搅拌者,他只好取消了YPF手上的臣服之环,将另一个臣服之环套在朗基努斯之枪的枪尖,这样使徒就能轻易地抓住长枪向上抬起,同时用一个扫堂腿扫向顾问的下盘。

顾问干脆地松开了长枪,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跃过扫堂腿,左手从肋下穿出,扣下了钉枪的扳机。这种姿势手枪的后坐力可能会使手腕脱臼,至少也会严重失准,所以用后坐力相对较小的钉枪比较划算。

一枚长钉扎入使徒腰间,让他的脸不可避免地因疼痛而扭曲起来。他确实轻敌了,忘了顾问是个虽弱但烦的疯子,上一次噩梦医院梦魇的教训他差点忘了。失重接触的时效也到了,使徒趁YPF下坠时强行折断袖剑扭身闪过YPF的一记旋踢,险而又险地避开顾问捅来的朗基努斯之枪。使徒且站且退,已经退到了天台的边缘。

顾问抛下变回冰锥的朗基努斯之枪,掏出扳手从使徒左方冲上;YPF一抖石中剑,冷却完毕的【石封剑魔】再次使出,堵住使徒右边的去路。

钳,直捣左膝;剑,力撼右肩。

使徒微微一笑,右脚向后踢起碎石,张开双臂身体后仰跃下了天台。

【万物皆虚】开启,使徒踩上飞石,用力撞入天台下一层的窗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