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猛鬼街都市(八)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15字
  • 2020-05-12 09:58:32

使徒握着白木椿十字架,犹豫了起来。

吴倪虽然之前已经被确认不是弗莱迪的附身者,但按照系统的规则如果之后死的人中有弗莱迪的附身者的话,弗莱迪现在也可能附身在吴倪的身上。

而刘波,是到现在也还没被使徒确认过的。

“全被顾问算计好了啊……”使徒到现在才意识到系统当初定下各种“规则”的用意。

“可是再不用的话,恐怕之后也没有使用的机会了……对了!二分之一的概率,如果我今晚再验一个人,不就绝对能验出来了吗!”

【呵……可是如果你验的人不是弗莱迪附身者的话,另一个人被弗莱迪袭击的时候你没救下来就输了哦。】系统适时地提了个醒。

使徒现在已经看明白了:“那也只能这么做了,因为比起直接靠猜,这也是你特地给我留下的……”

【……最稳妥的通关方法。】系统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所以,来看看这最后的一夜,究竟有多凶险吧。”使徒安心地摆出坐着等死的姿态,等着弗莱迪上来自己动。(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有点奇怪)

然而系统却发出了更加愉悦的笑声:【哦?可是,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弗莱迪一定会等到晚上再来找你呢?】

“卧靠!”使徒猛地蹦起来,紧张地环顾四周。然而周围并没有其他异样,只有已经腐烂到和丧尸无异的人流在他们周围走动。使徒依旧警惕地盯着人群,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无双一波清个场。

半响,系统才恶趣味地接着说道:【不要那么紧张,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弗莱迪可能会在白天来而已。】

使徒这才松了口气:“靠,有什么事不能一次性说完吗魂淡。”

之后虽然使徒依然十分警惕,但依旧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弗莱迪也没有过来攻击他们。

【诶其实这座城市有个游乐园,你们可以过去玩玩。】就在使徒三人觉得有些无聊时,系统突然插话道。

使徒警惕地问道:“你想干嘛?”

系统回道:【我只是突然觉得在末世的游乐场里游玩这个画面非常的美而已。】

使徒试着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评价道:“地狱绘图啊……”

【切,真是不懂艺术。】某带艺术家不屑地闭上了嘴巴。

使徒说道:“再说都末世了还有谁有心思去游乐场玩啊……好吧,除你以外。再说那种场面想想就掉san。”

很快,夜晚就来临了。

使徒和刘波挤在广场的公共厕所里,吴倪隔着门站在外面,一旦有什么意外也好呼救。

公厕只有电话亭大小,在挤进去两个大老爷们后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咳咳,不要多想,这是最后一个夜晚。”使徒也发觉厕所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刘波也强行挤出一个笑容:“嗯嗯,我知道,就是感觉有点热而已。”

啊,你这么说气氛不就更奇妙了吗。使徒泪流满面。

两个大老爷们尴尬地挤在公共厕所里互相不看对方,希望时间再过得块一点。

使徒强忍尴尬时不时得抬头看看刘波,使得尴尬的气氛越来越浓密。

“咳,应该不是你。”使徒看了几次,刘波的身上都没有出现弗莱迪的虚影,“要不我们出……”

话音未落,脚下的蹲便器突然发出轰隆的巨响,然后猛地喷出清澈的水流,水位很快就没过了使徒和刘峰的脚踝。

“啊啊啊啊啊啊woc这是什么死法啊!我不要溺死在马桶水里啊!”虽然蹲便器喷涌出来的水很清澈,但使徒还是对此感到了深深的恐惧和排斥。而于此同时,公厕的墙壁也开始往内挤压,这变向加快了水位上升的速度。

而于此同时,两个大老爷们也被墙壁挤得越靠越紧。

现在,两人唯一庆幸的就是当时没有面对面挤进厕所。

水位很快就没过了使徒的腰部,而且过于狭小的空间也让使徒没有可以操作的空间。眼看就要溺死在马桶水里,使徒先射出一枚袖剑穿透厕所的墙壁让水流出去,然后用碰碰车效应将自己和刘波连着贴着的墙壁一起震了出去。

吴倪看着突然流出大股清水的厕所墙壁正不知所措,突然被震碎的厕所墙壁和相对飞出的两个人影则让她彻底陷入了懵逼状态,也被飞溅出的清水浇了一身。

使徒爬起来后先查看了一下刘波的情况,除了肋骨被震断了一根以外没有别的大碍。随即他抓过一脸懵的吴倪,直接将白木椿十字架插到了她的手臂上。

十字架化为白光消失,说明这个物品已经被使用。

使徒浑身湿透地喘着气:“呼,呼……刘波不是被附身者,那就肯定是吴倪了,我赢了!”

“那可……不一定。”

【哈哈哈……哈哈哈哈……】

嘶哑的嗓音和系统的邪笑同时响起,弗莱迪微微张开双臂走上广场。

“啊?什么情况?刘波我看过了确实没被弗莱迪附身,那就应该是吴倪啊……我明白了。”使徒恍然,“原来……是这样。”

“果然是这种老套的套路——弗莱迪会寄宿在你小队的成员之中,而这些成员之中自然也包括了我。”使徒露出不爽的神情,“顾问这个混蛋在剧本开始时一直都在给我错误的暗示,每一条规则都是为了让我忽略’我也可能被弗莱迪附身’这件事。”

“而这一切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骗我把白木椿十字架给用在其他人身上。”使徒现在回忆起来发现顾问的坑从很早就埋下了,像“寄宿者被杀死后弗莱迪会换一个人附身”这种规则就是为了误导使徒的思考方向而设的。

使徒越想越气:“我把十字架用在谁身上不重要,因为这个局本身就不是能靠运气获胜的……也对,顾问不可能会搞这种靠运气可能胜利的剧本,我早应该觉得不对劲的。”

“而在用掉十字架以后,我就不得不——带着一身的负面buff,和弗莱迪打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