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猛鬼街都市(七) 不断腐烂的城市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97字
  • 2019-11-17 14:40:45

令使徒始料不及的是,木墙后居然是漆黑的深渊。不过好在他【万物皆虚】还没关闭,他踏上下坠的木板维持住了平衡。不过他的心中也一阵窃喜,<顾问>可没有万物皆虚这种技能。

然后他就看见两个环套上了<顾问>的脚腕和<他>脚下的木板。不过那个精致的深红色圆环是套在坠落的木板上的。随即顾问就在木板上用力一踏,如离弦之箭射向了使徒,而他踩踏的模板不过稍稍偏移了点轨迹后继续下坠。

使徒也没意料到王者之环和臣服之环还有这种玩法,被轻化重力后的<顾问>撞向他的速度又极快,使徒只来得及将袖剑对准<顾问>,就被狂笑的<顾问>带着撞碎了身后的木墙,来到了另一条走廊。

<顾问>毫不在意使徒的袖剑捅入了自己的腹部,因为当他撞上使徒时他就从掌心弹出两根地狱刺穿透了使徒的左肩和右胸。

使徒艰难地抬起左手摁在<顾问>胸口,用强力度的【碰碰车效应】将<顾问>弹入了天花板,而同时反冲力让他的左臂骨折,全身的重力仿佛加重了百倍,木质地板上都被压出了裂痕。

不过这样的伤害终究比<顾问>撞入天花板损失的生命值要少,再说他的左臂在被顾问捅穿后就几乎用不了了,左手骨折除了疼以外没有其他损失。使徒躺在地上,手中出现一把手枪径直朝坠下的<顾问>扣下了扳机。

在半空中<顾问>无法躲避,他掏出军铲遮住头部,复制出一把军铲遮住心脏部位落向使徒,只被打穿了肺叶和胃。使徒不得不向旁边一滚起身试图再向<顾问>开火,<顾问>落地后却直接扔下军铲,取出碎肉搅拌者打开开关转身削断了手枪的枪管。

使徒只能扔掉手枪向后连退数步,使出刚冷却完毕的【花开堪折直须折】避开射来的锯片,同时开始吟唱:“黑夜的仆从,金漆的咒文……”

<顾问>见状直接复制了一把碎肉搅拌者,将毒瘴符拍在锯片上射入使徒的腹部。

锋利的锯片嵌入了使徒的腹部,割断了使徒的肠子。剧烈的疼痛也打断了他的吟唱,严重的流血效果让他的生命值直接降到了18%。

使徒忍着剧痛胡乱摸出血瓶咬在嘴里,他已经被<顾问>逼疯了。他注意到他和<顾问>的距离只有五米,顾问也喝了两个血瓶试图往后退去,很明显他想凭借生命值的优势让使徒先被毒死。

不过毒瘴符爆炸后的毒雾半径有10米,<顾问>也逃不远。

所以使徒也做了一个疯狂的选择。他忍住剧痛一把扯掉锯片,这个举动让他的肠子都露了出来。他随手将锯片扔在地上。

随即他用右手摁着左手贴在地上用仅剩106%的体力值释放了【极强】力度的【碰碰车效应】。

<顾问>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左臂断裂震碎地板拔地而起直接贯穿天花板的身影,正在坠落的锯片上,绿色的毒瘴符猛地炸开。

.

使徒猛地回过神,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十字路口,之前失踪的伙伴也重新出现,身体也完好无损,只有系统提示音提醒他刚才的一切并不只是一场噩梦。

【你已击破【梦魇】,你可以获得梦魇的一个物品和一个技能。】

“这么好的福利么……那就要碎肉搅拌者和王者、臣服之环吧。”使徒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武器伤害都太小,此时有<顾问>;那把凶器实在是雪中送炭。

现在他觉得这座城市的违和感越来越严重了。放不下心来的使徒认真地查看了一下四周,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劲:这座城市的人,似乎在逐渐腐烂……他们周围那些面无表情的行人,已经有部分皮肤开始破损了。

“糟了。”使徒这时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被弗莱迪附身的人如果死了,弗莱迪还可以附身到我们之中的其他人身上,也就是说,如果前面死的四个人中有弗莱迪的附身者,那之前验证过的吴倪和蔡雅现在也可能被弗莱迪附身……游戏难度又提升了啊。”

周围的人虽然有点腐烂了,但依旧对使徒他们是无视的态度。使徒觉得这个腐烂貌似是随时间而加深的,刘波一开始所觉得的异常应该就是腐烂的开始。他们又观察了一会,发现不止是行人,连这座都市的建筑物都有开始被腐蚀的倾向。

张伟兴总结道:“感觉就像这座城市的时间在不停被加速一样……”

使徒抱胸掐着下巴喃喃道:“我知道了……这是替身攻击。”

系统紧接着吐槽道:【所以你的下一句话是——神父换碟?】

“废话,这不就是天堂制造(JOJO石之海篇普奇神父的替身名,能力是加速时间)吗。”使徒懒得继续吐槽下去,转身继续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应对弗莱迪的攻击。

到了现在弗莱迪的攻击也越来越频繁和疯狂了,从之前使徒被拉进噩梦医院的梦魇里就可以看出来,弗莱迪的偷袭已经不分夜晚和白天了。而且之后弗莱迪的梦境越来越针对个人,虽然比起之前的“地图炮”而言能保全更多人,但要把陷入梦境的人救出来也越来越难。

又经过两天后,蔡雅和张伟兴也分别死在钉床和血池的梦境里,前者被在使徒面前被两块钉床夹成碎肉,后者则在使徒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溺死在血池里。因此使徒又被附加了【在弗莱迪的领域里持续冻伤】和【每次战斗后丢弃一个技能】的debuff。期间使徒又进去过那个黑白学校一次,从身上被自动开启的debuff上确认这个黑白学校就是【弗莱迪的领域】。好在他也在里面捡到了一张技能卡。

【言灵.不死之鬼:吟唱10秒钟,消耗生命值恢复身上所有损伤,直到使用者主动关闭技能为止。期间无法使用任何补充生命值的道具。】

在装备这个技能后使徒还遇上了学校里的弗莱迪,在与其进行了短暂的战斗后丢弃了【随心发明】这个技能,被弗莱迪逃掉了。

现在使徒的队伍只剩三人,经过这段时间这座城市的腐烂程度也在不断加深,路上的行人已经腐烂到和丧尸差不多的程度,在破败的街道上看起来就像是丧尸危机一样——只不过它们依旧对使徒三人爱理不理,自顾自地挪动着。

“时间也差不多了。”使徒环顾已经完全变样的城市,“再死一个人,我们就输了。”

吴倪抱着头:“我也撑不住了……快点结束吧。”无论是周围逐渐让人掉san的景象还是这几天弗莱迪接连不断的袭击都让她的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

使徒拿出白木椿十字架:“来赌一把吧……二分之一的概率,让这一切……结束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