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猛鬼街都市(六) 重回噩梦医院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02字
  • 2019-11-22 14:36:26

昨夜,吴志强、蔡雅和许昌死亡。使徒从自己身上新增的三个debuff上确认了那三个人的死亡。

【与弗莱迪战斗时将会持续扣血,每三秒扣1%】【进入弗莱迪的领域后必须封印一件物品的使用权】【除技能作用外,伤口无法自主愈合】三个debuff,一个不少。加上之前【身体重力增加】的debuff,使徒身上已经有了整整四种负面状态。

“……接下来怎么办。”陈雨琪呢喃道,似在问使徒,又似乎只是单纯的自言自语。

“继续下一夜就好了。”使徒缓过情绪来,如果真的能让自己完美通关那就不是顾问所写的剧本了,严格来说,到现在为止只死了四个也许还算比较好的结果。

惨白的阳光逐渐照亮这座死寂之城,如木偶般的行人和车辆再次填满了道路。使徒再去大桥那边看了看,桥身是完好的,吴志强三人的尸体已经永远留在了弗莱迪的梦魇里。

但他隐隐感觉桥身貌似比之前更有年代感了一点,换句话说,这座桥看起来好像比之前要老。

“什么意思啊,我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个啊。”使徒有点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这个信息有什么用。

现在他也觉得这座城市里的行人有点奇怪了,但是依旧不知道奇怪在哪里。换成顾问可能就绑一个解剖看看了,但使徒还没那么丧病。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周围的同伴都不见了。

在这个有着白色滤镜的世界,他们这一队人身上的色彩是很明显的。但使徒甚至跳起来看了一圈,周围都是惨白的行人。

去哪儿了?去哪儿了?使徒在茫茫人海中焦急地寻找着,就一个转身的时间,怎么可能所有人同时消失?

是他们聚在一起被弗莱迪袭击了,还是说……此刻,我已经被弗莱迪拉入了幻境。使徒警觉起来,更加小心地观察着四周。

然后他敏锐地发现一个戴着黑色兜帽的人影拐入了小巷,使徒清楚地看见那个人的嘴角朝他翘了一下。

那个人影让他如此的熟悉,以至于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跟了上去。

当使徒跨入小巷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但不容他有所行动,身处的小巷已变成了破败的木质走廊,木质墙壁和地板上上的破洞和几间破烂的病房门让使徒终于意识到那致命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也意识到这个戴着黑色兜帽的人影究竟是谁。

使徒的神情渐冷,他看着那个人影缓缓转过身露出兜帽下的脸庞:“<顾问>……我要杀了你。”

【ID:<顾问>

生命值105%,体力值1000%

技能栏:【记忆具现】【王者之环•臣服之环:消耗100%体力值制造一个王者之环和一个臣服之环,佩戴王者之环的部位可以无视套着臣服之环部位连着的物体99%的重力,由使用者自行决定手环消失时间】【身体活素:地狱变lv5】

物品栏:【碎肉搅拌者】【毒瘴符x1】【手雷x2】【火焰冲锋枪】【生命药水x3】【军铲(无限耐久型)】【子弹x400】】

<顾问>的技能和极限末世时相比除了多了一个【王者之环•臣服之环】以外大体没有什么变化。使徒看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与弗莱迪战斗时将会持续扣血,内三秒扣1%】【进入弗莱迪的领域后必须封印一件物品的使用权】这两个负面状态都没发动,看来现在自己只是身处针对自己的梦魇中,并不算处于弗莱迪的领域里。

不过此一时非彼一时,那时的使徒装备和技能都很少,所以和<顾问>落了个同(两)归(男)于(化)尽(蝶)的下场。现在的使徒可是有六个技能在身,使徒并不怀疑这会是一场碾压级别的战斗。所以他做出了和极限末世时相反的决定,剑锋弹出袖口,使徒直接杀向了<顾问>!

<顾问>看使徒逼得如此之紧,干脆懒得逃跑,取出火焰冲锋枪朝使徒一阵扫射。这种子弹密度是没法用【万物皆虚】了,使徒直接用【花开堪折直须折】穿过枪林弹雨,落地后猛地跃起转身,冰冷的剑锋直取<顾问>的脖颈。<顾问>却将双手松开,任由冲锋枪落到地上,掏出碎肉搅拌者挡住袖剑就想往楼梯跑。

使徒怎么不会意识到放这家伙跑就是个祸害,当即就掏出万宝槌加急了攻势。通过上次在极限末世时的经验,使徒已经知道这个<顾问>虽然身为关底boss却一点也没有当boss的自觉,干起架来处处透着一股子猥琐劲。

<顾问>反手抓住使徒的手腕,一个暗红色的手环出现在使徒手腕上,同时一个更精致的深红色手环套在<顾问>握着使徒手的腕上。<顾问>的力量仿佛在一瞬间放大了几千倍,他拉着使徒一甩,居然将使徒砸穿了身旁的木墙后势不减撞入病房。

这一撞,竟直接掉了使徒21%的生命值。“MLGB……他力气怎么会大成这样?”使徒不禁骂出了声,“不对……是我变轻了。”他意识到【王者之环•臣服之环】的作用,当下开了万物皆虚踏着下坠的木片冲向了<顾问>。

<顾问>趁机复制了一把碎肉搅拌者摁下开关,锯片旋转着斩向使徒。使徒不得不向后退开,顾问却一转把柄将锯片射出。使徒躲闪不及,袖剑一挡将锯片震离轨道,但还是被割破了大腿,袖剑也被锯片震断。而这时<顾问>已经邪笑着松开手中复制出的毒瘴符转身就跑。

“沃草泥马勒戈壁!”使徒被这个混蛋气出了一句完整的脏话,使出【花开堪折直须折】拼了老命追向<顾问>。

冲出毒雾,使徒打落飞来的两把复制品军铲,两颗手雷被他咬掉拉环用力抛向<顾问>。他已经不惜代价拼尽全力,只为了阻止那个贱人逃走跟他玩游击。

两枚手雷炸断了楼梯,终于将<顾问>的退路截断。“切……”<顾问>不爽地转过身取出军铲迎向使徒的剑锋。

使徒却是收过剑锋,另一只手摁住了<顾问>的肩膀,一股沛然巨力同时作用在两人身上,中等力度的【碰碰车效应】让两人撞破了身后相对的木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