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猛鬼街都市(五)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38字
  • 2019-11-10 15:21:32

夜晚逐渐笼罩了这座城市,使徒一行人静静地看着车流量越来越少,在某一时刻大桥上的车辆突然停下,成为静止的布景。使徒他们上前查看,发现车里的人已经全部消失了。

使徒转头对队伍中的其他人说道:“选择了这条路就说明咱们已经放弃找到弗莱迪附身者的这条通关路线了,根据我昨天的经历来看,那间学校如果不是弗莱迪的能力领域的话,就很有可能是‘属于弗莱迪的梦境‘,有可能只有在那个地方才能真正杀死弗莱迪。”

“所以我们的计划是等弗莱迪来袭击我们的时候,以你们作饵,我趁机逼近弗莱迪尝试再次进入那所学校。”

任何人听到要把自己当饵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不过这里有战斗力的只有使徒,而且使徒的出发点确实是为了保全其他人的性命,所以其他人不情不愿地同意了使徒的计划。

到了夜晚,七个人挤在四顶帐篷里,而不需要睡觉的使徒则爬到大桥的钢架上俯视着下方的帐篷。

他的身形十分隐蔽,将整个人藏在了错落的钢架后的阴影里。

漫长而又无聊的夜晚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但使徒知道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除非弗莱迪失心疯打算放他们一马。

“咔”使徒貌似听到了什么声音,但他又不确定那是什么声音。他只能绷紧了身体,随时准备发力。

“咔”“咔咔咔——”声音再次响起,密集了,拉长了,就像某种物体开始断裂了一样——

“我去。”使徒面色还来不及变差,嘴里已经吐出了一句脏话。

身后通往外面的桥身已经有坍塌的迹象,而裂痕还在往帐篷的方向快速地蔓延着。

使徒纵身一跃,竖直了身体落下钢架向桥面坠落。帐篷里的其他人肯定已经被声响惊醒了,但他们的身体可能还反应不过来。使徒向身前抛出一把石块,开启万物皆虚在散落的沙石间来回踏动进行略微的减速,在离地面还有三米的时候发动【花开堪折直须折】化为残影以鬼魅的身形落进帐篷。使徒在地面刹住脚的同时一把抱起刚醒的张伟兴和吴志强,然后接着向前冲的惯性把他们俩抱在腰间继续向前跑去。使徒抱着两个爷们流畅地射出一根袖剑划破前面的一顶帐篷,将里面的吴倪和陈雨琪扛在肩上后翻过一辆车的车前盖将他们扔到另外的两顶帐篷前。

此时大桥的坍塌蔓延到张伟兴和吴倪本来住的两顶帐篷后就停住了,只剩断裂边缘的一点碎石发出坠落的声响。

由于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除了使徒以外的其他七人现在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

“还好弗莱迪不能把整座桥都弄塌,不然他就太无敌了……以他的能力应该只能做到损坏其中一根桥柱而已。”使徒擦了擦汗,现在他的体力值只有300%不到。

关键是,弗莱迪的后续的攻击会是什么。现在弗莱迪已经阻断了出去的道路,他们只能往城市的方向逃跑。

使徒喘了口气,把已经被惊醒的其他人叫起来:“赶紧走,我们现在得赶紧回去,再不回去的话,弗莱迪的下一步肯定是包围已经只剩一条路可走的我们。”

其他人很快就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一个个鲤鱼打挺爬起来往大桥入口的跑去。

高架桥上空的钢架因为刚才的震动松动了螺丝,在此刻坠落下来砸到桥面上停放的车辆上,压力和相撞产生的火花引爆了车内的油箱,相邻的车辆接连爆炸,冲天的火焰照亮了这个城市死寂的黑夜。

使徒在桥面的震动中缓缓转过头,明亮的火光从他的背后照向断裂的桥面,戴着宽边帽的单薄鬼影朝着使徒示意后带着扭曲的微笑,随着破碎的桥面一块坠落进漆黑如深渊的河面。

“【花开堪折直须折】还在冷却中,即使能用也要消耗200%的体力值……”使徒咬牙,“……居然还有这一手……这么一点体力值想要救下所有人太难了。”

八个人身陷充满火焰和裂缝的半截高架桥上,而火势还在增大蔓延,很快就要把唯一的出口堵死。而身后桥面断口的裂痕还在缓慢地往内延伸,逐渐形成一个宣告慢性死亡的囚笼。

【你现在要做出选择。】系统说道。

【你的选择是什么呢,是拼一把是会所有人都死在这里或者把所有人都救出去,还是保全能救多少救多少呢?】

“顾问你这个魔鬼……”使徒在脑子里疯狂地思考着,但最好的情况也得牺牲包括自己在内的两个人,但自己死亡的话游戏也无需继续下去了。

使徒咬着牙,在心里快速下了决断。

他将手放到张伟兴的背上发动【失重接触】,然后一脚踢在他背上将他踢飞。在失重状态下张伟兴很快飘过了火墙。

体力值还有241%。

使徒看着火焰已经完全堵住了桥的另一边,他一把把刘波和陈雨琪抱在腰间,然后把吴倪扛在了肩上。

为了节省体力值他都挑体重比较轻的人背,然后使徒发动了【万物皆虚】。

在其他“被舍弃”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使徒扛着三个人踩着坠落的钢架和水泥块绕着火墙翻了过去。

背着三个人的使徒现在还有【增加身体重力】的debuff,他仅剩不多的体力值以流水般的速度快速下降。他在坠落的钢筋中来回跳跃,在体力值还剩13%的时候将身上的三个人都扔到了桥上。做完这一切后,力竭的使徒带着无奈的神情眼看就要跟着碎块坠落下去。

一双手及时抓住了使徒的手臂,吴倪和陈雨琪在反应过来后也帮着刘波将使徒拉了上来。体力值彻底归零的使徒承受着力竭的痛苦躺在地上,明亮的火光倒映在他漆黑的瞳孔中,他似乎听得到被舍弃的剩下三个人的惨叫,看得见他们在火海中因疼痛和绝望而扭曲的身形。

以及火海中,那个代表梦魇的恶魔翩翩起舞的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