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猛鬼街都市(四)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58字
  • 2019-11-08 16:55:03

为了阻止弗莱迪逃跑,使徒还使用了花开堪折直须折拉进了距离。在接近弗莱迪的那一刻,使徒隐约感到周围的世界正在逐渐变得黑白。

合二为一的残影中射出一枚袖剑,弗莱迪不得不用铁爪套挡下,这也间接阻止了他的逃跑。

“黑夜的仆从,金漆的咒文……”使徒这次是真的吟唱了乌尔托利之弩的咒语,四道黑色的符咒浮现在他的指间。

一枚乌尔托利之箭射向弗莱迪,瞬间膨胀的噬光卵吞噬了弗莱迪那一块的区域。

“这样总死了吧……”使徒喘着了脚步。刚才的一系列操作在背着蔡雅和【身体重力增加】debuff的情况下疯狂地流失着体力,现在他也只剩下300%左右的体力了。

然而,当他喘过气后,发现周围已经不是之前待着的那间楼中楼,而是一座像被黑白滤镜渲染后的学校。

视野内已经完全失去了颜色,使徒的神情慢慢地紧张起来,因为这一切仿佛都在说明……弗莱迪还没有死。

使徒背着昏迷的蔡雅警惕地站在黑白的教学楼走道内,他走过几间教室,发现里面都空无一人,只是隐约能看出这里已经被荒废许久。

使徒慢慢地走着,他时不时能看到有身影从教室另一头的窗户后闪过,但由于速度太快导致他没法锁定对方。在打空了一发乌尔托利之箭后他不得不停手,在这种狭窄的地方再用噬光卵很可能会波及到自己。

之前那发打空的乌尔托利之弩成功撕开了一间教室的墙壁,使徒背着蔡雅踢碎窗户走进教室,想看看教室外会是什么样的景色。

黑白的世界里终于有了一丝其他的颜色。

一抹明亮的火红。

.

使徒回过神来,站在破碎的墙壁旁边,墙壁一样是被噬光卵腐蚀的痕迹,只不过下面是正常的水泥地面。

他和蔡雅回到了那间楼中楼的屋子里,站在之前弗莱迪消失的地方。

天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第二夜有惊无险地渡过,没有人死亡。

“不行,这间楼中楼还是太高了,不好逃跑。”看着七个懵逼的少男少女,使徒感觉自己压力很大。

虽然食物都拿得很充足,但大家也不可能一直窝在住处被动地等弗莱迪过来,所以还是下了楼,至少下一夜他们不打算继续住在这种楼中楼了。

使徒他们在木偶般的人流中走动着,像旅游一样观赏着这褪色的都市的景色。

刘波突然“诶”了一声,使徒转头看向他,刘波犹豫了一会儿后说道:“我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诶。”

吴倪紧张了起来:“什么不对劲?难道我们现在就在梦里?”

使徒被吴倪的这句话也搞得紧张了起来,袖剑都弹了出来。

刘波疑惑道:“倒不是……也许是……我就是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就是说不出来。总感觉,这些无视我们的人,好像有点怪怪的。”

使徒认真地地观察了一会儿人流,那些人依旧像被设定好的机器一样呆板而木讷地行动着,继续无视着自己一行人。

“我感觉……好像没什么不对劲啊。”使徒观察了一会儿,无奈地说道。

“也对,毕竟这些人本来就很不对劲了是吧。”张伟兴生硬地调侃道,可能只是想缓解一下莫名紧张的气氛。

刘波犹豫了一会儿:“是吗……也许是吧。”说完众人就准备继续行动。

使徒把刘波的反应暗暗记在了心里,他觉得在这种剧本中任何异常都可能会成为重要的线索,不过他现在确实没发现那些行人有什么异常。

使徒一行人走到这座城市唯一的一座立交桥上。使徒知道这座桥就是地图的边界,在他们最开始试图逃离这座城市的时候就是在经过这座桥后被重置回去的。

“对了!”使徒猛地一锤掌心,“我有个值得一试的想法!”

吴志强被使徒的反应搞得一愣:“怎么了?”

使徒转过身:“我这不是在考虑晚上该住在哪吗,一直在住房里太被动了,容易被弗莱迪从视野看不到的地方偷袭。”

系统突然插话道:【终于理解了啊。虽然从心理上说在恐怖环境下躲在狭窄的空间里更有安全感,但对于现实情况来说那无疑是堵死了自己的一切退路。】

使徒留着冷汗强笑道:“对啊,如果我们真躲在那种小房间,弗莱迪不管用之前的溺水还是换成火灾我们都得GG……”

系统突然语气一变,变得极其邪恶:【话说有没有兴趣去学校和医院一类的地方躲着啊?】

使徒虚起眼:“啊,在恐怖剧本里去恐怖片高发地躲着吗……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呢……”

系统继续蛊惑道:【那样不是更有趣吗?这样,你去了我就在医院或校园里放些厉害点的装备技能怎么样?】

使徒不耐烦地挥挥手:“你开玩笑呢?你会给我增强就说明那边绝对是可怕到极致的难度……我可不是被你坑过一次两次的人了。”

【切,那你继续说吧。】

使徒缓了缓,借着之前的话对着另外七人说道:“我们今晚,就在这桥上扎营!”

陈雨琪明显对住在桥上有点抵触:“什么意思?终于到需要露宿街头的境地了吗?”

使徒学着顾问的样子分析道:“你看啊,第一,这高架桥上那么空旷,我们可以一眼看到所有人以及所有发生的情况;第二呢,我们只需要守着进来的那条路就好了,毕竟背后是地图边界出不去,弗莱迪即使从桥两边爬上来我也有精力应付;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如果弗莱迪用什么梦魇把唯一的路堵死了,我们还可以直接跑出边界重置到都市中间,这样弗莱迪一时间也没法赶过来。即使他能从地图边界出来偷袭,我们也可以往回跑。”

“……”众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你们倒是说句话,不然我这样很尴尬的。”过了一会儿,使徒先憋不住了,尴尬地打破了沉默。

吴倪沉默了一下:“其实,好像除了第三点,其他的都是废话。”

使徒:“……”你点破了不就更尴尬了吗。

使徒突然抱头仰天喊道:“啊啊啊啊我果然还是不适合顾问那种分析型的解说啊!”

八个人去商场拿了一些帐篷,等到黄昏车流量几乎为零的时候找了个避风的角落搭了起来,等着第三个夜晚的到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