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猛鬼街都市(二)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90字
  • 2019-11-03 14:04:50

天越来越黑,旅馆昏暗的灯光照亮了吴倪的半边脸,使徒的另外半边脸也一样隐藏在黑暗中。

吴倪的脸色十分紧张,但使徒比起她而言还算比较淡定,因为他知道按照概率学来说第一晚就能发现弗莱迪的概率微乎其微,不过他运气一向不错,所以他也不是完全放松,只是放了更多的精力去探听隔壁的动静。

过了几个小时,两个人都有些无聊,吴倪干脆睡了起来。而隔壁也是一阵死寂,只是偶尔有水滴落下的声音,想来是这间破旅馆的水管不太好的原因。

“空”

使徒一开始没注意,等到几秒后又有一声同样的敲击声在隔壁响起,他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是……敲击墙壁的声音?”吴倪也被那个声音吵醒,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使徒死死地盯着吴倪的脸,确认她的身上没有弗莱迪的虚影。

“要不要……去看看?”吴倪有些害怕地问道。

使徒摇摇头。“那个不是我们约定的敲击暗号,有可能是弗莱迪搞的鬼。”他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敲击墙壁的声音再次响起,听起来就像一个垂死的人无力的挣扎。

但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连接隔壁房间的墙壁上,逐渐弥漫开深色的水渍……

“我去!”使徒一下明白过来,“这不是错误的求救信号,这是他们没法发摩斯电码!”

吴倪还没理解过来:“什么意思?”

使徒没有回答,赶紧拉上吴倪朝隔壁房间跑去:“完蛋!差点就团灭了!这下哪怕是弗莱迪制造的假象也必须去看一下了!”

使徒踢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外面的旅馆一片死寂,没有因为自己制造的噪音而骚动。他拉着吴倪跑到隔壁的房门前,用摩斯密码敲了几下门,喊道:“都在吗?回个话!”

没有回应,但房门敲起来发出沉重的声音,就像后面是实心的一样。

“该死!”使徒直接用袖剑破坏了门锁将其拉开,混浊的液体填充了整个室内,但极其违反物理原则地没有随着使徒拉开门的动作往外倾泻,就像有一道空气墙隔住了一样。

使徒先将整个房门拆下来防止等会他进去时弗莱迪将门关上封死,然后就跳进了这个充满水的房间。

虽然是四人间,但起码挤进了七个人,使徒很快就摸到了一个正在挣扎的人的小腿。

但也许突然被不明物体抓住脚的恐惧惊到了小腿的主人,对方吓得一脚踢开了使徒,还呛了好几口水。

使徒马上理解了对方的恐惧,抓住了对方的双手将对方拉下来用一个头槌提醒了他。

吴志强被头槌撞了以后睁眼看清了是使徒,然后就乖乖被使徒拉到门口,一脚踢出了房间。

一个正常人的憋气时间一般是一分多钟,肺活量好的能到两三分钟。但如果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憋气时间将会大大减少。使徒现在还有六个人要救,而且随着被救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人就更加难以被找到。

使徒第二次抓住了许昌,在把他拉到房门的过程中又撞到了蔡雅,一次性将两个人都拉了出去。

而第三次他足足过了十几秒才拉到陈琪雨,在拉出去后他才发现刘波已经自己找到门游出去了,而之后张伟兴也成功顺着门的光亮游了出来。

再之后使徒游进去怎么找也没找到剩下的陈赫翔,毕竟现在是半夜,混浊的水里能见度极低,基本上只能凭摸瞎。使徒在憋气憋到开始降生存值后也不得不退了出去。

门外,八个浑身湿透的人大喘着气坐在地上,一个个都惊魂未定的样子。

使徒拧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挤出一摊水:“呼,为什么不呼救?如果被水淹没的话应该会有机会先呼救的才对。”

刘波咳嗽着吐出一大口水,半会才说道:“我是直接被水呛醒的,然后就游去敲墙壁。”

陈琪雨表示她被水呛醒的时候房间里就已经被水填满了。

这时候,使徒发现房间里的水位开始下降了。他咬咬牙,回头说道:“我再试着去找一下陈赫翔,你们都待在这里别动。”说完他又一头扎进了水里。

找了一会儿,使徒在混浊的水中隐约看见了一个长条的黑影,他赶紧游了过去,发现臃肿的人形被卡在了床底下。使徒憋着气试图把他拽出来,但反作用力把他的头跟对方的脸贴在了一起。

一张肿胀、苍白的脸迅速放大在使徒面前。

使徒有一瞬间想呕吐的冲动。他强忍着不吐出来,游了出去。

“咳咳,呕,”使徒刚游出去就趴在地上干呕了一下,“陈赫翔,已经死了。”

“什么?”其他人一下陷入了恐慌。使徒缓了一下,接着说道:“他的尸体像被泡了很久的样子,已经肿胀起来了,按理来说不太可能,不过那张脸确实……也许是我看错了也说不定。”

其实他也知道,如果那不是陈赫翔的尸体,还能是谁的呢?

系统发出充满恶趣味的声音:【如果不是的话,那不是更有意思了吗?】

使徒抹了下嘴角,站了起来:“细思极恐啊,还是算了吧。”他回味了一下:“这是什么梦魇啊,深海恐惧症吗……”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的水降到了腰部的位置,使徒带着其他人一起进了房间,想要确认陈赫翔的尸体。

被泡得肿胀的尸体被卡在了床底,使徒用袖剑切开了床板才将尸体拉了出来。确实是陈赫翔的尸体没错,因为房间里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人形,不论是活的还是死的。

使徒他们在齐腰深的水里走着,还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就在这时,蔡雅突然尖叫起来,然后猛地往下一沉!

两道残影闪到蔡雅身边合为一个人形,使徒担心水的阻力会让袖剑的威力减小,于是扎进水里用万宝槌朝蔡雅的腿上敲去。

万宝槌敲中了一个金属的爪套,给爪套的主人附上了一个随机的负面效果。

【冻伤】的弗莱迪被突然的刺激给惊到,一下子松开了蔡雅。就在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许许多多带着金属爪套的手突然伸出了水面,挥舞着朝蔡雅抓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