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猛鬼街都市(一)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38字
  • 2019-11-12 13:26:22

【你和你的伙伴们出现在这座被诅咒的城市中】

【弗莱迪寄宿在你小队的成员之中,被寄宿者会在梦境中越陷越深。】

使徒看了看自己周围的人,他们站在大街上,车水马龙的人流和车流都无视他们自顾自地流动着着。

【找到确认被寄宿者的方法:当被寄宿者和另一个人单独待在同一封闭的房间里时,弗莱迪短暂地出现。弗莱迪时不时也会制造梦境干扰其他人。】

【找到寄宿者后用白木椿十字架插入其身体可以结束游戏】

使徒看了下自己物品栏角落躺着的“白木椿十字架”,上面显示其为“消耗品”,说明一旦插错了人,这个物品就会消失。

【当然,如果使用错了,也可以通过杀死弗莱迪的本体来结束游戏。另外,要保护己方成员存活,单纯杀死被寄宿者的话弗莱迪会换一个人寄宿。当你的团队成员只剩两个及以下时也算失败。】系统显然已经想到了“先把人全部杀死”的方法。

使徒看了下自己的成员,不包括自己的话一共有八人,分别是:张伟兴(男)、吴志强(男)、刘波(男)、陈琪雨(女)、吴倪(女)、许昌(男)、蔡雅(女)、陈赫翔(男)。使徒现在是游戏人物体质,除了数据化的生命值和体力值外,还拥有【万物皆虚】【乌尔托利之弩】【碰碰车效应】【花开堪折直须折】【失重接触】【随心发明】这些技能,基本上继承了上次“浣熊市生死战”剧本里所获得的大部分技能。物品栏的道具倒是和上次剧本里的东西一样,除了【无限袖剑】和【万宝槌】以外就是一把手枪和两瓶生命药水,还有两枚手雷和那个白木椿十字架。

使徒虚着眼道:“一个恐怖剧本给我这么好的装备,我感觉有些不安啊。”

现在那八个小伙伴还对自己言听计从,使徒用袖剑在小巷里破坏一辆面包车的车门后通过连接电线的方式点火,载着八个人试图看一下这个城市的边界在哪里。

.

使徒转了转头,周围是行走的人流,自己的伙伴们也刚刚从短暂的失神中回过神来。

吴倪还一脸懵地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吴志强有点不确定地说道:“我们刚才……好像是在车上?”

“我们好像直接被传送回来了。”使徒扶了一下眼镜,“但从连车子都不见了的情况来看我怀疑说不定是是时空倒流……虽然好像思考这个没什么用的样子。”

刘波说道:“这个简单,我们再去刚才偷车的那个地方看一下不就好了。”

反正现在也没什么要紧事,使徒就带着八个人回去看了看,还真看到那辆面包车完好地停在那里。

使徒思考道:“只要试图出去就会被重置回来是吗,那如果人死了的话……”

张伟兴插话道:“不可能吧,那样只要我们中一有人死就跑出去重置一下?”

“嗯……也对,是不太可能。”使徒转移了话题,“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一下吧,找找看附近有没有什么旅馆?”

在他们寻找旅馆的时候,他们终于发现了不对劲:这座城市的人都完全无视了他们。一开始使徒只是以为这些路人比较冷淡,一不小心撞到也不说话,问路的时候也不回答。到后面他们找到旅馆到前台询问价格的时候,无论怎么询问前台的小姐都不回应,甚至连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们一眼,那时候他们就觉得有点问题了。

可是令使徒有些奇怪的是,这座城市里的人虽然无视自己这一行人,但至少在走路和开车的时候还是会回避开不与他们撞上。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倒是很好的解决了他们没有钱的问题,使徒他们直接拿走了柜台的万能钥匙,自己找了四间没有人的客房住了下来。在他们拿钥匙的期间也没有人过来阻止他们,所有人都像木偶一样面无表情地行走或站立着。

使徒和另外八个人坐在一间房里讨论道:“根据任务提示来看,我每晚必须要和另一个人待在房间来确认弗莱迪是否附身在他/她的身上,换言之就和狼人杀里预言家每晚能查看一个人的身份一样。”

使徒摘下眼镜放在一旁,闭起眼睛做起眼保健操的第二节,这是他在有空时习惯做的思考动作。

不知道弗莱迪释放梦境时范围有多大,但万一到时候在另外七人之中,然后范围太远我感知不到梦境的出现的话……身为普通人的他们,很有可能会直接团灭。

“我想好了,到时候我跟其中一人在同一个房间,其他人都在隔壁,如果那晚上我蒙对了弗莱迪的宿主,我直接给它一十字架;如果蒙错了,我也可以尝试保护你们……毕竟如果你们独自进弗莱迪的梦境的话必死无疑。”

这时一笔很好算的账:在隔壁的话虽然会让九个人都陷入弗莱迪的梦境,但使徒还可以凭借玩家的体质和技能尝试将其他人救下;将所有人分隔开固然可以保持每晚的伤亡不超过一,但最多也只能坚持八天。

身为系统的顾问自然也想到越往后会越容易发觉弗莱迪寄宿者的身份,加上那八个人对使徒而言只是素不相识的虚拟人物,所以他还定下一个规矩:每死一个人,使徒身上就会被随机加上一个负面buff,这让使徒直接与弗莱迪本体的战斗变得更加艰难。

总而言之,系统这是在逼使徒保全所有人的姓命。而使徒稍加琢磨一下后,也自然发觉了系统的用意。

他们去超市里拿了一些事物和照明工具后(他们执行和撤离时其他人也都是熟视无睹的样子)回到了旅馆的房间,使徒和吴倪待在一间双人房里,另外七人则住进了隔壁。他们还约定一旦哪边出了事就在相邻的墙上用摩斯电码呼救(旅馆的隔音差得可以)。

使徒和吴倪相对而坐,这时,黄昏的夕阳逐渐落下,第一夜,即将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