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看似一切和平的日常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94字
  • 2019-11-12 12:39:21

随着<顾问>和<使徒>的消失,周围的世界瞬间开始扭曲。

世界的混乱消失后,一切被破坏的物体又修复回了原样,寂静的校园里除了使徒他们以外空无一人,天空中巨大的屏幕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好了,回去睡觉吧。”顾问解除了变身后直接爬了起来准备离开。

疫医的脑回路还没转过来:“不是,这就结束了?”

使徒也是一脸懵逼:“这也太容易了吧?还有你也太淡定了吧!你可是当事人啊!”

顾问走到班级拿起讲台桌上的班级名单,在上面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反正我的存在已经找回来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疫医还会保留记忆,不过也无所谓了。”

疫医喊道:“这怎么能做到无所谓的啊!我现在整个人生观都要崩塌了啊!你为什么能做到内心毫无波澜啊!”

顾问:“不过那两个家伙好像说还会卷土重来的样子,所以咱们还得再小心一段时间,最好能做点准备。以他们的智商,下次想要险胜就难了。”

.

顾问的适应力确实强的可怕,使徒看他第二天的表现完全不像是经历过存在抹消和追杀以及破坏建筑物的样子,一副风平浪静的表情。反倒是使徒和疫医还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让其他同学以为他们生了什么病。

“你们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昨天晚上不会纵欲过度了吧?”顾问一脸淡定地回过头问道。

使徒彻底忍不住了:“卧槽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跟没事人一样的啊!我现在还沉浸在昨天被通缉和差点被杀掉的感觉里无法自拔啊!”

顾问面不改色地说了一句细思极恐的话:“习惯就好了。”然后就回过了头,留下使徒和疫医肃然起敬和不明觉厉的目光。

不过顾问说归说,他还是做好了{顾问}和{使徒}归来的准备,在锻炼了一个月后……他成功地把自己的体力搞得更虚弱了。

使徒:“……你这是锻炼方法的问题吧。”

三人警惕地等了一个月,两个月,都没有事情发生。甚至高考结束后的一段时间里,一切都是如此的和平和无聊,以至于让三人几乎忘了那个晚上的惊险。

顾问也忍不住怀疑,{顾问}说的“还会回来”是不是等到自己快老死的时候才过来和自己比养生……

最后疫医先放弃了,她打算忘掉那一夜的事情。而使徒在顾问的要求下再警惕了一段日子后也觉得有些无聊了,于是也放松了下来。尤其是高考刚结束那会,他因为苦逼的高中生涯结束而兴奋的样子像个天真的孩子。

然后顾问就冷冷地说了一句:“你知道吗,还有20多天就出成绩了。”

使徒:“……”你让我再沉醉一会不行吗。

再过了一段时间,顾问也慢慢地放松警惕了,毕竟他不可能永远都处于高度的警惕状态中。

高考后的假期,使徒也总是会把顾问和疫医叫出来玩,顾问本来就懒得出去,但被使徒死活要挟着给扯到了外面。

“三个人一起玩是很尴尬的,因为你没法同时和两个人互动,就必须冷落其中一个人。”顾问用诚挚的眼神望着使徒,目光中的潜台词是:你就不要把我这个宅男拉过去当电灯泡了。

“没事的,有你在,尴尬的气氛一定会活跃起来的!同时还可以增进一下你和疫医的感情!”使徒的眼神同样真挚,表达出了“就我和疫医出去感觉像约会很尴尬的!”的潜台词。

“我跟疫医增进个屁的感情啊!我跟女的聊不来的,大哥你让我回去看番行不!不然我就在疫医面前拉着你一块变身假面骑士了啊!”顾问威胁道,眼神中透露出“兄弟,这一步你必须靠自己走出去,爸爸没法一直陪在你身边啊!”的情感。

“你丫也只能变成魔法少男吧……”使徒扶额,“也对,你过去也没法活跃感情,顶多是造成精神污染……”

顾问:“喂,你前面那句话过分了啊。”

使徒抬起头:“不过你还是得走,因为前两天库铂给我发消息说他今天过来找我们玩。”

顾问愣了一下:“哦,’班长’啊,是有三年没见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去一下吧。不过他为什么只给你发信息不给我发?”

使徒思考了一下:“可能怕你像上次一样再强迫他和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暗号?”

顾问:“……有道理。”

三人按照约定到动车站,等着那位“库铂”的到来。这里要说一下,库铂,就是前文说的除了使徒以外,另一个和顾问玩得不错的人。由于初中的时候库铂是班长,所以顾问和使徒也开玩笑似的一直叫库铂“班长”,直到高中分开后也一直这么叫着。

库铂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他认真学习的态度在全班都有目共睹,但他的成绩就是一直上不去,属于十分努力但没有相应回报的类型。但由于他学习态度确实很认真,把老师都感动了,最后班主任就把他为任命为班长。

当了班长后库铂也是以非常认真的态度去对待每位同学,班级的任何事情他也十分负责,可以说是个名副其实的“班长”。

“诶,库铂他还没到吗?”使徒有点疑惑,忍不住在人流中踮起脚张望了一下。

“嗨!”使徒闻声望去,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的黑人在朝他们这边招手。

“……”使徒和顾问看了一会,面面相视:“那位国际友人在叫我们?”

“顾问!使徒!干嘛呢?”那位黑人帅哥抬了抬眼镜,露出了亮晶晶的白牙。

“……”使徒的眼神逐渐变得震惊:“你,你,你是库铂?”

黑人帅哥走上前来,白牙反射出令人眼瞎的光芒:“是啊!不认得我了?”

使徒的表情已经扭曲了:“你这是去广西挖煤去了吗?你走之前多白啊!你像是去非洲干了三年苦力的样子啊!”

库铂尴尬地笑了笑:“我去的是杭州嘛……也没那么夸张吧,就是太阳大了点……顾问怎么不说话?”

顾问沉默着看了库铂一会,突然一个白鹤亮翅:“垂死病中惊坐起?”

库铂下意识摆出一个神龙摆尾的姿势接道:“笑问客从何处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还是接暗号了吗哈哈哈哈哈哈!”顾问狂笑出声。

库铂捂脸:“我好不容易才从那次见面的阴影里摆脱出来……”

疫医:“……你们真会玩。”

“哎哟这一段时间可吓死我了!班长到时候我得和你说说!”使徒接过库铂的行李,一副激动的样子。

顾问悄悄摁住使徒。“别说。”他用只有使徒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为什么?……好,我会的。”使徒选择相信顾问,四个人往使徒家里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