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众所周知,女装只有一次和无数次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00字
  • 2019-12-17 09:54:13

【您好,欢迎使用魔法少女系统。】

“你丫是不是选错人了……”顾问的表情就像是吃了屎一样。

【由于检测到您即将死亡,系统用了最后的力量选中您将您治愈。】

顾问:“你又不是M78星云那群咸蛋头,干嘛专挑快死的人变成光啊?要死的人那么多,你起码得先选对性别啊!”

【接下来是系统教学,本系统将会在实战中教会您如何使用魔法少女系统。】

“不不不,你赶紧给我停下……喂!给老子停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白光包裹住顾问,如同一颗闪光弹一样闪瞎了在场所有人的狗眼。

然后所有人的耳边响起一阵十分具有少女心的bgm,随着一声巨大的“YAHOO!”,一个光人被强制性地做出一系列如同跳舞般的动作,然后光芒在他的身上变成了一套粉红色的裙装,最后一根顶部是巨大星星的法杖出现在光人的手中,包围星星的圆环旁边还长出了一对很卡通的翅膀。

最后,光人面部的光芒散去,露出了一张生无可恋的男性面孔。

“咳咳咳咳咳咳咳!”<使徒><顾问>和疫医使徒瞬间被这一幕再次瞎了狗眼,在极其强烈的不适下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魔法少女伊莉雅啊……感觉一部番就这么被我给毁了呢。”顾问的声音听起来仿佛看破了红尘,充满了无尽的沧桑感。

“是啊,我以后再也看不下去任何有关魔法少女的番了。”使徒抬头看了一眼,忍不住又别过头去:“作为一个才18岁的高中生,我的眼睛和心灵过早地遭受了过于强烈的伤害……”

顾问的声音已经听起来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深深的绝望和无力感:“我又何尝不是呢……17岁的我在一夜间遭受了我这个年龄不该拥有的痛苦和伤害……”你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顾问>已经从仰躺改回趴着了,<他>的脸锤在地面上:“手无缚鸡之力地看着另一个自己女装,这是何等残酷的精神酷刑……学到了……”

<使徒>也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力,<他>用手捂住了脸慢慢向后退去,用身体每个部位表示了“你不要过来啊!”的情感。

疫医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年轻的她在17岁的夜晚经历了太多不该看的画面,现在还能保持清醒已经是个奇迹了。

“……算了,往好了说,从目前的局势看,现在的我是无敌的。”顾问一点都不想低头看看自己现在的装束,在强烈的自我暗示和自我催眠下,他勉强说服自己接受了现在的局面,换句话说,他仅剩不多的节操又往下降了一些……

“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污点……”顾问已经不知道做出什么表情好了,他强迫自己使用谋士的思考方式去分析现在的局势,然后在背后幻化出一对蝶翼飞向<使徒>。

“啊啊啊啊啊啊你不要靠近我啊啊啊啊啊!”使徒、疫医和<使徒>三个人同时吓得坐在地上,一边大喊着一边往后退去。

顾问一把揽住使徒和疫医,掠过<使徒>从墙壁的破口飞了出去。而从目前的情况看,<顾问>和<使徒>没有能力、也没那个心情去追击顾问他们了。

使徒在空中生无可恋地看着地面的景象:“你还不如把我留在那边算了……”被女装大佬揽着在天上飞实在太羞耻了。

疫医的表情和使徒是一样的:“我感觉我现在离精神崩溃只有一步之遥,而你随时会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顾问也没有心情和他们拌嘴,毕竟他才是最羞耻的那一个:“这个该死的玩意我这一生一定只用这一次……这绝对是我的一生之耻……”

使徒面色呆滞地说道:“可是我听说,女装只有一次和无数次。”

顾问:“闭嘴。”

顾问深呼吸了几分钟让自己冷静下来:“咱们说点别的,我大约知道找回我存在的关键是什么了。”

疫医的表情依旧呆滞:“抱歉,现在你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我一听到你的声音就会想到你现在的装束……”

顾问:“……”好吧那我只能闭嘴了。

没过几分钟顾问又忍不住问道:“使徒,咱们写的那本文字游戏是在你那里吗?”

使徒想了一会:“没啊,最后一篇活在末世2写完后本子就给你了。但后面你的存在消失后你家都换地方了,那本文字游戏应该也不在了吧?”

“肯定在的。”顾问斩钉截铁地说道,“现在要思考的,是它会在哪里……”

他又思考了一遍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经历和情况,突然笑出了声:“呵,我说呢,其实很简单的啊。”

“哪里?”疫医问道。

顾问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快到了……一个我唯一还有’存留痕迹’的地方。”

.

顾问三人从小树林走了出来,顾问身上的魔法少女伊莉雅的服装已经消失不见,变回了他原本的连帽衫。

“我这一身亮光直接飞进去太显眼了,所以咱们直接翻进去。”顾问看向眼前的学校围墙。

疫医:“不过现在学校还没开门啊……对了,里面还有保安的。”

“保安的巡逻路线我都记下来了,你们只要能藏好就行了……或者我自己进去也行。”顾问找到之前翻进学校的缺口,艰难地爬了上去。

他回头看到了两个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忍不住说道:“我都已经变回来了,赶紧把你们脑袋里的画面给我删掉,然后麻利点给我过来。”

使徒扶额:“抱歉,那种即视感实在太难消除了……”

疫医抬头望天:“我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掉那个精神污染的画面了……”

顾问:“……好了吐槽完赶紧给我过来。”老子一生的污点就这么被定下来了。

在顾问的指示下,三人很快就翻进了学校,向教学楼的方向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