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只有顾问不在的世界(五)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887字
  • 2019-12-17 09:41:28

警局。

“暂时跟丢了,网络部那边的同志还在查。”

“从玻璃上搜集到的血液查出来有结果了吗?”

“没有匹配。要么是无犯罪记录,或者是外来人口。”

“那就调一下外地人员的名单去查一下看看。本地的人口也要去查看看。”

“不过,根据那时那个孩子跟我说的话,我怀疑……他可能是个黑户也说不定。因为听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很难被查出来。”

“对了,说到这里,那孩子说的两个名字查出来了吗?”

“查了,一对很普通的夫妇,但他们没有孩子,也没有什么可疑的。我把屏幕上拍下来的照片给他们看了,他们只有印象在小区里见过一面而已,双方没有任何交集。”

“那有可能说明他就在那一带活动……最近的监控去查一下。”

“队长,我在想……”

“什么?”

“有没有可能,那个孩子跟那对夫妇有点关系?我感觉,他是故意留给我们血液的,因为他们能想到我们会去找他们,还会想到开两间不同楼层的房间分开警力,并且同时把自己和警察置于危险之中作为人质……而且现场搜集到的玻璃碎片还差一块,我感觉他不像是会意识不到自己留下血液的后果的人。加上他念的那对夫妇的名字,我感觉他像早就预谋好的一样……”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他说不定是因为知道自己没法被查到才留下血液的……不过我们还是可以试着往这方面去调查一下。”

顾问从警察袖口的微型窃听器中听到了以上的对话,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成功了?”使徒正在开急救箱,一旁的疫医抱着两膝问道。

“不一定。”顾问收起笑容,摸了一下自己身上被玻璃划出的伤口。“我还得看看,幕后的人会不会有什么应对……说实话,我一直怀疑我们的行踪还在被监视着。”

“被谁?警察吗?”使徒拿出了绷带和酒精打算给顾问包扎。

“嘶……警察可能还只是在找我们的踪迹而已。我只是怀疑,通缉我们的人拥有能够在天空播放影像的科技,说不定也有更隐蔽的监控手段。”顾问被使徒弄到伤口,忍不住吸了口凉气。疫医在一旁看得叹了口气,过来接过使徒的手帮顾问包扎起来。

这里可能有人就要问了,疫医为什么突然趟了顾问和使徒这趟浑水?

这事就说来话长了,所以我们长话短说。

顾问在完成之前那套操作后也没想好接下来的藏身所,使徒没办法只能找到疫医家(一路上由顾问引导着避开监控),坐电梯上楼按了疫医家的门铃。

疫医是从外地来这个城市读书的,她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所以疫医一个人住在这里。疫医正奇怪为什么大晚上的还有人按门铃,然后就从猫眼看到了使徒的脸。

疫医打开门后才看到使徒正扶着一个不认识的男孩,虽然不明所以,不过多年的闺蜜情谊让疫医相信了使徒,把两人带进了家(主要是她觉得顾问这个瘦弱的家伙打不过自己),并把家里的医疗箱拿出来给顾问治疗。

疫医还担心顾问是不是惹上黑社会了,使徒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顾问当场就开口把一些只有使徒和疫医知道的事说了出来。

疫医正一脸懵逼,顾问就把自己的存在被抹消的事情说了出来。有了刚才的事情作铺垫,疫医现在已经半信半疑。加之她相信使徒不会把变态跟踪狂和精神病一类的人带过来,而且她也目睹了天空突然出现的屏幕,所以她几乎已经相信了顾问。

于是就出现了前面疫医被顾问使徒带上贼船的情况。

“好了,大家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在对疫医进行了一番逻辑洗脑让她相信“顾问和使徒被抓也会牵连到自己”后,顾问微笑着说道,“还是要小心点,使徒你和疫医玩得好,警察是会按照人际关系查到疫医的,所以……”

“所以这是23楼啊!”使徒大叫着接过顾问的话头,“咱们被包围了连个跑的地方都没有啊!”

顾问说道:“对,而且我是极其,非常,特别不推荐和警方进行正面交锋的,也不要进行伤害和反击,他们现在只是拘留和保护我们的几率还是很高的,一旦我们在他们眼中被列为了危险人物,以我们现在的物资和人手是绝对只能坐着等死的。”

疫医站了起来开始绕着客厅转圈:“所以我们现在不是等于是逃犯了吗!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我还有学业我还年轻啊啊啊……”

而疫医如同一个背上插满了旗子的武生,她的话音刚落,楼下就隐隐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啊来了啊!怎么办怎么办啊啊!”疫医瞬间变得焦躁起来,整个人突然变得阿库娅化。

顾问淡定地把监听设备收起来放到包里,踢了使徒一脚:“你去叫她一声,该走了。”

使徒转头:“为啥你不去?”

顾问认真地看了他一秒,确认使徒不是在开玩笑后叹了口气,扭过头说道:“我怕她太焦虑一个过肩摔把我给弄死,你不是跆拳道绿带吗,你还能扛住几下。”

“我他妈也只是绿带啊!打不过红带的好吗!”使徒喊道。

“少废话赶紧的,再不去的话警察叔叔就要把疫医抓去喝茶了。”顾问懒得理这家伙,直接背起包往外走。

顾问出去先叫了电梯按下五楼的按钮,然后在电梯外按了关门键。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顾问叫上跟来的使徒和疫医进了楼梯间往天台走去。

然而他们才走上两层楼,在离最顶层还有一层楼的距离时,他们看见漆黑的楼道尽头站着一个人影。

令顾问感到警惕的是,那个人既不在玩手机也不在抽烟,明显是在等什么人上来的样子。

顾问一把拦住了使徒和疫医。

“如果我就这么直接走上去,你会让我过去吗?”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对楼上的人影喊道。

那个人影果然回话了,看来确实是在等顾问他们的:“那要看你能不能过得去了。”

“哦~能问问为什么吗?”顾问确认了敌我关系后又问了一句。

“因为……”那个人影用力踏了一下脚,楼梯间的声控灯亮起,照亮了那个人的面容。

一张极其熟悉的脸在惨白的灯光下抬起,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我,叫做使徒。”

———————————————————

玩梗时间

如果使徒当初发现顾问消失后选择直接去警察局报案

(使徒踉跄着跑进警察局坐下)

警察A:您好,请问我们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使徒:(咽口水)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警察A:我们是专业的玩梗专家,我们不会怕。

警察B:您请说。

使徒:(喘气)我刚才,发现顾问消失了!

警察A:(肃然起敬)顾问……是哪一位?

使徒:不是哪一位,是那个和我玩文字游戏的顾问!

警察A:明白了,您继续说。

使徒: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顾问那家伙恶事作尽会被404,不知道居然会消失得如此彻底。我一清早起来去学校,叫疫医点名。她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她点名了。我就在座位上摸鱼,我叫顾问,没有应,去要名单一看,只见全班的名字一排开,没有我们的顾问了。他是(宅男)不到别处去逃课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自己出去寻,直到下半天,看到他的座位空着没人坐。大家都说,糟了,怕是被404了……

警察B:(笑)

使徒:你笑什么?

警察B: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使徒:什么高兴的事情?

警察B:我追的作者说要咕咕结果今天更新了。

警察A:(笑)

使徒:你又笑什么?

警察A:我追的作者也更新了。

使徒:你们追的是同一个作者?

警察B:嗯,对。(捂脸笑)

使徒:(敲桌)我再重申一遍!我不是开玩笑!

警察A:哎,我们言归正传,那个,您刚才说的那个,顾问,他疯吗?

使徒:他不是疯不疯的问题,他就是那种很,很特别的那种,他载人上车后一枪爆了人家的头,见到女鬼上吊还拿着斧子进去要砍人家,死亡投票时还自爆,很反人类……

警察B:(爆笑)

使徒:(拍桌)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警察B:使徒先生,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你说得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爆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