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活在末世(四)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800字
  • 2020-09-18 20:56:32

三辆救护车开入了医院的大门。因为之前曾清理过广场上的丧尸,所以顾问一群人并没有遭到什么阻碍,直接前往了地下室。

顾问在附近找了一堆报纸在地下室门口点燃,在附近把剩下一枚手雷用细线固定,随后躲到了远处的花坛后面。于是在最先出来的丧尸靠近又想离开结果又被后面的丧尸往里挤的睿智操作后,固定手榴弹拉环的细线被某只倒霉的丧尸绊到,随即在爆炸发生后顾问趁着骚乱绕后进了地下一层。在里面取得二十份的安眠药和麻醉药后,顾问又点燃沾湿酒精的木箭将其射出,引开被爆炸吸引至地下室门外的丧尸,在所有人身上绑了冰袋降低体温逃出了地下室。

趁着冰袋还没怎么融化,顾问让其他人在医院门口附近待命,并交代张钱麟去医院的另一个大门附近点燃一堆废纸,趁实验楼的丧尸被吸引过去的时候进了实验楼。

在进来之前顾问把身上的铲子换成了之前给张钱麟的青铜剑,他在进实验楼后非常迅速地进了离大门最近的房间,横起剑提防着屋内可能存在的丧尸。

然而他进的那间房间什么都没有,包括丧尸和物资。顾问进了旁边的房间,那是一间办公室。顾问把办公室的所有纸张裹成一团点燃,快速丢到门外吸引丧尸,在丧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快速冲进下一间实验室。

实验室门口进去是个消毒室,里面就是电脑仪器和药品,墙上还有一个消毒衣柜。顾问用铁棍把消毒室的消毒装置给拆了,获得了里面的消毒药水,又从实验桌上拿走一瓶浓硫酸和酒精。顾问上楼后用了同样的方法大肆搜刮,以弄折了一根铁棍的代价共获得了三瓶消毒水、三瓶酒精和浓硫酸。顾问在三楼左边的一间房间里找到了所谓的钥匙。他将钥匙收进口袋,却突然听到外面有爆炸声响起。

顾问小心地蹲下,慢慢移动到窗外向楼下看去,发现自己的两辆救护车已经被炸碎了,有一个精壮的汉子站在住院部的楼顶扛着榴弹炮向楼下的车开火。

“这他妈的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按这个流程下去我是不是接下来就要面对一个连的海豹突击队,然后就是坦克部队,最后你是不是打算让那个反派开着高达来揍我啊?”顾问转头对着空气质问道。

此时正以上帝视角听着顾问吐槽的使徒心虚地反驳道:【那是你的被害妄想症太重了啦。】

顾问突然平静了下来:“算了,就算高达来了也好。”

【好啥?】

顾问露出一个跃跃欲试的笑容:“毕竟每个男人都有一个徒手拆高达的梦想嘛。”

【那个梦想是亲手开高达吧……不要私自把你的反人类志向带入到其他正常人身上啊!】

顾问开了五枪把那个扛榴弹炮的汉子击毙,然后在使徒的口述下得知了底下的情况。

林庆安已经被炸死了,王成亮受了重伤,已经行动困难。张小杰只受了点轻伤,被加上了和【恐惧】效果一样的负面状态。物资方面倒是使徒手下留情了,除了手枪剩三把,子弹剩100发,酒精全没了以外其他东西的损失量都在三个以内。

顾问抬头看到楼顶上有四个人各持着武器,颇有恶意地朝自己这边张望着,从使徒的提示上看四个人至少各持一把手枪,其中还有一个人有一把步枪。此时实验楼内的丧尸都被爆炸声吸引出去了。

“还真他妈有趣了……”顾问居然笑出了声,随即他冲了出去。他并没有打算去和张钱麟等人会合,他只能相信他们可以自己处理好。现在,是时候送那四个“小朋友”一份礼物了。

一部分丧尸正往袭击者所在的大楼聚集,更大一部分正朝着张钱麟的方向涌去。顾问一边快速地冲向住院部的大楼,同时掏出手机给黄八一打了个电话:“叫张钱麟。你们在找两辆车开走,留一辆下来待命。你带着伤员先走,让黄八一开另一辆车先出去在附近躲好,等我电话!”

顾问专门从住院部大楼后面走,这样楼上的人如果注意力在救护车那边的话就根本不会注意到他的接近。趁丧尸还没聚集,顾问打破住院部后墙的窗户翻了进去。

“该死,他妈的我跟你说了不要随便用榴弹,你看现在尸群都聚集起来了!妈的!”楼顶,一个男人愤愤地踢着一具尸体,随即提起尸体身旁的榴弹炮把最后一发炮弹打入楼下面的尸群。

在他旁边的另一个男人说道:“话说对方这是从抗日神剧里穿越过来的吗……被我们击中车子以后居然能从救护车那边从楼下打到楼上的德峰,这他妈是枪斗术吧?”看来他们还不知道顾问的存在,以为子弹是张钱麟那一帮人打出来的。

“你他妈别想这个了!楼里面的丧尸上来了!”另外两人正用手枪和步枪扫射着爬楼梯上来的丧尸。

之前的男子看上去毫不在意:“没事,弹药够清理这栋楼了,之后在过一段时间楼下的尸群就散了。”

十分钟后,再也没有丧尸试图爬上天台。

“嘿,肖子,你去清理一下七、八、九楼的丧尸,顺便把六七楼间的铁门关上,免得楼下那些晦气玩意再爬上来。”扛榴弹炮的男人抛下打空的榴弹炮,对那个拿着步枪的男子喊道。

肖子“切”了一声,端着枪下了楼。他随意地射杀了楼道里游荡的丧尸,从九楼一直清理到六楼。

“晦气……我今天他妈的一定触了什么霉头,都怪老子那串佛珠丢了”他不满地道了一句。挺可笑的,往往反而是那些暴力无脑的人更偏爱迷信,他们甚至根本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资格能得到所谓“神明”或者“气运”的垂青,却总喜欢将一切坏事归咎于某些奇怪的“征兆”,认为是惹所谓的“神明”不喜。

然后一切照旧,该暴力暴力,该自私自私。他们依旧喜欢聚众斗殴,依旧去收保护费,依旧热衷于挑衅警察以显示自己的“力量”,然后依旧去相信那些所谓的“征兆”可以改变自己的运气。

话说回来。肖子回到了七楼边锁上楼梯间的铁门一边继续骂着晦气。他刚转过头,眼前一花,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砸在了自己的脸上。

肖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背后会突然出现一个男人,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甚至他都还来不及看清他的样子——

顾问迅速地逃出针管,在肖子的神经完全感受到浓硫酸腐蚀皮肤的痛楚前将细长的针头完全扎入了他的喉咙,让他的尖叫只能在咽喉里发出嘶哑的气息,并结束了他的生命。顾问还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只扫除了楼道里的丧尸,而并没有去搜查房间,想必他以为丧尸不会开门。

抢走尸体上的步枪等物品,顾问快速上了楼,来到十楼的楼梯口——

“肖子怎么还没回来?这是不是有点太久了。”天台上,其中一个人说道。

“安啦,鹏志。小张,你去看一下呗。”之前那个笑嘻嘻的男人安慰道。

“好吧。”小张走到天台门前,抓住门把手准备开门。

“嗯?”没有推开。他加了点力,依旧没有推开天台的门。

鹏志见状走了过去:“怎么回事?这门总不至于生锈到这样吧……”

于是两个人靠在门板上一起用力:“一二……三!”门好像被推开了一点点。

“推开一点了,秦辽你他妈的快过来帮忙啊!”鹏志对那个正在观望楼下的男人喊道,但对方似乎没有想过来帮忙的样子。

“艹!”鹏志应该已经习惯这个笑嘻嘻流氓的作风了,所以回过身和小张再次发力。

“再来,一二……三!”“撕拉!”门被撞开,十几根只剩半截的胶布在门的边缘飘摇。顾问站在门外,将手中的两瓶酒精砸在两人脸上。

“你们好呀。”顾问点燃打火机轻轻地往空中一抛,在打火机落在了小张和鹏志的身上之前穿过二人走上了天台。

秦辽警觉地转过头,震惊地看着缓缓走近的男人和他背后正在燃烧尖叫的两人。

这一幕带来的视觉震撼十分强烈,给了秦辽一种魔王下世的错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