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梦境之后的真实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1665字
  • 2019-08-29 15:13:36

刺耳的闹钟声划破了黑暗,顾问平静地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好像做了个挺刺激的梦……应该可以作为小说的素材。”顾问熟练地重复着每天起床的动作,“话说好像很久都没做过这种能吓到我的梦了……真有些怀念。”

顾问走出卧室,洗漱完毕后走到餐桌前坐下开始吃早餐。顾问的父母已经开始吃饭了。顾问的母亲有在早餐时听新闻的习惯,顾问跟着也一边吃一边听,里面有讲到一对早恋男女在昨夜突然双双脑死亡变成植物人的事件。

顾问听到这的时候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电视里的新闻画面,眼睛被打上马赛克的男女头像看起来略微有点眼熟。

可能跟谁长得比较像吧。顾问对昨晚梦境里的记忆有些模糊,所以他并没有认出画面上的男女。

希望今天能有趣一点……或者就跟以前一样平淡地重复?顾问继续低头吃起了饭。

早上的课程基本上都在课堂测试,把所有人的脑细胞都杀死了大半。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的铃声响起,还被兴奋的老师留下来讲评拖了整整二十分钟的堂。

于是每天中午的放学时间,在高三楼都可以看到一场通往食堂的八百米赛跑,场面极度壮观。

顾问和使徒打完饭找了个位置坐下后,就开始日常的一边吃饭一边扯皮。

使徒最先开启话题:“诶诶诶,我昨天晚上做了个很恐怖的梦!”

顾问低着头吃饭:“愿闻其详。”

使徒:“我梦到你、我、还有疫医,好像还有其他不认识的人,几个人被一群鬼追着跑!超恐怖的!”

顾问依旧吃得很开心:“嗯,我昨晚好像也做了一个挺有趣的梦,不过我是梦到我们俩还有另外三个我忘了是谁的家伙一起砍人偶玩。”

使徒:“……”这个反差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使徒想到了什么:“诶说不定咱们做的是同一个梦诶!也就是说咱俩在梦中相会?”

顾问:“……你的表达让人觉得有点恶心。”

使徒:“我也是直的好吧老哥。”

身为一个不可知论者,顾问并不排除使徒说的“同一个梦”的说法,于是他回忆起自己的梦来:“我好像是梦到在一个像教学楼一样的地方,教室里还有一堆上吊的人。然后我就拿着斧头进去一阵乱砍。”

使徒听完后回想了一下:“额,我好像是梦到在一个旅馆一样的地方,还被一个女鬼抓住了手臂……哇,那时候真是吓死我了。”

顾问耸耸肩:“那看来就不是一个梦了。”

使徒有些失望:“唉我还以为人的梦境真的可以相通的……”

顾问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吧,单身狗可以梦见女神,但女神只会梦见小鲜肉明星。”

使徒:“你这话真实过头了吧。”

就在两人桌子的后方,疫医跟其他女生一起吃着饭。她发现了使徒他们所在的位置后就一直有些心神不宁。

“昨晚好像梦见使徒跟他的那个逗比基友了……好像还用空手道打了好多人来着……难道梦里的剧情是使徒被黑社会追杀,然后我去英雄救美了?”疫医已经把昨晚的梦境忘记了大半,但想到这里她莫名其妙地脸红了,不知道在兴奋个什么劲。

“诶对了咱们晚上还写文字游戏?”使徒可不知道这边的情况,继续兴奋地和顾问讨论晚上摸鱼的安排。

“你就打算这么叫它了吗……也行。”顾问想了想,“好像轮到我写剧本你来玩了是吧?还要恐怖的剧本吗?”

使徒说道:“不用了,下个剧本还是我给你写。我昨天晚上刚好想到一个不错的点子,而且说实话……我觉得你来玩比较有趣。”

顾问点点头,把剩下一口饭塞进嘴里:“行吧,什么类型的剧本?”

使徒很兴奋地说道:“活在末世二,我想让你跟活在末世一的自己来打一场。”

顾问拿着勺子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行吧……那应该还是会有点意思的。不过你打算怎么解释有两个’我’的悖论?”

使徒思考了一下:“嗯……还没想好,我之后在写的时候再来填坑。”

顾问:“随你吧,实在不行你可以说活在末世二里的我是个时空穿越者一类的,从附近的平行时空过来搞事的。不过我突然想到两个普通人打起来感觉应该不会有什么意思,毕竟我们写的时候又不能说自己会武术,武力值的高低没法体现。这样最后打起来最多就只能排兵布阵,最后演变成《红色警戒二》。”

使徒:“是不好写……所以我已经想好了解决方法。这一次的你不会有像活在末世一开头那么多的物资,而且这个剧本里面你操控的人物……将会拥有异能。”

顾问:“哦,拥有大量人力物力的普通人和单枪匹马手无寸铁的异能人士的对决吗……这种时候只能玩刺杀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