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湖中老屋(完) 梦境票杀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25字
  • 2019-08-28 20:07:52

就在这几乎必死的局面里,顾问的脑中有什么线索被挖了出来,他猛地看向地面。在找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后他身体猛地一轻,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其实发现规律后反而比之前要简单了。”顾问轻松地说道,“你们别去看镜面。地板上有一道会移动的黑色痕迹,那就是黑老妇的行动路线。”

这是他冒着被黑老妇盯上的风险,用眼角偷窥镜中黑色老奶奶的行动和地上的痕迹比对后得出的结论。在四人避开了地上的黑色痕迹后,直到电梯到达第二层期间都没发生什么意外。

“唉……这一层是我最不想面对的了。”顾问叹了口气。

使徒也回想起这一层有什么了:“人偶大军啊……”

电梯门打开,四个人走了出去。走廊后半段是没有人偶的,所以顾问他们先休息了一会回复了一下体力,然后其他人都去附近的房间里各拿了一把折凳一类的物品当武器,直接走向走廊前端,迎接在走廊里游荡的人偶群。

他们走到之前遇到伪装成男孩尸体的人偶的大厅,使徒望着走廊里行尸走肉的剪影,用斧柄往门框上敲了两下。

“咔咔咔咔咔咔”关节扭动的声音以极高的频率接连响起,停下的人偶将脑袋全部转向了大厅的方向,甚至有几个像猫头鹰一样将头颅整整扭转了180度。

然后就如同使徒想的一样,那些人偶陆续地以很快的速度像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使徒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冲上前挥起斧子,沿着领头人偶的鼻子部位砍了进去。

斧刃嵌进了人偶的脸,使徒踩着人偶的头颅将斧头拔出,正好顾问从他身旁冲过,甩了一把折叠椅将旁边另一个冲上来的人偶扇倒在地。

顾问起身喘了口气:“最好弄它关节,不然武器卡它们身体里就不妙了。”

“了解。”使徒听话地一斧子劈碎了人偶脖子处的木质关节。

但事实上,清理道路效率最高的反而是疫医。只见疫医非常流畅地用侧踢、推踢和后旋踢踢飞一个个人偶,为其他人清理开一条道路。

“哦我差点忘了这个女人是跆拳道红带……”使徒突然发现疫医才是全场战斗力最高的人。

使徒有意放慢了向前冲的速度,免得顾问和另一个女孩跟不上被人偶拦住。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正确的,四个人聚在一起清理道路效率高了很多,也不用担心会被木偶冲散。使徒在发现利器容易被木偶身体卡住后就丢掉了消防斧,换成棒球棍使劲敲。

四个人终于杀出了一条没有血的路跑到了楼梯那边下了楼梯,后面人偶紧跟着从楼梯上掉下直接摔到一楼。

就在他们刚跑到一楼的时候,一双极长的手臂从楼梯顶伸下,直接将跑在最后的女孩抓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救……”女孩挥舞着双手被那双长手拉回了二楼,然后就是一声及其凄厉的惨叫。

使徒还真转了头想回去救人,但被后面的顾问死死往前推。使徒也不是傻子,他马上明白女孩已经救不回来了,现在去救还会拖累顾问和疫医,于是他叹息了一声继续回身往前跑。

而此时顾问的体力也已经见底了。尤其是前面使徒突然一停,顾问的脚步这么一滞,速度就再也提不起来了。顾问担心自己可能会跟不上队伍,就先把钥匙扔给了最前面的疫医。

但三人还是撑着跑到了一楼的大门前,疫医扑上前将钥匙插进了门上的大锁里,打开了沉重的大门。

然而推开门后,门外不是地板,而是一望无际的湖面。顾问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后面的人偶跟得很紧,于是他直接把使徒往前一撞,使徒又撞上了疫医,三个人就以一种叠罗汉的姿势尖叫着掉进了湖里。

“唔……”疫医小心地睁开眼,然而没有水进到眼睛里。

她将眼睛完全睁开,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站在湖面上。顾问早就睁开了眼睛,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湖面底下。疫医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震惊地在湖面的倒影里看见了倒立的别墅——那分明是他们之前拼命逃离的那栋大屋。

“喂喂,可以睁眼了,没有水。”看完了湖里的倒影,顾问拍了拍还紧紧闭着眼抱头蹲防的使徒。

使徒小心翼翼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然后才完全睁开:“卧槽,什么情况?轻功水上飘?”

还没等顾问回答,一个声音突然在三个人耳边响起:“请投票。”

“啊?什么投票?”使徒有点摸不着头脑。

“请在你们当中选择一个你们认为在这次’游戏’中最不该活下来的人。”随着声音的响起,湖面也泛起了波澜。

疫医有点不明所以,但她对投票的内容有下意识的抵触感:“我们为什么要投这个票?”

顾问则是问道:“被选出来的人会怎么样吗?”

声音机械地响起,但是顾问居然可以从中听出一丝愉悦的感觉:“无可奉告。而且如果你们三个人的投票对象都不相同的话,将视为三个人都是’最不该活下来的人’。”

“这么看来被投出来可不是什么好事啊……”使徒从上面那句话里嗅到了不好的气息。

“那没事了,你们投我就行了。”顾问突然说道,他的脸上是一副极其轻松的表情,好似只是在讨论晚上要吃什么:“不要有心理压力,没事的。”

“这……不太好吧。”使徒和疫医对顾问的话有点摸不着头脑,而且他们也不忍心这么做。

顾问自己倒是跟没事人一样:“赶紧的,不然咱们三个谁也出不去。相信我,没事的。”

使徒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相信顾问:“好……那我选……顾问。”

疫医也踌躇了一会,才将票选给了顾问。

“好了,我将票投给自己。”顾问微笑着张开双臂望向天空,“然后呢?”

回应他的是无边的黑暗。

.

【【这个】使徒的举动基本上都在计算之中,倒是另一位,【那个】顾问,真是有趣而又矛盾的存在。】

【轻微的反人类倾向,同时拥有极度冷酷的理智和极端冲动的感性……毫无掩饰的自私和与其矛盾的莫名其妙的自我牺牲意识……虽然人类大都都有“矛盾”的特性,但这么极端的也确实少见。】

【原来这就是【我】的组成成分吗……仔细想想也是呢。】

【不过我感受到又有其他世界的“我”被“拉过来”了……还是得采取一些措施,不然的话……】

【这个世界线,可能就保不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