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湖中老屋(九)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77字
  • 2019-10-07 15:07:59

“四个人在黑暗中站到旅店走廊的4个角,每个角站一个人,然后面朝墙角,绝对不要向后看。游戏开始时,铃声响起,其中一个角的人就向另外一个角走去,轻轻拍一下前面那个人的肩膀,并留在那个角那里。接着,被拍的人就按照同样的方法向另外一个角走去,然后拍第3个人的肩膀。以此类推,一直玩下去,就能得到这栋屋子大门的钥匙。”

“嗨,这不是四角游戏么。”顾问很快就明白了。但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灯突然熄灭了。

“啊啊啊啊啊啊!”房间里又传来了尖叫声。

“咳咳咳,得了得了别喊了,再喊就把那个小萝莉招过来了……”一束灯光突兀地在黑暗中亮起,顾问把手电筒举到下巴下面,恶趣味地往上照亮自己的脸。

等其他人稍微平静下来后,顾问用手电筒转了一圈照了一下房间:“我刚想说四角游戏不是应该在黑暗里玩的吗……看来这个鬼也很懂啊。我猜外面走廊的灯应该也灭了吧。”

“呃呃那么咱们接下来要怎怎么办啊啊啊……”疫医死死地抓着使徒的衣角,声音都有些颤抖。

顾问倒是很坦然地直接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还能怎么样,出去玩游戏呗。”他很清楚这里不会有鬼魂突然袭击,刚才的突然灭灯只是为了接下来的游戏创造环境而已。

果不其然,外面的走廊也已经陷入了一片漆黑。因为这一层没有窗户,所以这种漆黑比前几层要深得多,已经到了两眼一抹黑,只能抓瞎的程度。

顾问在前头打着手电筒领着其他人走出房间,使徒在最后面打着打火机断后。

惨白的灯光照耀出的苍白的景象,和周围极致的黑暗产生让人有些不适的反差感。“呐,我跟你们说一下四角游戏大致的原理。”顾问一边带大家绕了一圈外面的走廊一边说道,“四角游戏呢,其实你们大约也能看得出来不对劲。虽然看上去四个角都站了人,感觉可以一直按照规则书上的玩法一直玩下去,然而A走到B,B走到C,C走到D,最后当D走到A位的时候应该是碰不到人的。所以这其实是一个招魂仪式,最后的鬼应该会出现在A位置。”

顾问顿了一下,算是给了后面的人一个消化信息的时间:“我想告诉你们的呢,就是等会该怎么站位。听完我的分析你们应该也可以明白,B和C两个站位是最安全的,他们永远不会去接触多出来的那个鬼。而在A和D两个位置中,D位置会更加危险一点。”

“毕竟站在D位置的人是要第一个接触鬼的,除非那个鬼想先陪我们玩一会,配合地继续游戏,不然最开始站A位置的人也不容易遇到危险。”

顾问看了看纸,最后带所有人到代表“A”位置的拐角站定,问道:“那么现在由你们决定,你们想站哪个位置?”

顾问在问出话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猜到了结局。不论从最合适的人选来看还是出于其他人人性的恐惧,最危险的D位置基本上都会是他的。顾问现在问出来只不过是带有一点反人类的恶趣味,想看看其他人面对此景的推脱和不安。

然而使徒先开口了:“我看,还是我来站D点吧。”

顾问有点惊讶地看着他:“哦?我跟你说你别现在逞英雄,等会万一没救回来,耍帅就没意义了。”他的后半句话带上了点认真的味道。

使徒挠挠头:“也没啥吧,主要是你顶在前面太多次了……这一次换我来吧。”

顾问意味深长地看着使徒,点了点头:“好,那我去站A位置。你也小心一点,如果最后真的拍到人了就赶紧喊一声然后往回跑。”

于是最后使徒站在了D位,顾问站在了A位,女孩站在B位,疫医站在C位。

顾问确认大家站好后关掉了手电:“接下来就开始游戏了。按照尿性应该是会碰到鬼的。”

黑暗中传来两个女生恼羞成怒的喊声:“闭嘴啊!越说越怕了啊!”

“好好好……”顾问百无聊赖地在黑暗中抖起了腿,等着游戏的开始。

“叮铃……”“叮铃……”

微弱的铃声回荡在漆黑之中,听不出是从哪里传来的。

顾问神情一振,先向B点的方向喊了一声“我现在过去了啊!”就蹲下身慢慢往前摸索着爬去。

除非特别训练过,不然在黑暗中一般人都会下意识地蹲在地上用手摸索着地板前进。这是因为我们知道站着行走的话,等到被绊倒时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顾问朝前爬了三分钟后摸到了一个袖子,听到近在咫尺的尖叫他就知道不需要确认是不是B位置的女孩了。

然后在双方交接后女孩准备了一会儿,也跪下来慢慢地向C点爬了过去。期间两个女的隔着走廊来回喊“你在哪?”“我快到了!”的声音在整个回字走廊里震耳欲聋。

游戏进行到这里都相安无事。疫医和女孩交接完以后疫医很快也跪到地上往使徒那个方向爬去。

疫医很聪明地一边爬一边轻声唱歌,既能起到壮胆作用又能让使徒知道自己和他的距离。只不过她歌选的不是很好,唱的童谣在这种阴森的环境下显得更加瘆人。

“疫医,你好了吗?来了吗?还有多久啊?”使徒在另一边等得焦急,从他略微颤抖的尾音可以听出他还是有些慌的。

这就是“已知”和“未知”所带来的恐惧的区别。未知的恐惧如同jump scare一般突如其来,吓得你措手不及;而已知的恐惧如同上刑,你知道你即将面对的恐怖,却只能煎熬地等待它的到来。而在等待的期间,你已经被它吓过无数遍了。

“喂喂疫医,到了吗?还有多远啊……”使徒在恐惧的情况下话也不自觉多了起来。过了两秒,他的手被一双娇小的手臂抱住。使徒轻声确认道:“疫医?”疫医没有应答,不过她还在唱着歌,声音也确实很近。

使徒稳了稳心神,喊道:“好了,接下来我要去A点了。”

使徒已经做好准备,去面对那即将到来的恐怖。

然而,在他身后两米处突然传来了疫医的声音:“诶,我还没到你那边呢,你怎么就要走了?”

“嗯?你说什……”使徒转头看向自己手臂被抱住的方向,又看了看疫医声音传来的方向:“你说……什么……”

此刻使徒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可以略微看见一点景物。使徒看向自己面前的镜子墙面,只见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小女孩面色惨白地抱着自己的手臂,她的一半身体从镜子里探出,没有眼珠的脸上带着及其诡异的微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