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不再漫无止境的八月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507字
  • 2022-06-09 14:32:19

“你是被创造出的人格。”冒着黑烟的使徒说道。

“……我知道。”使徒苦笑道。

“你知道?”冒着黑烟的使徒挑了挑眉。

“我感觉……我曾经听过这种话。明明应该是第一次听说……真奇妙,我现在应该感到痛苦吗?”使徒捂着脸,“我甚至不知道现在该露出什么表情。”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真相的时候,感觉我的世界都崩裂开来。”冒着黑烟的使徒双手抱胸,“在无尽的寂寞之中我都遗忘了当时的我之后干了什么……已经遗忘了当时的我是如何面对这一切的。”

“我听不懂。”使徒摇了摇头。

“你不用听懂,就当是我的一些……自言自语。”冒着黑烟的使徒叹了口气,“……我记得我上一个轮回的记忆。”

使徒愣住了:“可是骨先森说,我的特质是死亡后就会回到出生前,但会因为幼儿的脑容量而遗忘掉……”

“我是之后才想起来的。”冒着黑烟的使徒说道,“通过比你还强烈的既视感。”

“我的主人格,真正的使徒,在击败猎人使徒后选择了用自己的死亡来重置世界。”使徒包裹在黑雾之中,“我突然意识到既然每个轮回都有创造人格这一行为,那么在所有之前的之前的轮回,也都发生过这种事。”

“前面的主人格死去,留下的人格在新的轮回再次创造出新人格并为之死去,如此循环……”使徒震惊地说道,“这是一场接力?也就是说明,真正能被称作使徒的人格,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使徒蹲下来把手放到使徒肩上:“我也曾陷入过和你一样的迷茫,所以我想告诉你,这正说明……我们所有人都是【使徒】。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执行着最初的使徒的意志,自主选择了与使徒相同的道路,那么我们所有人就都是使徒,我们每个人格都是真正的使徒。”

“我们都经历过一样的人生,拥有同样的伙伴,度过同样的时光,最后选择了同样的道路。”使徒正视着自己的眼睛说道,“你是使徒,我也是使徒,我们都是活生生的、独立的个体,无数的我们前仆后继选择了同样的道路——都是为了同样的理由。你得去杀死’神’,然后用我身上的所有能量重置世界,这就是我们的使命,这就是使徒的使命。”

黑雾凝聚出使徒的头部,思维还没完全恢复,身体下意识地行动起来消失不见,只在原地留下一丝黑烟。

长剑和巨斧倚靠在椅背上,猎人使徒仿佛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一般毫无生气地坐在破碎教堂中央。

黑雾散去,使徒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黑色的手捧着干瘪的猎人使徒的头部,猎人使徒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脖子已经被扭断了。

金色的光芒从破碎的教堂穹顶撒下,使徒的手还在不自觉地发力,猎人使徒的脖子发出吱吱的声响。

很突然地,猎人使徒睁开了眼睛。与干尸般的身体完全不符合的,是他仿佛藏有星河般的瞳孔。

猎人使徒的手不知何时搭上了使徒包裹着黑雾的手臂,轻拂般的动作却藏有巨大的握力,让使徒无法扯下他的头颅。

一直遮住脸的破烂围巾落下,露出了猎人使徒那张干尸般的面容。他伸出干燥的舌头,向使徒展示自己舌上装有深红液体的精致小瓶,随即用力咬碎。

使徒不知道对方是何时拿起武器的,甚至没意识到自己是何时被切开的,断口的黑雾像血液一样喷射而出,刚恢复的理智再次被浓郁的负面情绪冲散。

杀手使徒抬起手臂格挡住疫医的踢腿,随即俯身避开库铂的横砍,他抬手格住库铂的手腕,一脚踢在库铂脚踝让其失去平衡,然后擒住库铂的衣领一个过肩摔将库铂砸在地上,用匕首割开了他的喉咙。

无心木偶只能免除死亡惩罚,而非致命的伤却是无法复原的。但等到杀手使徒意识到这一点时,库铂和疫医的生命值都已经降低到随便受一点伤都会直接死亡的程度。

库铂猛地从地上弹起,使用了【绝境爆发】的他现在的体力值是无限,在这三分钟内他可以无限制地使用技能——可惜的是大部分技能都处于冷却状态。

智印拳打出,但杀手使徒直接拉过疫医架在身前挡住了巨大的光拳,他和疫医被巨大的冲击力往后飞去,只有1%生命值的疫医在巨大的痛苦下直接复活,两人摔在地上滚了很远。

大片的红色从杀手使徒胸前的绷带底下散开。他反弓起僵硬的身体从喉咙里发出一丝笑声,抽出一支肾上腺素插入了自己的身体。

杀手使徒踉踉跄跄地爬起身,库铂抬起不断颤抖的手臂,【绝境爆发】的持续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之后自己和疫医就会体力值见底完全无法阻止杀手使徒的任何行为。看着那张在杀死了自己和疫医无数次依旧淡然的脸,库铂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他弹出了指间的硬币。

【超电磁炮:消耗50%体力和一枚硬币发出一条五十米长、五米宽的直线电磁炮。ps:看,这是一枚硬币,正面,这发超电磁炮就会轰死你;反面,也许可以帮你做个电疗,前提是你能活下来……】

我杀死了疫医两次……但如果我一开始就使用最优解的话,也许我们两人只会死那两次?库铂跪在了地上,但是杀手使徒背后的废墟里可能还活着的人……他们也被我杀死了。体力值完全清空,库铂倒在了满是沙尘的地上。

顾问看过许多猎奇的尸体图片,甚至能在饭桌上一边大吃特吃一边地大谈屎尿屁,按理来说自己应该不会害怕老鼠这种小儿科才对……好吧还是怕。

顾问紧皱着眉头抓住老鼠的背,拼命想象这是一块香皂,香皂在手里不断蠕动是因为香皂很滑……肌肉好几次下意识地想松开,但被顾问反应过来死死握住,差点把手里的老鼠捏爆浆。

那就更恐怖了。

顾问捏着镊子靠在建筑碎块上把木盒里的虫卵植入老鼠体内。往好处想自己这也算是克服了一种恐惧……个屁,顾问很清楚哪怕事情过去了自己该怕还是得怕,就像骨先森之后该怕鬼还是会继续怕鬼。只不过生死之间这种无关性命的恐惧勉强可以克服。

“给!”顾问估摸着上一只应该已经生长得差不多了,把木盒抛了出去。

骨先森接住木盒别在腰间,再次吟唱了高速神言术。之前释放的沉睡魔法到现在才有了细微的作用,让其他平行世界的使徒稍显疲惫,自己才能在异构虫耗光的情况下支撑这么久。

但平行世界的使徒数量还是太多了,跟不要命一样前仆后继地冲上来。骨先森快速挥舞着魔杖吟唱出一道道魔法,但斩断了前面的还有后面的人扑上来,一只燃烧着火焰的手掐住了她正在吟唱的嘴。

“唔!”骨先森从袖口中掏出小刀刺伤已经疯狂的火焰使徒,但她的嘴已经在高温下融化在了一起,没法继续吟唱。三对虚足拉着她的身体向后退去,骨先森横起匕首用力割开了自己被封住的嘴,张开血淋淋的嘴继续吟唱,{使徒}贴近身挥起无奏劈下,骨先森下意识将魔杖横在头顶,黑色的刀刃切断了魔杖,随即后势不减斩断了骨先森捏着魔杖的右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