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球中上帝 34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3415字
  • 2022-06-02 13:18:01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把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连{使徒}脸上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哈哈,别紧张,只是个小魔术。”顾问满身是血地举起双手,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些无法避开的攻击也是自己【唯心】具现出的产物。在适应疼痛后,他也意识到正常情况下这种出血量自己应该早就死了,想来是因为无法想象死亡所以在【唯心】的作用下硬生生吊住了自己的性命。

他试着想象让那些血刺离开自己的身体,倒刺扩大了伤口,但不再有血液流出。

顾问低头看着自己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而{使徒}趁着他走神的这个时机直接发动瞬步剑仙以极快的速度斩向他的头部。

——然后身体被某种“拉力”强行停在了顾问面前。

几根钢缆从地面伸出,交叉着勒住了无奏的刀锋和{使徒}的身体。随即在{使徒}还没反应过来的时间内快速变细,拇指粗的钢缆很快缩成纤细的钢丝并往{使徒}身后拉去,锋利的钢丝嵌入了{使徒}的皮肉,{使徒}后知后觉砍断钢丝向后挣脱开来,带着一身割伤远离顾问以极其警惕的目光盯着他。

“可惜了,再过一会’线’再细一点应该就能把你切开了。”顾问看到钢丝上还残留着{使徒}的血液,抬手改变了交错钢丝的布局,组成了一张法阵的图案。骨先森站在身后抬手摆出类似手枪的手势,在她的吟唱声中钢丝上的血液微微发亮,随即凝结成完整的“班加希里高能阵”,庞大的能量形成光炮向平行世界的使徒们轰去。

虽然这些平行世界的使徒并不知道骨先森的能力,但智商正常的人看到敌人制作的朝着自己亮起的法阵也不会觉得那是什么好东西。大部分人在骨先森吟唱的过程中逃离开,只剩下小部分没来得及逃开的人凐灭在了巨大的光炮中。

“这就是最基本的’具现’玩法了。”顾问双手插袋往前走去,“看上去没什么意思是吧?”

刺客顾问如魅影般悄无声息地接近到顾问身边,等气息暴露的那一刻匕首如闪电般划向顾问咽喉,在他的世界他也刺杀过一些能人异士,他们的能力都十分诡异强大,但只要在他们释放能力之前就先杀死本体,那也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庶民”罢了!

但是对方是顾问,无时不刻认为自己会被各种手段杀死的顾问。

刺客顾问的胸口突然空出一个大洞,而与此同时顾问的胸口也突然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空洞,两人的表情都出现了刹那的诧异。

“心脏和肺部都消失了,不过心脏消失后会有什么症状呢……会直接死掉吧?肺部消失后应该是会无法呼吸吧。”顾问断断续续地说着向后走去,刺客顾问还愣在原地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后胸口的大洞里突然涌出血液和碎骨,整个人如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倒在了地上。

“咳咳。”随着顾问胸口的洞口慢慢缩小,他的脸色也变得好了一些。“我逐渐理解了……看来不能继续用这种玩法了,还好刚才没直接削掉脑袋。”

“我一个人来就好了,你们就在旁边看着吧。”他微笑着抬起头止住了跃跃欲试的疫医和使徒,继续向前走去:“没有下一个了吗?”

如此震撼的画面把其他平行世界的使徒都吓住了。

顾问缓慢地向前走着,平行世界的使徒们谨慎地往后退了几步。

“不敢来的话,不如直接自裁好了?反正无论如何结局都是死亡。”顾问轻松地笑道。

在第一个人惧极生怒举起武器冲向顾问后,有三个平行世界的使徒紧随其后呈包围状向顾问发起了攻击。其他一些平行世界使徒站在后面朝顾问使用了远程攻击,面对如此多不同方位的杀招,顾问闭上了眼睛。

一个黑色的球体突然包住了他,连带着逼近他的四个平行世界使徒,连带着那些包括智印拳在内的远程攻击,都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见。

待黑色的球体淡去,球内却只剩下顾问一人。另外那四个平行世界的使徒像被传送去了另一个世界一样,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后面!”使徒大喊道,但是已经迟了,此刻站在顾问视野盲区的游戏使徒已经开启万物皆虚刺向顾问的头部!

他知道顾问现在大概率是不怕受一般的伤的,现在的顾问可以随意自愈,哪怕受了很严重的伤也可以跟没事人一样保持不死。但顾问目前还没受过头部上的伤,他在赌隔着黑色的球体顾问也没法看清外面的情况,打算在屏障消失的那一刹那直接从视野盲区刺穿他的头部,即使赌失败了他也有【花开堪折直须折】能避开顾问的攻击并快速远离他的身边!

游戏人物的身体素质让他以极快的速度逼近了顾问,袖剑从顾问的后脑刺入,竟然直接削掉了他的半张脸。

“逃不掉的。”失去上半张脸的顾问露出了极其诡异的笑容。

等游戏使徒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身处一个一望无际的黑色空间里。

“咔擦。”仿佛开关一般的声音响起,游戏使徒的眼前如同开灯一般突然出现了满地的尸体。

刺死、溺死、电死、吊死、烧死、毒死、分尸、枪杀……各种各样死法的顾问尸体如山一般堆积起来,形成了游戏使徒此刻脚下踩着的“地面”。

他转身看向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无数排列整齐的课桌椅,每个不同死法的顾问像标本一样摆在椅子上,有些已经损坏到没法摆出坐姿的尸体就直接趴在或躺在了课桌上,在头顶一片的血色光芒的照耀下显得极其的恐怖。

“这是什么……幻觉吗?”被这一幕震撼到的游戏使徒用袖剑划开了自己的手指,但疼痛过后眼前的景色并无变化,自己仍旧身处在这个如同地狱一般的地方。

“这就是【唯心】另一种比较高级的用法了。”顾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游戏使徒转身甩出袖剑,袖剑插入了顾问的脸庞,死去的顾问倒在了自己的尸体上。

“因为我时刻在同步你们的感受,所以在【唯心】的具现下我对你们造成的攻击也会反馈到我自己身上。”顾问的声音再次从视野盲区响起,游戏使徒转过头向后退去,另一个顾问坐在摆着巨人观死状的自己尸体的课桌上继续说着刚才中断的话。

“于是我尝试了两种解决办法。”坐在课桌上的顾问竖起一根手指,“一种是尝试代入更高的视角,比如外星人,比如上帝,比如正在阅读一个故事的读者或者正在观看一个影片的观众,这样受伤的我不过是一个低维的投影,随便怎么’死去’都可以。”

游戏使徒还想继续听一会顾问的解释试图找出他能力的破绽,但一种巨大的危机感笼罩了他,他转身拼命地奔跑,想要逃出这个世界的边界。

“另一种嘛……”顾问坐在原地没有动作,但在他背后一个被地狱刺扎穿的大型顾问从尸堆里升起,这个巨人一般的顾问尸体呈倒立的状态双臂张开,只有一个空荡荡的上半身,可以从断口中看到尸体的肋骨和脊椎。

随即在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中,尸体的脊椎开始【生长】。那些只有它小指长的尸体从它的身上不断落下,粗壮的脊椎不断延长向血红的空中,还延伸出了许多树枝一样的分支。游戏使徒仰起头顺着裂痕一样的“脊椎树”黑影看去。

——他看到了外面的天空。

在他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之前看到的,刺眼的金光穿透红色乌云的天空,

还有顾问巨大的笑脸。

“另一种方法就是,如果我用比较抽象的手法杀死你们,我就可以因为没法代入而不会受到同样的伤害。”他的声音从高空传来,巨大的手做出了盖下盖子的动作,游戏使徒的眼里只剩下一片血红。

顾问盖上了盒子,随手将纸盒揉成一团随手丢在了地上踩碎。

“猎人使徒不在吗?看来如果没有【顾问】的安排他只会待在召唤’神明’的地方。”他开朗地笑道。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如此诡异抽象的攻击手段,没有人敢再上前冒然送死。

顾问继续走上前,一声巨大的枪响,顾问的头颅应声爆开。

顾问微笑着继续向前走着,仿佛刚才的景象只是所有人眼花了一般。

“通过操控空气来改变你们眼中我折射后的位置,很有意思吧。这也是用比较基础的手段衍生出来的玩法,不过得先模拟一下你们每个人视角里我的位置才能用出来,比较麻烦。”

又是一枪。这次顾问的头部只是模糊了一下,身体稍微偏移了一点位置继续向前走去。

顾问笑着摊开手:“为什么不试试用一些比较宽阔的劈砍之类的能力让我没法逃跑呢?这毕竟只是个障眼法而已。”

“你好像很着急让我们和你近身作战。”大叔模样戴着墨镜的使徒扛着狙击枪站起身,“你如果真的能强到那种程度刚才应该就可以直接杀死暴露了位置的我。结合之前的情况,我猜测你这个超能力应该是有范围的吧——应该就是直径三米左右的球体范围。而且……”

杀手使徒把狙击枪扛到背后,架起冲锋枪朝顾问所在的位置一顿扫射,顾问不得已制造了一面半球形的铁盾挡住了子弹。

“果然如此。你的能力范围在不断缩小。”他抬了抬墨镜,“是有时间限制吧。”

之前顾问是抢在从其他世界回来的前夕才删除使徒的【特质增幅】特质的。随着【特质增幅】被删除,【唯心】被增强的幅度也在迅速缩减,顾问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彻底的普通人。

“哈哈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大哥你又是哪位大能这么聪明之前的轮回里我居然没啥印象……”顾问干笑着向后退了两步,转身朝骨先森他们的位置全力奔跑起来:“大哥大姐们救命啊!玩脱啦!要死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