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怪谈小镇(完)循环列车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479字
  • 2022-05-26 23:29:12

绳子突然断裂,袭击者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顾问站起身,丢掉了手里的小刀,揉了揉已经留下发红印子的手腕。

“这是什么意思呢?佐藤先生。”他转过身看着地上的佐藤孝智笑道。

佐藤的表情完全没有之前慌张激动的样子,反而极其冷静。他拿出一把水果刀冲向顾问,却听到背后传来女孩的声音,他刚回过头就被不知从哪来的钢圈箍在了墙上。

“哦咩爹多,你还真自己一个人走过来了。”顾问鼓着掌说道。

骨先森蹲下来看着坐在地上的佐藤:“放在侦探小说里这种时候一般是疑犯的自我阐述环节了吧,我想听你说说看。”

佐藤抬起眼睛一言不发,眼神四处张望。

“不愿意说吗?那我来说说吧。”骨先森用法杖挑起佐藤的下巴娓娓道来,“在那个公寓里,我和山本五十郎在三楼见到了一个厚眉毛的中年男人,那时候我们以为是山田健或者山川智一,但对方并未搭理我们。那时候我觉得他很眼熟,在之后我记起来那就是里流传得很广的’梦男’的长相。”

顾问吐槽道:“你不是害怕吗……咋知道的比我还多。”

“我只是实际遇到会怕,看恐怖片玩恐怖游戏都没事的。而且我对这些也蛮有兴趣的,反正在轮回里只能回顾过去的所有信息和知识,那些就当猎奇趣闻看了。”骨先森接着说道,“梦男是传闻中出现在许多人梦境中同一长相的人,鉴于我们能直接看见他,可以推断出我们现在所在的是一个梦境。”

“虽然传闻中每个人梦境里的梦男在不同人梦境里的性格不同,但我们现在大概因为【某种原因】正处于同一个梦境,而这个梦男并没有攻击在他面前的我们,结合美露子小姐在高桥小姐变成怪物后【先后】只感应到两个怪谈,可以确认杀死高桥小姐的并不是其他闯入屋内的怪谈——那就只剩下别墅内被美露子小姐确认为’人类’的各位之一了。”

“此时还没到’确认’的程度,因为我们并不特别清楚这些怪谈的习性,不排除梦男先前在卧室内杀了高桥小姐然后’饱了’或者懒得动手了所以没有再攻击我们。”顾问接道,“但是在基于我们正处于梦境的背景下我站在每个人的视角做出了许多假设,比如为什么除了小仓以外其他人都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进来的,为什么椎名美露子看到的是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人但能对应上的只有8岁的小仓,为什么这么偏僻的地方素不相识的几人名字都带有’山’或者’智’这个字……最后这个倒是基于其中某个假设才注意到的。”

“介于这是梦境,那么此刻身处梦境的我们应该只是精神上的映射,椎名美露子在外面踩点的时候只看到了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所以大概率有且只有一人进来了……”

“这是一场人格谋杀。”骨先森笑道,“某个人格操控身体在外面杀了人逃到了这里,然后在鬼域外面时切换到了山下小仓的人格,小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往山内奔跑进入了鬼域——每个人格在这个梦境里被分离出来,而凶手人格必然知道其他人格的存在,出于某种目的想把其他人格一一杀死只剩下自己。”

“……胡言乱语。”佐藤孝智冷冷说道。

“不过至于谁会是凶手,初来乍到对你们所有人都不熟悉的我们也不好推断,毕竟这个地方太完美了,没有监控,没有法医,没有警察,外面还有神出鬼没的危险怪谈,哪怕没有不在场证明也可以说是伽椰子瞬移进来杀人后瞬移走了。”顾问往后退了两步,“而且人格谋杀的猜想那时也只有9%正确的可能性,正好那时山田健和山川智一的脚摔伤了,我就打算试试排除法。”

“如果凶手在那两个人之中的话,伤了腿的他们大概会暂时停止出手,而如果凶手在没受伤的人里的话眼下对他而言就是加快行凶速度的好时机。此时一个单独往危险区域行进的、如此好下手的对象在眼前,在如此完美的场景下我猜凶手很难能忍住。我还想着如果是小仓的话会用什么手法呢……”

佐藤孝智抬起头:“呵……说了半天,你又有什么确切的证据来作证那一派疯疯癫癫的说法呢?”

顾问好奇地看着他:“你不会侦探小说看多了吧?我只是蛮说给你听听确认一下我的想法,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不需要证据,我们也不是什么良民还坚持要给你送到法庭,你袭击我的事已经是事实,哪怕前面有关人格的假说全是错误的我直接把你噶了从结果上来说也没有问题。我们可不是什么侦探。”

顾问坐在列车的座位上,骨先森就靠在他旁边。

“你们最后没杀死他?”椎名美露子坐在他们对面抽着烟,浑身是血的山川智一瘫倒在她身边昏迷不醒。

“虽然从他的行为来看大概率是担心切换到其他不知情的人格时被捕,但也有那么一点的可能是想带着其他人格一同自毁……所以我把各种处置方法的优劣告诉了山田健他们后让他们来定夺。”顾问说道,“他既然会逃到这里就说明心理上他是不想被捕的,杀了佐藤,那几个没犯事的人格得白蹲精神病院;不杀佐藤的话也难说佐藤会不会再出来犯事或者把他们消灭。最终他们还是选择带着佐藤一起回去接受审判,我也只能尊重他们。”

“为什么之前没告诉我?”美露子扶了下眼镜。

顾问摊开手:“一来只是猜想不能确定,二来我也不能确定你是不是人格之一,或者只是单纯的骗子。不过从那些人格的名字来看分裂出的人格都带有’山’或者’智’字,你并不在此列。佐藤大概也是因为我的名字里刚好有个’山’字误以为我是新分裂出的人格才会对我下手。”

他笑道:“你也很聪明,在知道梦男存在后也很快意识到先前的高桥是死于谋杀,才会在梦境里配合我尿急的谎言。”

“有什么夸奖的话出去再说吧。”美露子说道,“你们没发现这辆列车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吗?”

她点燃了打火机,透过镜片注视着不断跳动的火焰:“你们听说过一个都市传说吗?一辆无法停止的列车,每一站车内的人都得遭受残忍的酷刑,但是列车不会停止,车厢里的乘客也会随着一站站酷刑遭受无止境的地狱。”

“【猿梦】。会有源源不断长得像猴子的小人拿着工具从其他车厢涌出来攻击车厢内的乘客。”骨先森补充道。

“你也知道那个传说啊。”美露子刚说完,血红的灯光笼罩了整间车厢。机械的播报音响起:“下一站——挽肉(绞肉)。”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刀刃相绞的刺耳声音隔着车厢传来,美露子正准备说出自己灵能力恢复随时可以离开的言论,却发现对面的一男一女完全没有害怕的神色。

两人站起身,血红的灯光映照着两人的身形,一人拿出卡片,一人拿出一根法杖,“我们之前就是坐这个过来的啊,这些家伙的弱点和上限我们早就摸透了。”他们笑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