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放弃之人视角(完)向死而生 38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3797字
  • 2022-05-27 11:19:25

眼下顾问以牺牲了骨先森和疫医为代价让【自己】的傀儡损失了一些,那么在精神力耗空无法变身、只剩自己和使徒的情况下,他接下来的动向很可能就是前往医院砸碎【解药】将世界重置,让骨先森她们复活并让自己傀儡的死亡成为定局。但【顾问】早就安排了人手在医院附近,就算顾问靠什么方法逃了出去,在进入医院的那一刻也会被发现,医院里密集的杀人狂也不是这个状态下的顾问能简单应付的。

顾问缓慢地俯身行走着,在变成沙耶香形态修复完身体后他的头就像快炸了一样疼痛。拖着被抽空的身体缓慢地逃离现场,离上面的人下来还有一段时间,顾问趁这段时间在离坠毁点附近做了一些干扰和伪装,顺带恢复了一点体力后就向着市区前进。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弯下身藏到树干后面侧耳倾听。

【顾问】追上来了。

顾问眯起眼睛,更加专注地倾听着远处的声音。

速度不算快,分布较为分散,【他们】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踪迹,而是采用拉网式的分散搜查。但发现附近草丛和灌木被压折过的痕迹也只是迟早的事,【对方】接下来就会慢慢将包围自己封锁自己的出路。

很野外会留下的痕迹太多了,很难藏。自己的体力并没有恢复多少——不过就算自己满体力跑个几十米也就开始累了。顾问轻微一瞥,追踪自己的每个傀儡手上都闪着奇异的光芒,异能顾问复制了不少赝品。

几个傀儡走过顾问身边,在顾问屏息躲藏下没有发现他直直走了过去。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在发现前面没有人走过的踪迹后他们很快就会返回来仔细搜寻。【顾问】应该已经让其他的傀儡都聚集过来搜寻这一片了……

他的瞳孔猛地收缩,身体下意识颤抖了一下,随即背后就被一把匕首深深插入,手腕被扣住跪倒在了地上。

两支苦无插入使徒背后,掌心的斧刃和长剑被捏得嘎吱作响。

猎人使徒一脚踢向使徒膝盖,使徒猛地松开手,转身用黑雾凝聚出一把短刀砍向了猎人使徒的脑侧。

怪异的长剑及时竖起挡下了已经结为实体的黑雾。使徒感觉自己慢慢能够控制这些由怨念所聚集而成的雾气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会凝聚出一把短刀,也许只是单纯用着顺手。

游戏使徒从空中坠下,带着一点寒芒在空中调整着姿势飞落,使徒对准他落地的位置挥动黑雾斩去,却被猎人使徒挑起长剑拦下。游戏使徒单脚落地落到猎人使徒身后俯身卸掉坠落的冲力,顺手拔掉猎人使徒腰间的匕首猛地发力跃起,扭身避过交叉的雾刀和长剑反握匕首插向使徒颈侧!

刺客顾问也抓准时机闪到另一边,甩出几枚爆弹试图封住使徒逃跑的道路。但是这些举动对无名之兽而言太慢了,使徒手上又凝聚出一把黑色短刀斩断了游戏使徒持匕的手腕,匕首缓缓坠落,使徒散去手中的黑雾伸手试图抢过来,却被另一只穿着风衣的手抢先接住猛地划向使徒腹部,使徒弓着身子险而又险地避开刀锋向后弹射出去,穿过了还没形成封锁网的爆弹,在身后慢了一拍的爆炸中扭身斩向在天台边缘没反应过来的刺客顾问!

刺客的身体被斩成了两半,连替身术都来不及使用,半截的上身就这么坠下了天台。

“兽啊,你又变得凶猛了。”猎人使徒缓缓将匕首插回腰间,拖着巨斧和长剑慢慢走向使徒。游戏使徒一脸震撼地失衡坐倒在地上,他这才意识到这种级别的战斗已经不是自己能插手的了。

“但……终究没有达到过往的辉煌。”巨斧和剑刃在地砖上摩擦发出尖锐的声响,猎人使徒摘下蒙住脸的破烂围巾,露出了干尸一般的脸庞。他微微用力咬碎了口中的一枚小瓶,混浊的瞳孔猛地缩小,仿佛刚学会呼吸一样用力地喘着气,身体也随着他的呼吸逐渐开始膨胀,仿佛一具尸体恢复了生机。

“让我们送你前往梦乡,换取我们的醒来……”

顾问像死猪一样趴在地上,手脚的关节已经被打断,【顾问】的傀儡已经将他团团围住。

但他的脸上却带着笑意。“在等什么呢?”背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顾问却仿佛没事人一样轻松地说道:“不会这里的匕首都是假货吧?”

傀儡抓着顾问的头发逼迫他抬起头,将匕首抵住了他的咽喉。“你不妨猜一猜。如果你死了,那个叫骨先森的女孩就会直接前往下一个轮回,但如果被匕首杀死,那么下一个轮回的你就只剩下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算了,你看上去不在意这些。”【顾问】说着有些无趣地松开了顾问的头发,让他砸在地上吃了一嘴泥。

“那样的话【你】和其他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也就不会被我拉到这个世界了吧?也许这就是这么多个轮回下来的最优解呢。”顾问笑道。

【顾问】沉默了一会,笑道:“也许吧,【我】也并不稀罕这个世界,也许等到【我】收集到了足够的数据看腻了这个世界的人以后,【我】也会将他们全部数据化变成一个新的游戏世界的。【我】已经足够满足了,就让【我】将死你们作为这个轮回最后的完美谢幕吧。”

匕首抵住顾问的喉咙,却迟迟没有再进分毫。

“什么?”【顾问】的脸色突然变了。

“怎么会这样?”【他】猛地站起身,一脸不可置信地往后退,“你做了什么?”

“呵呵……”顾问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很有意思吧。”

“什么时候?”【顾问】明显在思考着什么,【他】挣扎了一会儿,不可置信地说道:“你……让自己被【我】数据化了?”

“真可惜啊。如果不是匕首不在【你】这里的话,【你】应该根本不会尝试将我数据化而是会直接下手,那么作为【你】的傀儡之一与你连接在一起的我,应该也能带着你一起下地狱了。”顾问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

【顾问】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你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你身上的数据化有【我】的代码?【我】绝对没有对你进行过数据化,你也不可能做到修改【我】的记忆!”

“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方法罢了,以你的计算能力再想几秒应该也能想到。你不是能修改世界规则让全世界的其他人变成杀人狂吗?”顾问用肩膀撑着自己跪着直起身体,“我只不过在你修改的规则上增加了一点。”

“很有趣,不知道是世界规则会查看是否偏袒自己还是什么原因,我试着将世界规则改变为全部人都被我数据化,但所需要的算力高得吓人,哪怕只将你的傀儡解放也需要惊人的算力,但只将我和使徒两人被【你】数据化所需的算力却小非常多,难怪你会选择让除了我们以外的普通人有几率变成杀人狂这种对双方都没什么偏袒的规则,当时让我的存在消失想必消耗比这个还大吧。”

“至于匕首的真假……我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你的思考方式像数据一样理智到有些无趣,你不可能让自己的傀儡拿着真正的匕首免得失手把自己玩死,猎人使徒手上那个才是真正的匕首,因为那三个人都没被数据化而是维持着自己的意志。”

“当然,这些计划使徒也是知道的哦。”顾问露出计划得逞的笑容,“无论是他被猎人使徒他们用匕首杀死,还是他会夺过匕首插入自己的胸膛……我们总有一个人能带上你一起永远死亡。”

他妈的……他妈的……他竟然真能疯到这种程度。【自己】在刺客顾问身上安放的监控随着刺客顾问的死亡也已经失效,要赌一把猎人使徒不知道匕首的效果用斧和剑杀死使徒吗?但就算他真的能做到对现状而言也没有什么意义,这两家伙的命已经和【自己】绑定,将顾问身上的数据化逆转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完成的,等解除顾问身上的数据化再让猎人使徒过来用匕首杀死他……

【顾问】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他】头一次展现出了失态,舍弃身体变成数据后【他】从没想过自己会面临【死亡】这个局面,【他】应该是最安全的那个看客,也是基于这个前提【他】才能极其冷静地观赏和操控整个局面。

没有人能杀死【我】,即使是{我}也不曾做到过!【顾问】抓着脸高速思考进行着抉择,最后决定让医院附近的傀儡冲进医院将解药砸碎,将世界重置!哪怕骨先森会复活,至少顾问和使徒身上的数据化会在重置下消失,如果猎人使徒真能用匕首杀死使徒,那么一切都是完全值得的!还是自己的胜利!!!

“【我】才是最后的赢家!!为了改变世界规则消耗掉所有算力无法变身的你在世界重置后又有什么用处!我会抢在骨先森反应过来之前先找到她,让猎人使徒用匕首将她彻底杀死!!”【顾问】狂热地嘶吼着,无论如何【自己】已经彻底活下来了,保险起见【他】甚至毁掉了自己几乎所有的傀儡,免得使徒真的赢了猎人使徒夺走了匕首。

只要自己的本体不被发现,那么这个轮回自己就还能存活!

视野随着傀儡的毁坏逐渐扭曲,变成了本体的数据光球所看到的室内。在世界重置前的那一段时间里,【他】操控本体带着两个最后的傀儡跑到了最安全的地方,确保在世界毁灭之前顾问他们都无法找到这里。

“所以才说,你的思考方式真是像数据一样理智到有些无趣。”熟悉的声音在光球背后响起,【顾问】感觉鸡皮疙瘩爬上了自己并不存在的脊背。

骨先森的手按上了光球的身体,【顾问】明显感觉到她做了些什么,但自己身上却没发生什么变化。

“你……怎么会在这……”【他】僵硬地说着,却在话说一半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什么。

“你猜猜我趁着身上的监控被屏蔽的这段时间里跑去了哪里?”骨先森笑眯眯地说道,“我会在这里,就说明我在得知{顾问}释放炼狱变的那一刻就知道【你】马上要改变世界规则,知道【你】之后一定会主动重置世界,知道……【你】一定会来到这里。毕竟世界规则被改变的期间时间还是继续走着的,如果【你】的目标下降到只是为了活命,那最理智的方法肯定是选择离使徒的位置和医院这个我们所知的最后有【你】踪迹的参照物的位置最远的地方待到世界毁灭——也就是这里。”

【顾问】的心已经降到了谷底,只是个数据光球的【他】根本做不了什么,只能操控身旁最后两个傀儡向骨先森发动攻击,试图让她重伤进入下一个轮回。

“来不及了,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骨先森带着灿烂的微笑抱着一个数据块向后退去,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了火枪,对准了自己的头部。

“下次,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血色的烟花绽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