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放弃之人视角(九)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459字
  • 2022-05-19 22:30:56

山下的卡车已经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扭曲成了一大块废铁,许多杀人狂和平行世界的顾问躯体不全地摔死在旁边,而车内的人应该连形状都已经难以分辨出来了。

瘫软扁平的躯体慢慢地膨胀恢复成人形,浑身是血的顾问从扭曲的铁皮中爬出,仿佛从地狱爬出的恶鬼一般。“如果直接就这么死掉就好了……这也太疼了。不如说这种程度的伤我居然还能修复,已经够我死两遍了。”他的喉咙发出漏风的声音,肺部的破口还没完全修复完成:“呵……【顾问】,你的傀儡储备量还够吗?”

被卡车带下去的傀儡无一生还。其他傀儡站在断掉的栏杆旁看着山崖下面一言不发,转头趁着一旁欢呼咋舌的杀人狂还没反应过来将其杀死。对【顾问】而言最可惜的还是失去了传送门顾问这个傀儡,他的传送并不能抹消速度和势能,就算他有传送能力也无法存活,只能让自己选一个心仪的地点摔成肉泥而已。纵然之前的轮回中顾问和骨先森确实干过很多疯狂的事情,但开着卡车直接冲下山崖还是超出了【顾问】的想象。

然而【顾问】根本没把这些损失放在心上。不如说现在顾问这边只剩下顾问和使徒两人了,在世界规则被修复之前如果将这二人用匕首杀死,那么一样是将军。就算到时候骨先森强行自杀开启下一个轮回,【自己】虽然从源头上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但下一个轮回的顾问和使徒也是彻彻底底地、不可逆转地死亡了。

骨先森,一个不知身份、不知来历、不知动机的轮回者,在如此多个轮回中不断奔波绝对不只是为了单纯地苟活。不论是否只是为了利用,到达下个轮回的骨先森发现顾问和使徒已经死亡,又会是什么有趣的反应呢?就算下个轮回的【自己】看不到,但现在的【自己】已经足够满足了。

“绝望吧,痛苦吧,这就是我想看到的,这就是我想品鉴的,你们这些不足够理性的碳基生物被情感所困扰,被感性所拖累的有趣模样。”

无名之兽痛苦地嘶吼着,他扯碎了墙皮,在墙面上留下了深深地爪痕。猎人使徒将匕首收在腰后,展开了自己的折叠斧,精准地在无名之兽爬上来的那一刻在他的胸前切开一道裂缝。

下落的无名之兽抓扯着墙壁停住了身形,黑色的雾气像血液一样喷洒到空中然后收束回无名之兽的身体,被斩开的裂缝很快愈合。

“下一次它再上来,用那个匕首斩它。”游戏使徒紧张地盯着墙上的破洞。

猎人使徒仿佛没睡醒一般梦呓道:“对这种凶兽,用长点的武器更好狩猎。”

这个神经病。游戏使徒想着,【顾问】为什么不让其他人告诉这家伙这匕首能杀死灵魂?这个疯子也完全不听人意见自己干自己的,偏偏这个npc强得过分,自己还不能完全无视他。

“那把匕首给我,反正你用不上,我来。”游戏使徒准备等会就让这俩怪物互打,自己看情况坐收渔翁之利。

猎人使徒仿佛梦游一般似乎无视了游戏使徒的话,又仿佛在认真思考是否要将匕首交给他,而此时一道黑影从破洞外窜过,无名之兽直直略过破洞往楼顶冲去。

“它想干什么?”游戏使徒抬头略有茫然地问道。

“别让他逃走了。”猎人使徒仿佛突然惊醒一般收起折叠斧化为血雾向楼梯间移动,刺客顾问从破洞中跃出甩出钩索荡到墙上沿墙行走向天台追去,游戏使徒咬牙切了一声,往楼梯间冲去。

血雾刚蔓延上天台,一道黑色的残影就从天台门上跃下冲散了血雾。按理来说血雾是无法遭受到物理上的攻击的,但无名之兽身上的黑雾貌似拥有侵蚀的能力,血雾凝聚后的猎人使徒仿佛受到了伤害向后翻滚退去,露出了跟在后面的游戏使徒。

黑雾在无名之兽的手部凝结成接近实体,化为一根长棍的形状捅向游戏使徒,游戏使徒下意识使出花开堪折直须折化为两道残影避过黑雾,猛地奔跑逃离无名之兽的身边。

他的下颚滑过一丝冷汗。这根本和【顾问】说的没有意识的怪兽不同!刚才的行为更像是有意识地在偷袭!一只本该失去理智的发狂的兽在偷袭他们!

无名之兽扭过头,仿佛专门针对他一样,带着黑雾的手成爪状以极快的速度横扫向游戏使徒!

花开堪折直须折还在冷却。刺客顾问那个家伙完全没有能够救我的速度,而有这个能力的那个疯子离得太远来不及救下我。在快速地想完这些后游戏使徒才想到,这一击下来自己多半会死。他能感受到这一爪上面的力道,自己连被击飞的余力都没有,会直接像纸张一样被轻易撕碎。

瞳孔猛地放大,走马灯的时间里他瞥见了地上的什么东西,他猛地俯身按住了地上一只被无名之兽的威压吓得一动不动的老鼠,发动了强力度的碰碰车效应。

老鼠瞬间被压扁成肉泥,而游戏使徒在反作用力下飞到了空中,只被削掉了一只左脚。他发出劫后余生的狂笑,无名之兽还想追击,但身后已经传来沉重武器的破风声。

符纸的作用本质是借力,一般来说道士请神借力后将符纸贴于物品上让物品附上神力拥有驱邪镇邪的力量,但使徒借的是无名之兽的力,不仅将符咒贴在自己的头上,还洒了鸡血镇压了自己的阳气,在单独借力的同时又让本身就在自己体内沉睡的无名之兽微微苏醒了过来,本来两个分割的人格同时操控着身体,因此“使徒”会被身为无名之兽的原使徒人格影响变得阴沉暴戾,而在如此多次使用符纸下“使徒”和无名之兽的人格逐渐交融,渐渐有了融合的迹象,即使在无名之兽人格下,“使徒”也能微微保持理性进行思考。他知道身为游戏人物的游戏使徒在刚才的奔跑上楼和使用技能后体力消耗大半,于是想趁着对方体力没回复消耗掉对方剩余体力将他先杀死,但没想到对方使用了位移技能后还能躲过自己的攻击,虽然在空中成为了一个活靶子,但天台上另外两人已经杀到,自己不得不暂时放弃游戏使徒转身应战。

“死死死死死……死啊!!!”使徒狂躁地嘶吼着,声音从喉咙中发出后却变成了难以听懂的尖啸。他转身接住猎人使徒沉重的巨斧和长剑,另一边的刺客顾问朝着他的背后甩出几只苦无。

而另一边,当【顾问】操控的傀儡终于到达山底的时候,顾问早就已经消失得没影了。沿着从报废卡车延伸出的血迹搜寻也丢失了踪迹,顾问的反侦察做的很好。

“你想跑到哪呢……”【顾问】安排着傀儡到树林里进行拉网式搜查,顾问在之前被{顾问}消耗掉了全部精神力,短时间内又要修复这种程度的伤想必精神力现在已经完全耗空,很可能连走路都困难,就算刚才下山花费了不少时间,顾问应该现在也待在某处休息。

【顾问】拉起了嘴角,将视野散布到树林里的所有傀儡身上:“顾问,你逃不掉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