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湖中老屋(五) 会做手办的女鬼谁不喜欢呢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20字
  • 2019-08-17 20:56:15

使徒犹豫了一会,似乎还是觉得把女孩留在这里不太安全。

他看顾问已经要走了,正在纠结该不该把女孩拉走,突然抬头又看见顾问走回来了。

使徒眼前一亮:“你改主意了?”

顾问:“不,我确认一下那个男的死透没,我突然感觉他的话和某些事实有些不符,我要确认一件事情。”

使徒:“啥事情?如果他还能动的话你要干嘛?”

顾问淡定地回答了两个字:“补刀。”

使徒瞪大了眼睛:“卧槽你丧心病狂啊……”

顾问先走到女孩身边在她耳边说道:“他有可能只是昏迷,我有个办法有几率能把你男友救活。”

正所谓:当一个人疯魔的时候,你必须得先顺着他的意思,你们才有了沟通的前提。女孩听了顾问的话后,魔怔的眼神里有了一丝希望,听话地让开了路。

顾问蹲到男孩的尸体旁边,先观察了一会,然后突然抓起男孩的手臂一下子把他的袖子撸了起来。

他果然看到了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东西——一个“人类”身上不该有的玩意。

“尸体”也突然暴起,另一只手掌死死地抓住顾问的肩膀,力气大到已经能听到顾问骨头的摩擦声。两秒后众人听到木头碰撞的响动,随即顾问被抓住的肩膀居然流出了大量的血液。

即使顾问早有心理准备,也还是被这突发情况给惊住了一秒钟。他的表情因为疼痛扭曲了一秒,随即挤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他立刻放下手中“男孩尸体”的另一只手,捡起了身旁的消防斧。男孩的另一只手失去了顾问的钳制,飞快地抓向顾问的脖子。它的掌心和指头上都伸出几枚刀片,显然如果顾问再被抓住脖子那么顾问就没救了。

一声破风声响起,回过神的使徒用棒球棍打掉了男孩的手掌,有了这个间隙顾问非常流畅地把消防斧插进了“男孩”的脑壳。

“确认……只是插头没用……”顾问咬牙说了一句,松开斧子抓住“男孩”再次探过来的手臂。

使徒连忙丢掉棒球棍帮顾问控制住男孩的手。男孩的另一只手还抓在顾问的肩膀上,因为刀片的原因暂时拔不出来,所以顾问对那只手臂还比较放心。现在可以专心料理这具“尸体”的顾问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他用力拔出“男孩”脑壳上的消防斧,舔了舔嘴唇:“那么下一个,先试看看把头整个砍下来有没有用吧……”

“尸体”的头被剁下来后就不再动了,顾问还特地等了十几秒确认不是假死后又把“尸体”的手脚全部拆掉,如果不是木偶身体坚硬比较难砍的话他说不定会把尸体剁成饺子馅才罢休。

顾问把玩了一下拆下来的手臂,抚摸着上面标志着人偶象征的关节:“这个触感真的太像人了,主要是没有体温,要是放到外面去充气娃娃都可以更新换代了。”

使徒:“……我该说你猥琐呢还是该说你有商业头脑呢。”不过确实很逼真就是了,虽然没有血液,但是创口的那些内脏做的非常真实。

使徒又说道:“等等,如果说血液是人偶做成后才加上去的,那么血液的主人不就是……”

顾问:“啊,我从一开始就想到了,那男孩肯定是活不了了。”他又举起斧头示意了一下:“这斧头上面的血明显也是他的。”

女孩不禁打了个寒战:“你是说……那个人偶杀了XX后又变成了他的样子?”

顾问微笑着说道:“我是有几个有趣的猜想啦。人偶变化相貌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感觉还是有点太玄幻了,我更倾向于之前把他抓走的那个娘化瘦叔是这些木偶的制造者,它把男生杀了后自己把另一个人偶雕琢成男孩的样子,还做出了伤口。”

说到这他又忍不住感叹了一下:“唉,这种手艺出去外面做等身手办绝对大赚好吧……”

使徒:“……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人家现在是想做我们几个人的等身手办啊,还是战损版的那种。”

女孩现在也没法殉情了,毕竟她连男孩的尸体都没找到。而且经历了这一场变故后她也稍微清醒一点了,不再有那种狗血玛丽苏的想法。

顾问肩膀上的五处刀伤暂时是治不好了,只能撕下衣服随便捆几下先止住血。好在他穿着两层衣服,里面的衬衫撕下来还有外面的连帽衫遮着。顾问本来还想把人偶手臂拿来当武器,但发现手掌里的刀片实在太短还很难拔出来就放弃了,只敲了一枚刀片下来放进口袋里。

期间他还用斧头剖开“男孩尸体”的腹部确认了一下伤口只是做出来的假伤口,因为当时他劈开男孩的头颅的时候里面也只是实心的木头而已。当然,期间女孩全是用一种看变态的眼神看着他蹲在那里砍人偶玩,使徒是早已经习惯了。

使徒三人修整完后就继续前进,走出大厅的时候使徒发现之前的透明塑料墙已经消失了,不过只要他们不发出过大的动静就不会吸引走廊那边人偶们的注意。

风铃声还在清幽地回响,像是在给这场恐怖故事献上伴奏。这一条走廊上倒是没什么房间,顾问本想看看窗外,不过窗户离地面太高,想踩着使徒上去又担心摔下来引来木偶群,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很快他们就走到走廊的尽头。居然是一部电梯。

使徒:“……咱们还是不要坐电梯了吧。”这个死亡flag太明显了啊。

顾问:“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坐电梯,不过这儿没楼梯啊。”设计这栋楼的家伙真是鸡贼。

女孩呜咽道:“我感觉坐电梯和走楼梯都好恐怖……”

顾问认真地想了想:“也对,坐电梯被瞬移鬼魂困死杀掉,走楼梯有伽椰子的无解必死局,其实想想也没差太多的。”

使徒颤颤巍巍道:“如果你是想安慰我们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你失败了。”我们听完更怕了好吗。

“算了吧,赶紧上吧,最多也就是个死而已。”顾问按下了电梯的按钮,“反正我们也没得选择,透明塑料墙的消失已经说明一切了。”

“什么叫最多也就是个死而已……唉……”使徒摆出一副认命的表情,跟顾问走进了电梯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