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放弃之人视角(八)创死一切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388字
  • 2022-06-19 10:27:35

“来的人是猎人使徒、游戏使徒和刺客顾问。猎人使徒手上拿着那把匕首……画面黑掉了,使徒很可能变成无名之兽了。”顾问说道,“之后尽量不要让使徒再用那个符了,他明显被无名之兽影响到了,不然也不会主动选择留下接敌。”

“但你也没有阻止他吧。”骨先森笑眯眯地说道,“同样如果我之后继续让使徒使用符咒,你会阻止我吗?”

“……我会。”顾问在短暂的沉默后说道。

“很有意思的犹豫呢。你只有在使徒不愿意的情况下才会阻止我吧,但你很清楚使徒一定会同意的。你就是这样的人呢。我该说你是因为不喜欢让别人干涉你所以你不愿意去干涉别人的意愿?但你在口头的劝阻后又马上顺着他的意愿在他的身上安装了摄像头,将他的价值利用到极致。何等自私的理智,不过我也蛮希望我自己能做到这一点就是了。”骨先森扭头看向后视镜,“放心啦,我本来也会顺着你的意愿保护他的。”

与此同时【顾问】马上反应了过来:“利用{顾问}的数据核心屏蔽了【我】的监控,不断重复之前时间段的画面吗……难怪用【我】模拟出来的场景没法打开传送门。”

“顾问那家伙在被袭击的时候就已经拨通了疫医的电话通过爆炸声传递出受袭的消息,才能及时通知使徒……顾问能看到骨先森的记忆,他也能和【我】一样知道骨先森的法阵图案和效果,拿到{顾问}的数据核心后现场画一个传送法阵连接骨先森家里那个传送法阵也是可能的!”

血色的天空中浮现出多个世界的虚影。街上的行人尖叫着逃离着杀人狂的追杀,一辆巨大的卡车突然从路边窜出一个漂移碾过,杀人狂来不及逃离便被卷入了车轮底下。

“★英★雄★登★场★”骨先森欢呼着踩下油门,一路横冲直撞地冲了过去。

“呕。”看到血和碎肉拍到了玻璃上,疫医捂着嘴最后忍不住吐了出来,顾问仿佛早有准备一般提前递过塑料袋。

“……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她犹豫了很久虚弱地说道。

骨先森打着方向盘:“你是指啥?开卡车还是指创人?开其他车的话我们很容易车毁人亡,卡车耐撞一点,那些杀人狂之后也能复活的,而且等会可能就来不及判断创不创了。”

疫医的道德观让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骨先森因为行人可以复活就随意撞死的言论,但她一时半会也反驳不了什么。疫医缓了一会问道:“……那对了我忘了问了,骨头……你有驾照吗?”

骨先森随口说道:“没有。不过放心,轮回了这么多次我已经学会开汽车了。”

疫医愣了一下:“……你知道开汽车和卡车是要考不同驾照的吧?”

骨先森舔了舔嘴唇:“知道,不过操作起来应该没差的吧,之前勉强开过一次,放心吧。”

疫医沉默了两秒转头看向顾问:“……你为什么还这么淡定啊?”

“没关系,如果上车前就做好死掉的准备的话,你也会放松很多的。”顾问很轻松地说道。

“你这是看开了吧!”疫医大喊。

“本来想放点重金属啥听听的,感觉现在会很适合……不过应该是来不及了。”骨先森看了一眼后视镜,“有人追过来了。”

拥有高速度的顾问使徒并不多,所以他们开着汽车过来,准备堵住骨先森的道路。也有许多杀人狂被如此大的阵仗吸引,坐上了自己的车发动引擎跟了上来,想要参与这场盛大的猎杀。

卡车的速度明显比不过轿车,骨先森他们很快被追上,但骨先森毫不在意,汽车别过来对她而言没什么影响,相反她随便一别就能将轿车挤在围栏上摩擦变形,车里的人如果不想死亡就不得不退开。

但这里面还有一些不怕死的杀人狂和被【顾问】操控着前来送死的傀儡。一旦不畏死亡地被卷入车底,报废的轿车也会损坏卡车的轮胎和底盘,甚至有可能使卡车侧翻。

一个传送门在卡车的车斗上打开,一脸呆滞的传送门顾问走出传送门,挤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想逃去哪里呢?”他举起手,手里正拿着小丑顾问的匕首。

“怎么还有一个?”骨先森盯着后视镜里反射出的匕首,往左猛打方向盘撞扁身旁追上的小车。

顾问插卡变身成晓美焰形态,从圆盾中取出冲锋枪对准了传送门顾问:“谢谢你把我们需要的匕首送了过来,我也没想到你会傻到单拿着匕首就过来了。不过如果不是驾驶室太挤因为我们的动作导致你无法在驾驶室打开传送门,你应该可以直接杀死我们吧。”

“那你开枪吧。为什么不开枪呢?”被【顾问】操控的传送门顾问咯咯笑道,“很有意思吧,我也不知道我能否及时打开传送门将子弹扭转回去。就算你杀掉了我,你确定你们拿到的就是那把真正的匕首吗?”

后视镜里,其他站在车顶的平行世界顾问举起了手,露出了手上的匕首。

“幻象具现……异能顾问那家伙也掺和进来了吗?”骨先森叹了口气,“真该早点把这家伙干掉的。”

“幻象具现复制出的赝品只有木头硬度,还是蛮好分辨的,只不过这么多没有时间给我们一个个分辨。”顾问变成巴麻美形态用缎带拉着自己翻到车顶,卡车驶上了山路,前后左右已经被追赶的车辆围住,就算被骨先森挤出围栏也很快有新的车辆追上来。随着车辆被压扁,车顶上的平行世界的顾问也扒上了卡车。

顾问用两根缎带缠住自己脚下的车顶固定住自己,排下一排长枪围在自己周围。如此气势震得其他人一时间不敢妄然靠近。

“能打得过吗?”骨先森抬起头问道。

顾问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下:“嗯……不能。”

“这么近的距离用燧发枪效果太差了,如果不是在车顶的话放疫医上来都比我强。”顾问用平静的语气说着很不妙的话。

越来越多的平行世界顾问和杀人狂扒上了卡车,疫医在车内侧躺躲避过刀锋,抬脚将扒在车门上的人踢了出去。她压下骨先森的头,刀锋划过骨先森的帽子割伤了疫医的肩膀,疫医用力抓住持刀的手腕,骨先森猛打方向盘撞上电线杆让车外来不及躲避的人瞬间消失。

“你能自愈了吗?”听着身旁疫医的尖叫,满脸是血的骨先森笑着大喊了一声。

“能吧,不过说实话这么短的时间我的精神力也恢复不了太多。上来的人也已经够多了。”顾问抬起长枪开火后就随手丢掉,避开刺来的匕首一脚将失衡的袭击者踢下车卷入车底,顺手捡起另一把长枪扣下扳机,但被冲上的人贴着枪管避开一刀划伤了肋部。

“我想这么做很久了。”骨先森狞笑着猛打方向盘,卡车冲破围栏,像一枚导弹一样在疫医的尖叫中带着一车的人直直坠落下山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