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恐怖故事视角(五) 死去的尸体突然开始攻击我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503字
  • 2022-04-20 11:04:48

骨先森一开始拟定的方案是趁着【顾问】还没大规模将平行世界的自己变为傀儡之前先让更多人知道世界毁灭的真相,这样没有形体的【顾问】就很难将小丑顾问的匕首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一旦匕首在其他平行世界的人手里,夺过来的难度就会低很多。但在骨先森的记忆被看光后,之后偷袭学者顾问那边告知他们真相的方法就失效了——【顾问】早就转移了他们的位置,库铂去踩点的时候就发现骨先森说的那个厂房空无一人。而其他没有数据能力的人告诉他们真相会相信的概率更小。

顾问时不时还会来试一下能否拆除骨先森身上的监控,骨先森别过脸去看着窗外,最后都是顾问扶着腰直起身叹气道:“不行。就算看懂了原理,实际执行起来还是做不到。”

“看懂了却做不出来?”骨先森扭着头重复道。

顾问思考了两秒:“怎么说呢……我身上的数据能力终究还是从【顾问】留在我身上的分身里窃取的,对数据能力的理解和运用是一回事,我和【他】之间本身还存在着类似’app’和’app极速版’的差距。就算我知道某个app有什么功能,’极速版’里没有那我就是用不了。”

“好土的比喻。”骨先森吐槽道。

顾问耸耸肩:“但是很好懂嘛。”

骨先森思考了一会,把脸贴近顾问的耳边轻声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使徒他们一直都在看着我们?”

顾问感受着骨先森趁机在自己手背上写的字,沉默了两秒:“你不妨猜猜为什么。”没话说可以不说话。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给了你’跟上版本’的数据能力,你就能做到跟【顾问】一样的程度?”顾问感受着骨先森写的字,“听”着她后续的计划,翘起了嘴角。

库铂关上自己家的门,准备前往疫医家。

“嗨~”走廊的另一端,来人摘下连帽衫,熟悉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你是?”库铂看着那张脸,知道对方并不是顾问。

“骨先森身上有【顾问】的监控,顾问和使徒又被其他平行世界的自己监视着……所以还是来找你最靠谱。”{顾问}笑着打着招呼,“我相信骨先森应该也用某种方式告诉过你会有人来投诚了吧。”

“原来就我没被监视吗……【顾问】也太松懈了吧。”库铂锁上了门,将钥匙收到口袋里:“顾问跟我说应该有两个人一起过来的才对。”

“{使徒}在楼下望风,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才逃脱【顾问】的监视过来找你的。”{顾问}双手插袋走向库铂。

“停下。”库铂突然说道,“你要怎么证明你是{你}?”

{顾问}愣了一下,随即笑道:“骨先森已经防范到这种程度了啊……也好。”{他}随手拿出长长的圆锯又收起,然后拿出军铲在自己的手指上割了一个口子,一根血红的尖刺破体而出,正好停在库铂瞳孔前方。库铂后知后觉地扭过头,猛地一掌拍开长长的尖刺。

看着库铂被吓一跳的反应{顾问}很满意地笑了出来。库铂缓过神,拿出手机发消息给顾问。过了一会,库铂抬起头说道:“顾问说他现在就从家里出来,让我们去沃尔玛旁边的暗巷里谈。”

“那我们就出发吧。”{顾问}马上说道。

“等我一下。”库铂又看了眼手机,发了条信息将手机熄屏放回口袋:“走吧。”

等他们到了沃尔玛商场附近的小巷里后,又等了一会才看到顾问从巷子口走进来。

“久等了,甩开跟踪耗费了一点时间。”顾问摘下兜帽跟库铂打了招呼,突然一个神龙摆尾:“笑问客从何处来?”

“……你怎么把后一句给说了。”库铂很想装作不认识这家伙。

“没什么,确认一下而已。”顾问刚要继续说下去,{使徒}突然暴起,纵使顾问及时反应过来做出了闪避动作,瞬步剑仙还是几乎将顾问的脖子砍断!

鲜血飙洒满墙,还没完全死亡的顾问指间闪出一张卡片,但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被{顾问}用军铲砍入手腕。

“你们……”库铂慢一拍反应过来,极端的愤怒和恐惧冲上脑门,他用尽全力挥出一拳打向{顾问}面门,被{顾问}复制了一把军铲砍入了拳头。

这是为什么?库铂咬着牙忍着军铲嵌入拳头的剧痛。

当{顾问}和{使徒}刺杀骨先森失败回来后,两人还在思考着该如何在不引起【顾问】怀疑的情况下离开。如果骨先森说的话属实,那么无论如何都得远离【顾问】。在明面上拒绝骨先森的情况下【顾问】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对{自己}下手,就算【他】想,失去了身体的【他】也做不到什么。

{顾问}拉上兜帽有恃无恐地带着{使徒}去找【顾问】汇报情况,{他}双手插兜毫无歉意地为自己没有杀死骨先森道了个歉,“以己度人”地安慰【顾问】反正还有死校顾问的后手就算被反杀也可以报警让骨先森背负杀害顾问的罪名。

“没关系,这也在预计范围之内。”绿色的光球毫不在意地说道。

{顾问}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里潜藏的意思,脑后突然受到重击倒在地上,身后的西装使徒控制住{他}将{他}死死压倒在地。{使徒}受了一击后用瞬步剑仙逃开,但直直撞上了在面前打开的传送门被传送到工厂外,被门另一端的镰刀顾问擒住压在地上。

{顾问}被突如起来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他}虽然不清楚其他人控制住自己的原因,但{他}清楚被控制后{自己}的下场。于是{他}当机立断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发动了【炼狱变】。

密集的地狱刺从单薄的身体暴起而出,穿透了身上的西装使徒将其顶到空中,附近的其他平行世界顾问使徒也被穿刺成了刺猬。

“你只剩14%的体力值了。”绿色的光球穿过密密麻麻的地狱刺,对于没有身体的【他】而言这种攻击毫无意义。

【他】顿了一下,带着笑意说道:“顺带说一下,这里只有西装使徒是被我控制的喔,真正被我控制住的其他傀儡还在工厂外面待命呢。”

地狱刺带着穿刺住的东西收回{顾问}的体内,体力见底的{顾问}跪倒在地,看着从工厂外走进的其他人,强颜欢笑着流下了一滴冷汗。

{顾问}作为和【顾问】同源的“系统”,想要悄声无息地将{他}数据化是不可能的。甚至在骨先森告诉{他}【顾问】拥有数据化能力后,在{顾问}的眼皮子底下悄悄将其他平行世界的顾问数据化也肯定会被{他}看穿。所以【顾问】当时把{顾问}{使徒}派出去刺杀骨先森,趁着{他们}不在时将把身边的几个平行世界顾问强行数据化为自己的傀儡,在二人回来后趁着{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顾问】操控的傀儡控制住将{他们}也数据化为【自己】的傀儡,之后将计就计操控{他们}与顾问接触,趁机将其杀死。

“将军了?”【顾问】自言自语地说道。

“……还没呢。”【他】自问自答道。

在{顾问}的视角里,几乎被斩断脖颈的顾问,此时正握着一柄长刀直直砍入了{自己}的脖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