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疯子】与疯子(完)28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778字
  • 2022-04-08 11:02:12

“我一直在找一个动手的合适时机,一个你最不可能意料到、最不可能经历过的时机——所以我选择了对你而言最安全的【圣道日】期间动手。”【顾问】踩着库铂的尸体走过,确认库铂彻底死亡:“在这个时间点你的警惕性也是最低的,毕竟随时都能再次重来——简直就像游戏人物一样嘛。”

骨先森试着挣扎了一下,疫医的力气不是自己能反抗得了的,双手被疫医一只手箍住,嘴巴和舌头也被控制住无法进行吟唱,右脚膝盖内侧被踩住无法行动,整个人被完全压制。

“不过根据这段时间的放手不管我也大致猜测出你之前所经历的情况了……这就是互利互惠啊。我们会走上同一条道路,只在最终的岔口分道扬镳。”【顾问】掐住骨先森的下巴抬起她的头颅,让她露出了她柔弱的脖颈。匕首在金色的天空下反射着特殊的光芒贴在了骨先森的颈侧,骨先森听到背后疫医无力哭泣的声音。

她啊啊了两声,【顾问】嘴角一勾,控制疫医将手指从骨先森嘴里拿开,自己依旧死死掐住她的下巴,将刀锋紧紧贴住骨先森的脖子防止她有所异动。

“临终遗言吗?还是你还有什么惊喜送给我?”【他】微笑着说道。

“谢谢你提供的这一场精彩的谋划,给我提供一个前所未有的思考。”骨先森兴奋地盯着【顾问】的眼睛,“小丑顾问的这把匕首能杀死灵魂,那么作为数据却能思考的【你】,究竟是否拥有灵魂呢?用那把能够灭杀灵魂的匕首刺入你操控着的傀儡的胸膛,是否能直接杀死你的本体?”她忍不住笑出了声,仿佛现在匕首架着的不是自己的脖子,而是【顾问】的脖子。

【顾问】歪头思考了一下:“很有趣的想法……我也很好奇呢。”

骨先森一脸迫不及待想要求证的样子:“不想试试吗?你应该也觉得自己死不了吧?普通的方法确实没法杀死你呢……”

“免了,我对于自杀没有兴趣,如果你有能力抢到这把匕首再试试吧。”【顾问】笑着低下了头,“你要说的话只有这些吗?”

“你要惊喜的话也不是没有……”骨先森咬着牙露出了一个笑容,【顾问】转过头,不远处一个戴着连帽衫的男人拖着长长的圆锯缓缓走来。

就在【顾问】转头的瞬间【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镰刀顾问从天而降挡在【顾问】的脑后方向,但另一侧的来袭者以极快的速度偏转了一下身形,以“》”形的路径越过了镰刀顾问的阻挡,【顾问】来不及抽身,双手被砍了下来,匕首哐当掉落在了地上。

“哇哦,我还以为{你们}早在之前的猎杀中就死掉了。”【顾问】往后退了两步坐倒在地上,“拥有相同能力真是一件麻烦事啊……”

“虽然我确实没料到你在疫医身上埋的这一手,但我们当时猎杀平行世界使徒的时候为了防止普通人受伤也没有带上疫医和库铂,所以意外地没被你提前发现这手暗棋。”骨先森优雅地说道,“{顾问}提早对你起了疑心,而我也解答了{他}的疑惑,于是我们达成了一致,让{他}用数据能力屏蔽你的探查装作被我们猎杀的样子,约好在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个能够证实我的解答的时机再出手。”

“反常的自曝阴谋环节,反常的留人一命时间,当然对【你】而言一切已经成为定局,也并不介意会出现什么变数继续享受意料之外的破局和对弈,不过我毕竟已经对【你】很了解了,【你】肯定在这时候还在悄悄做着什么。”骨先森歪了歪头,“就算那个匕首能杀死灵魂,真的能够彻底杀死一个拥有轮回能力的人吗?灵魂和时间哪一个的优先级更高?趁着我被完全控制住增加一些后备的保险,比如将我进行数据化,比如往我身上加上提示我是轮回者的信标,比如……删除我的特质。”

“说出来有些丢人,我已经被【你】抓住并试图数据化过两次了呢。”骨先森吐了吐舌头,“上一次的时候【你】一边跟我聊天拖延时间一边悄悄对我进行数据化,那时我已经算陷入绝境,但【你】没有让那些人抓住我而是一句话没说让我逃掉,让我不禁猜测【你】应该没有、也不想在平行世界的自己面前暴露过数据化的能力。”

“为什么不能暴露数据化的能力呢,我相信那时被你蒙骗在鼓里的其他平行世界的人还不会想到你迟早会把他们变成你的傀儡,因为没有动机。只能说明你担心暴露数据化能力后,某种更关键的东西一定会暴露,从而让【你】的所有计划泡汤。上次轮回和这次轮回{顾问}都没死,同为系统的{他}是很容易看穿【你】做了什么的。”

骨先森停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你】迫不及待地想让{顾问}死去,但这依旧无法说明为何那时【你】不选择安放信标而是执意要对我使用数据化。”她笑道:“很明显数据化对【你】而言带来的好处非常值得一试,结合以上信息我猜测将我数据化后,【你】可以完全解决我的轮回能力,换句话说,我猜测【你】能够抹除掉我的特质。”

“这样一切就说的通了,【你】担心被{顾问}看穿后被质问为何不一开始就把顾问和使徒的特质抹去,而原因就是最开始被拉过来的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能力不足,【你】想着拉过来足够强大的牌作为傀儡与顾问进行你们之间的玩乐。”

“我不介意的哦,我也想和平行世界的自己玩玩。”{顾问}耸耸肩,“我在意的是这个混蛋又想坑我,所以我也想着怎么也得坑回来一次。我说怎么愿意抛弃身体呢,也只有将自身完全数据化才能做到那些东西吧。”

{使徒}的语气十分冰冷:“【你】知道因为【你】的私心有多少人被拉离了自己原本的世界吗?又有多少人死在了陌生的异世界无法回去?”

“哈哈……{你}就是探测到骨先森体内的特质出现变动就开始动手的是吧……”【顾问】慢慢地爬起,转头看向骨先森,“愿意担当自己轮回能力消失的风险来当饵,你也真疯狂啊。”

“等到这一步时说明我已经无计可施了,不如说这才是最理智的选择。”骨先森笑眯眯地说道,“而且,我本就打算在这个轮回解决一切。”

{顾问}捡起地上小丑顾问的匕首,一边走向地上的死校顾问一边露出了危险的邪笑:“来试试吧,现在的【你】,是否拥有灵魂呢?”

在【顾问】的操控下,镰刀顾问猛地暴起斩向了{顾问},但被{使徒}一发智印拳拦下,疫医突然改变了钳制骨先森的姿势,用胳膊用力勒住了骨先森的脖子将她抬离了地面。

强烈的窒息感袭来,疫医惊恐地哭喊着,骨先森抓住疫医的手臂不断地蹬腿,疫医在【顾问】的控制下勒着骨先森慢慢后退,{使徒}准备冲上来救骨先森,却被镰刀顾问拖住。

“怎么样?来比一下谁的速度更快一些?”【顾问】一边向后奔跑着一边发出狂笑,“其实我还可以试着让那个女孩抽出骨先森腰间的那把火枪一起打碎她们两个的脑袋,要试试吗?”

“骨头,不要,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这么做……”疫医无力地抽泣着,身体却违背意愿地越勒越紧。

“……唉。”{顾问}向前冲了两步,叹了口气。

“反正也来不及了,干脆让你死得痛快些吧。”{他}取出碎肉搅拌者转身对着骨先森扭动了把手,圆锯射出,直接射入骨先森腹部,搅碎了她的肠子。

你是不是对死得痛快有什么误解……骨先森一脸“如果不是我能轮回我死了也要做鬼索你命”的表情瞪着{顾问}。

“【顾问】在你身上放了信标。因为我们及时出手,你的特质还没被完全删干净,还能轮回三次,看你的了哟。”在逐渐远去的景色中,骨先森听到了最后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