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疯子】与我(六) 335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3351字
  • 2022-04-08 17:15:50

骨先森看到游戏使徒冲进来的那一刻平静地说了句“我先走了”就拿起一把大号螺丝刀捅入了自己的左眼,倒在地上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疫医高抬腿踢向游戏使徒,顾问也趁这个时间插卡变身成晓美焰形态,从盾牌中取出手枪对准了游戏使徒的头部。

扳机扣动的那一刻游戏使徒的身影分为两个穿过子弹冲到顾问面前合为一个真身,袖剑捅向顾问的咽喉。而目的是骗出游戏使徒位移技能的顾问早有准备用盾牌挡住刺击,松开手枪后两指一夹捏着巴麻美的卡片插入腰带合上,转换形态后盾牌消失,游戏使徒将另一只手按在顾问胸前,发动了中等力度的【碰碰车效应】。

但顾问的躯干部分变成了缠绕着的缎带,在碰碰车效应的力道下崩散开来,顾问本人反而没受到什么伤害,而相对的游戏使徒也没有受到反作用力的冲击站在原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游戏使徒挥起袖剑斩向顾问,却被疫医扭身踢中肋部,剑锋偏移开来,只割开了缎带的一半。

缎带缠绕起来变回顾问的身体,顾问的胸口上多了一道两厘米深的割痕。通往阳台的门被破开,{使徒}挥起无奏砍向顾问,然而顾问无心恋战,用缎带拉住身体往客厅门口拉去。疫医发现得即时,这些人只来得及从阳台和窗户攻入,正门那边反而还没人来得及从楼梯上来。过于狭小的房间内{使徒}也无法使用瞬步剑仙,强行使用只会让自己被技能的冲力拍进墙里。{他}挥起短刀想追上去,却被疫医拦了下来。趁着这个间隙顾问滚出了门外,用缎带把自己拉向了楼梯间,之后便不知去向。

{使徒}制服疫医,而游戏使徒追过去时已经失去了顾问的踪迹。

游戏使徒走了回来,【顾问】已经出现在客厅里看着被制服在地的疫医。

疫医一副不怕死的样子怒瞪着他们,不过她快哭出来的表情和不受控制颤抖的肩膀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恐惧。

{使徒}说道:“审问没有意义,她肯定什么都不知道。”

“不如说仅仅是折磨也没有意义,反正一切也会重置,这个女孩也会失去这段时间的记忆,哪怕想以此离间也没有任何作用。”【顾问】笑了一声,“不如说他因此就敢把伙伴留在我们这里,这种人真的非常可怕呢。但真是可惜,哪怕就算在这姑娘面前把这些都告诉她,她之后也不会留下任何记忆……”

“那我们要怎么办?”游戏使徒问道。

【顾问】轻松地说道:“把她杀了吧,至少不能让她活着继续干扰我们。至于顾问的去向——”

顾问还活着且身上已经摆脱了我分身的监控——甚至已经加强过了,说明他已经掌握了数据能力。那他应该已经探明了让世界重置的方法……

“——去医院吧。你们先走,我再探查看看他是否还待在附近。”

支走了其他人后,【顾问】转了个身,沉默地看着地上骨先森的尸体。

“如果掌握了数据能力的话,为什么到现在才清理掉身上的’信标’呢……”

.

骨先森回过神来,自己站在使徒家门前。她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应。她摸了摸口袋,摸出一根十分新鲜的小拇指。

看来已经发生过了。过了一会,使徒才从里面打开了门。

“发生了什么?”她问道。

“发生了很多……无论如何,谢谢你的符。”使徒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浸满了鲜血,额头上的符咒也消失不见:“库铂说【顾问】他们怕我陷入绝望想利用他活着带给我希望让我好好被杀,当时我们待的那个位置太空旷所以想了个办法让我装成快绝望的样子接近他们,库铂趁机跑到狭小房间里。我跟他待在狭小房间里其他人就不敢强行进来了,怕误杀库铂。”

骨先森听了半天还是没听懂全部过程:“嗯……我听说胡萝卜加盐可以很好地洗掉血渍。”

“这衣服也已经穿不了了吧。”使徒苦笑着把身上的破布扯下来,“我太累了,回来后应该第一时间先把衣服扔掉去洗个澡的。最后还是很长一段时间的骚扰……”

疫医没过多久也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看到了坐在客厅里喝热水的骨先森。

“谢谢喽疫医姐,已经结束了。”骨先森微笑着朝疫医打着招呼。

疫医一脸茫然:“啊?什么结束了?”

骨先森大概和疫医说了说自己之前的计划,而这段时间里顾问也带着库铂过来了。

顾问马上用数据能力检查了一下骨先森的身体:“没给你新加上什么信标,也没有加深数据化程度……全都没有变化。”

“嘿嘿,我还以为【他】会在我死后对我尸体做些什么呢。”骨先森捧着水杯,喝了一口热水。【顾问】是“看明白了所以没做”,还是“做不了”?

不过既然自己身体没被添加或者删除什么东西,就不用让顾问跟着自己一起传送到其他平行世界了,自己独自回到魔法世界补充一下魔力和异构虫就可以了。

原本紧张的事况一下就变得平缓了许多。

在顾问将自己身上的少量数据化清除后,由顾问打开世界节点,骨先森回到了那个由生化冒充魔法打压着真正法术的世界,补充了一下魔力和异构虫后回到了原本的世界。

顾问捏出月读表盘给使徒加强战斗的能力,利用骨先森给予的信息开始狩猎平行世界的使徒和不愿参与纷争的自己们。期间【顾问】一直没有动作,毕竟这对【他】也是有利的,也许是自己多想了。骨先森垂下眼睑,现在自己的战斗能力也回来了,顾问的能力也升级了,使徒虽然没有得到{使徒}的能力,但也有月读表盘打底。虽然有细微的差别,但事情的进度与之前没有太大变化。

……不如说没有太大变化反而是最异常的情况。骨先森咬着下唇,这太不像【顾问】了。【他】一定在憋着什么东西……但是【他】还能做什么呢?

8月13号,从被猎人使徒传送到的圣杯战争世界回来,因为有提前让疫医和库铂先离开,两个普通人并没有卷入与猎人使徒的战斗,现在可以帮自己从废墟里出来。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骨先森又换上了圣杯战争世界里的那套黑色军装。

“虽然你提前说了可以从足够高的高度摔死那个家伙……但对方很谨慎,没有给我们这个机会。哪怕使徒变身使用低重力领域想把他从楼顶踢落,那个家伙也硬吃了一记骑士踢死死抓住使徒的身体跟他一起掉下去,顾问不得已用缎带把两个人都拉住了。”库铂皱着眉头说道。

骨先森拉着库铂的手从废墟里爬出来:“没事,反正之后也能解决掉他。顾问他们现在在哪?”

库铂犹豫了一会:“顾问在与【顾问】缠斗,使徒在重伤后……变成了一个很可怕的黑影在跟猎人使徒厮杀。顾问跟我们说救你出来后如果你没什么安排就让我和疫医去执行’B计划’……”

库铂的话没有说完,他警惕地转过了头。

死校顾问带着笑容走了过来,伸出缠着绷带的手臂指了指骨先森:“我的目标只有她一个人,能请你们两位袖手旁观一下吗?”

“怎么想都知道不可能吧。”库铂和疫医站起身,摆出了架势。

“现在的你应该已经是【顾问】吧。不过【你】的这个傀儡甚至没有超能力……哦。”骨先森刚想狗仗人势躲在库铂疫医身后嘲讽一番,看到了死校顾问手里闪着特殊光芒的匕首。“原来在最开始就想到这一层了吗。”

“没办法,我也不知道你这居然还有两个人,跟顾问缠斗的话也抽不出更多人了……也就来了一个。”死校顾问耸耸肩,身后走出另一个拿着巨大镰刀的顾问。骨先森认出那是之前决战中待在【顾问】身边的傀儡之一。

“疫医、库铂可能真得麻烦你们了,只需要帮我争取吟唱的时间就行……之后就交给我。”骨先森的脑中回忆着这个镰刀顾问的能力和弱点,准备吟唱高速咏唱的法术。

“交给我们吧!”疫医很有干劲地说道。

镰刀顾问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骨先森另一边,镰刀的破风声伴随着锁链声斩下,疫医推了骨先森一把避开了刀锋,回身一脚踢向镰刀顾问的头部。库铂紧张地和死校顾问对峙着,对方大有不怕死般的从容不紧不慢地走了上来。

骨先森紧盯着死校顾问的动向,手指放到嘴前捏印开始吟唱啼恩穆斯高速神言术:“时源通流,千言万法,加速同……”

她的吟唱只进行到了一半,忽然一只手从身后捂住了她的嘴巴,两根手指插入骨先森口中夹住她的舌头强行中止了她的吟唱。

巨大的镰刀落下,库铂正在紧盯突然加速的死校顾问,被镰刀切割开来。

“我……我怎么了?我控制不住自己!”骨先森的身体被固定住,背后传来了疫医快急哭的声音。

“我忍了好久。”死校顾问深吸了一口气,“我差点就没忍住在杀人狂都市里将你的尸体数据化。但我总担心这是否也在你的意料之中,你是否想借此确定什么事情。而且即使我真这么做了,在下一次改变世界规则前你们也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将你自己捆起来让顾问慢慢清除你身上的数据化。”

“所以我换了个对象,真该感谢你们那残忍高效的应对,摆在我面前的有两具尸体。”死校顾问——我们现在还是叫他【顾问】吧——邪笑着说道:“我在这位叫疫医的小姑娘身上装了和顾问身上一样的监控,并且将她的四肢数据化。这样她平时还是她自己,只有到关键的时候才会变成为我所用的棋子……就像现在这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