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湖中老屋(四)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523字
  • 2019-08-16 19:37:27

“沃日理嘛嘞批!”顾问被吓得当场爆了粗口,使徒也被吓得直接窜出两米多远。

缓过神来后顾问松了口气,走到女孩旁边:“诶你刚才表现不错啊,居然没动也没叫,原来之前在隐藏实力啊。”

然后他就看见那个女的直接晕倒了在地上。

顾问:“……”原来是被吓傻了。

确认那个人偶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后顾问打算上前去看看,主要是他比较好奇天花板上有什么,会不会把人偶丢下来的“东西”还待在那里……

使徒见状赶紧拉住他:“老哥算了算了,别去作这个死啊。”

顾问想了几秒,点了点头,于是叫醒女孩后三人慢慢往后退去准备出房间。

最后面的使徒靠到门上,手搭上了门把手。顾问低声提醒道:“开门前注意一下外面。”

“了解。”使徒会意,打算开个门缝先看看外面的情况。

这时候,房间里床上的人偶突然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三人的脑回路陷入了不同时长的停顿,主要是在考虑要不要跑。

“咚!”这时候使徒背后的门猛地传来被撞击的声音,一张死气沉沉的人偶的脸直接贴在了房门的塑料窗口上。

“啊!!!”使徒当场嚎出了声,直接举起棒球棍砸在了透明塑料窗上。

塑料窗没被砸碎,使徒看到床上的人偶已经掏出了尖刀准备下床,他咬了咬牙猛地发力推开门直接把门外的人偶撞倒。

接二连三的巨大声响已经惊动了这层楼房里的存在,顾问低喊了一声“不要随便进房间!”后直接带头跑起来。使徒明白顾问这是有了打算,所以听话地跟在后面,还顺手拉上再次被吓呆的女孩。

后面木偶关节碰撞的声响越来越密集,使徒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后面提着刀大大小小的人偶足足有十几个,在漆黑的走廊里看起来一片行尸走肉的景象。

风铃声还在幽然地回响着,如同幽静的安魂曲在奏响。如此平稳的铃声与走廊里行尸走肉的景象结合在一起有一种极度的诡异感。

“哈,哈,哈……”顾问已经开始喘气了,他的体力确实很差,加上刚才处于惊吓状态跑得匆忙,体力消耗快得吓人。

“哈,你们先走,我确实跑不动了……我试着随便找个房间躲一下,你们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别进房间躲……”顾问速度慢了下来,逐渐落到使徒后面。

“你妹啊,你自己都说进去可能会死的啊!恐怖片里这么玩的都领便当了啊!”使徒的体能要好上一些,那个女孩在求生意志下缓过神后也开始跑了起来——对比一下好像顾问的体能比那个女孩还弱上一些……

顾问的速度越来越慢,已经降到快步行走了:“不用担心,我还可以赌一把,我躲藏技术很好,你知道的……呼,呼……”

“赌个鬼,你这运气差到连续三次买泡面都沒叉子的家伙……”使徒没怎么犹豫扯着顾问的手拉着他继续往前跑去。

又跑了一会终于看到一个像是大厅的地方,远远看去大厅的角落还坐着一个人,看着像死了一样。

使徒拉着顾问和女孩跑到大厅后终于也没了力气,把顾问甩下后不得已回身勉强拿起棒球棍打算硬拼。

顾问早就没力气跑了,被使徒甩下后直接像挺尸一样扑在了地上,好在他的警惕意识还让他在地上往里滚了几圈躲到一张桌子底下。

使徒喘着大气看着逼近的人偶群,感觉力气回上一点后又放下棒球棍去拿了一把更重的椅子。

然而就在三人打算混吃等死拼死一战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人偶即将踏入大厅的时候,一扇玻璃墙非常突兀地出现,将大厅和人偶所在的走廊隔开来。

人偶们趴在玻璃墙上歪着头往里面窥视了一会后就慢慢地退去,漫无目的游荡在走廊上。

“豁,豁,呼……”使徒猛地松了口气,扔下桌子躺在地上休息起来。

过了一会,顾问的体力先恢复过来,他慢慢地从桌子底下爬起来,先去看了一下那扇突然出现的玻璃墙。

“嗯……看着像玻璃墙,原来是透明塑料啊。”顾问从质地上看出了它的真正材质,“这也太不魔幻了,按照哈利波特的玩法应该直接就是空气墙然后空中悬浮着个魔法阵什么的……”

使徒躺在地上用像是垂死一般的语气呻吟道:“管它什么材质,它能凭空出来就已经很魔幻了好不好……”

顾问看完塑料墙,对着对面走廊里的人影做了几个鬼脸确认不会吸引到他们后转身去查看那个靠在墙壁上的人。

首先在看到他背后墙上飞溅血液的量的时候,顾问就知道这货已经没救了。而从相貌上看,是之前被抓走的那个男生无疑。

顾问由衷地感叹了一句:“你还没死啊……”

“啊!XX!”女孩缓过气后看见了倒在墙上的男生,喊出了一个名字后就扑过去抱住了他。由于她喊的过于声嘶力竭,顾问也没听清男生的名字叫什么。

其实叫什么也无所谓,反正男生也活不了了。顾问看向男生腹部几个伤口,有四道刺伤和一道巨大的贯穿伤。他又看到男生手还按在地上,掌心里按着一把消防斧。

“卧槽那个男的怎么会在这里?”使徒也差不多休息好了,起身走了过来。

“XX!你发生了什么!你怎么过来的!你回答我啊XX!”女生哭喊着抱着男孩,顾问在一旁看得直摇头,他觉得这完全是单方面不求回答式的问问题,完全不给人家说话的机会全程靠喊,而且看她勒男生脖子的力度,那个男生完全有可能在回答之前提前嗝屁。

只有使徒这时候非常正常地想到了“原来这俩个家伙是一对情侣”然后上前轻轻拉开女孩问还有一口气的男孩:“你怎么来这的?”

顾问看男孩快撑不住了,打断使徒问道:“抓你的’存在’有没有弱点?”

“没……”男孩吃力地吐出一个字。

“那你看见它的样子了吗?”顾问争分夺秒问道。

“没……额,是,是一个女人……”男孩已经呼吸困难了。

顾问几乎是冷漠地继续在男生死前榨干他的价值:“你从哪里过来的?”

“一个房间……的,天花板……我,从上面,掉……掉下……来……”男生说完后就闭上了眼睛,顾问测了下呼吸、心跳和脉搏,确认这家伙已经死了。

“女版面条人吗……”顾问拿开男孩的手捡起消防斧喃喃道,他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去管男孩的尸体。

“啊!XX!你醒醒啊!你别抛下我啊!你别死啊!嗯呜呜……”那个女孩声嘶力竭地哭着,不愿意起来。

使徒觉得已经差不多该离开了,于是他蹲到女孩身边,踌躇了一下说道:“那个,我知道你很悲伤,不过逝者已逝,我们还是先走吧。”

“不!我要留下来!我要陪着他啊啊呜呜呜……”女孩已经失去了理智。

“啧。”如此狗血的“死了都要爱”的情节顾问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示意了一下使徒后转身就准备离去。

“咱们不管她吗?就把她放这?”使徒对顾问说道。

顾问头也不回:“我从来不去干预别人的选择,哪怕他决定去死。我最多也就给对方分析一下利弊,如果他听完后还是决定坚持自己的选择,那我只能相信这是他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并选择尊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