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疯子与我(五)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73字
  • 2022-04-02 20:37:28

从结果上看使徒撑了很久,顾问花了四天成功掌控了数据能力,拆除了【顾问】的监控,变身成沙耶香形态修复好了自己的鼓膜和不知何时断掉的小指。

看到顾问能够变身骨先森歪头问道:“你能看到我的记忆吧?”

“能。”顾问爬起身,“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一开始就公布自己轮回者的身份了……”

“异能顾问在我身上放了什么?”骨先森问道。

顾问沉默了两秒说道:“只要你出现在拥有数据能力的人的视野内就会直接弹出一个写着’你好,我是轮回了很多次的轮回者,请努力点弄死我’的弹窗,还会有一个高亮箭头指着你……”

“这个崽种……”骨先森没忍住又骂了一次。不过比起她一开始预估的会主动暴露位置的效果而言要好很多了,自己为此设的几个后备计划也没有用上。

顾问抬眼看了一眼周围问道:“使徒和库铂呢?过去多久了?”这段时间他一直专心认知骨先森写的字和研究数据能力没空计时,在失去听觉和视觉的情况下他对时间的把控并不准确。

而此时的某处,四肢擦伤的库铂把新的符贴在浑身是伤的使徒额头。换掉已经破破烂烂的旧符后使徒身上再次冒出黑烟修复身上的伤口。

“我有些难受……”使徒的脸色很差,但他能明确地感受到这就是自己的力量。

“自从我过来后他们的攻击就没停过。”库铂眉头紧皱,“之前当我接近你的时候他们却直接停止了攻击。”

“结合骨先森之前说过的你的情况,我大概知道他们的想法了……”库铂摸了摸口袋里已经碎了一块镜片的眼镜,“他们把我放过来到你身边给予你希望,这也是为什么这段时间的攻击都是以针对你为主的,而我却能在这长时间的攻击中活下来……他们需要我活着让你不会陷入绝望。”

使徒精疲力尽地低下头:“没事,我不会让你死的。除非我死了——”

“你没听懂吗?他们要的就是这个!”库铂摇晃着使徒的肩膀,看上去使徒已经被无名之兽的怨气影响到了,“他们要你一直保持这份保护我的责任感,这样你就不会陷入绝望地被杀死!”

使徒低着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说道:“我大概听懂了,那么我们该怎么办,班长?”

库铂犹豫了几秒,使徒死死抓住他的肩膀说道:“别是我想的那样,库铂。”

使徒用力到指甲深深嵌入了库铂肩膀上的肉里,看得出他的精神状态特别差。

库铂的话噎在了嘴里,自己之后能复活,现在自己死掉反而能让【顾问】他们随时忌惮会绝望发狂的使徒而保证使徒的安全。

“放心,我不会去死的。”库铂扯动嘴角安慰道。

骨先森给的符咒已经用完了,如果使徒额头上这张紫符再次破损那他应该就会真正死亡了吧。自己还真是不会搞这些斗智斗勇的东西……如果是顾问在这里,他会怎么做呢。库铂下意识用手指去敲击眼镜框,但破碎的眼镜已经被他收起来了,食指敲了个空。

“还没自杀吗。”{顾问}靠在栏杆上,食指轻轻敲击着栏杆。

死校顾问蹲在地上注视着杀人狂的尸体说道:“也许是不敢呢?”

“有道理,仅凭这个确实没法推理出那个轮回者所知晓的信息度……不过也没有所谓就是了。”{顾问}咧嘴笑道,“我们单纯等他们的符纸消耗完也可以,{我}不觉得那个家伙过来时身上有带超过十张符纸。”

死校顾问问道:“那接下来你上?”

“{我}那电锯会一不小心切到那个叫库铂的家伙吧。”{顾问}双手放在脑后,“【顾问】说着去寻找顾问和骨先森,直接带走了传送门顾问。但这真奇怪啊,【他】一个光球不会遇到生命危险,也能与所有人远程随时联系,怎么看都是我们这边需要留下传送门顾问以防无名之兽发疯时可以带我们逃走吧。”

“你的意思是……我们是弃子?”死校顾问抬起头思考起来,“我们这确实没有什么特别强的能力者,但帮【他】的人少了对【顾问】有什么好处?”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顾问}看着走向使徒所在位置的火焰使徒,“【顾问】肯定骗了我们什么。”

死校顾问说道:“你是指世界毁灭的真相?【顾问】不是已经告诉我们几个世界是因为多个顾问使徒存在才会毁灭的吗,【他】难道编了两套谎言?”

{顾问}嘲笑道:“你还真信【他】那套’其他人全灭后【他】开一个世界节点跟{我}和{使徒}回到自己世界然后留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生活’的鬼话啊,用皮燕子想想都知道【他】肯定和其他人也说过相同的话。”

死校顾问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这一点。“我没相信过,但在世界毁灭的真相上【顾问】应该不至于拿出两套假话骗我们。”

“那个世界毁灭的真相倒是真的。就算{我}的数据能力没【他】强,也是能探测得出来的。”{顾问}歪了歪头,“现在还缺少一个足够关键的线索,以{我}对【顾问】的了解现在的情况【他】肯定希望使徒发狂我们死在无名之兽的手下,或者我们中的一部分苟且活下来也在【他】的希望之中……”

顾问帮骨先森把异能顾问放置的“信标”拆除,按顾问的说法“并不麻烦,大概是时间不够只能粗浅地安放”。

正在顾问准备清除骨先森身上的数据化时,疫医小跑着进来说道:“我们被发现了!”

“……也正常,在没转移的情况下撑了这么久也不错了。”顾问站起身。

“赶紧到下一个据点——”骨先森的话还没说完,被封死的窗户破裂,游戏使徒一抖袖剑露出嘲弄的笑容:“找到你们了。”

{顾问}转头,看到全身冒着黑烟的使徒缓缓从他和库铂所待着的那个破烂大厅中走出,脸上浮现出有些崩溃的惨笑:“来吧,反正我们之间只能不死不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