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疯子与我(三) 坏女人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84字
  • 2022-03-27 11:08:43

调虎离山?【顾问】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骨先森利用自己制造动静让【自己】失去了顾问的动向。但她是如何远程让顾问身上的监控失效的?她又是何时与顾问交流计划的?这一切也许只能用一件事来解释——就是对方也掌握了能操控数据的能力。

虽然【顾问】这边一共有32个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但不乏有许多心高气傲不愿接受除了战斗以外命令的和本身能力不适合进行监视的,派了两个人监视无名之兽和一个传送门顾问监视骨先森已经是极限了,顾问那边仗着身上有个自己的分身监视着就以为万无一失了。

“骨先森跑了,她快跑到我不熟悉的地段了!”传送门顾问一边奔跑一边喊道,“再要追下去的话我可能会暴露!还要追吗?”

【顾问】沉默了一秒进行了庞大的计算,说道:“继续追,计划提前,你开个传送门让死校顾问过去,你俩交接一下!然后先别急着杀死她,控制住她,无论如何也要触碰骨先森!最好废掉她的手脚,如果她有自杀举动一定要阻止她!”

手臂上缠着绷带的死校顾问走了过来。

【顾问】转过身说道:“时间紧急来不及把传送门顾问召回来了,我把分身放在你身上,你过去后交接给他就行了。”

“没事,反正我已经习惯被奇奇怪怪的东西附在身上了。”死校顾问耸了耸肩,把手递了过来。

【顾问】一边给死校顾问植入分身一边联络其他人:“西装使徒,顾问脱离监视了,需要你去追踪他。”

西装使徒慢条斯理地脱下自己名贵的西装:“你不是在他身上放了监控吗,真是无能。”

“……”【顾问】装出妥协的语气重复道:“趁着顾问留下的热量痕迹还没完全消失,请你用你的高科技义眼去追踪他。如果完全失去了他的踪迹,接下来他会干什么就完全超脱我们的掌控了。你也急着回到你舒适名贵的生活中去吧?”

“哼,用这种语气指使我这个奈特集团的总裁……要不是这里的环境实在太差,我绝对会先教训你让你学会怎么服从。”西装使徒整理了下自己的衬衣走了出去。

虽然他看上去很有自信,不过在最初见面的半分钟内【自己】就已经发现了他义肢系统的后门了。【顾问】没时间嘲笑,传送门顾问已经触碰到了骨先森,刺伤了她的一条手臂正在与其缠斗。

“【圣道日】的’特质’吗……那事情就简单多了。传送门顾问,解析出来了,尽快杀了她。不用顾忌声响和尸体,再过五分钟世界就会失去秩序。”本来还担心对方可能是拥有轮回能力看破自己谎言的平行世界顾问或使徒,但如果只是本世界碰巧触发特质的普通人的话就可以放心了。更改世界规则之后不仅骨先森也可能被规则影响,重置之后也无法保留记忆,也就是说她绝对无法靠之前轮回的经验应对接下来的杀人狂都市!

【他】转而联络监视使徒的刺客顾问:“确认使徒真的受伤了?他如果没变成无名之兽的话就过去杀死他,利用好你的潜行能力,不要让他反应过来有机会变成无名之兽。”

“好的。”刺客顾问的回应十分简短,在掐掉通讯前传来他身旁的另一个顾问的声音:“现在就杀死他吗?那尸体要怎么处理……等等,有人去找使徒了!”

“谁?”【顾问】重新连接那个顾问的通讯追问道。

“使徒身边那个叫疫医的女孩!她蹲在使徒身边对他做了什么……好像把一张纸贴在使徒的头上,他,他身上冒起了黑烟!”

时间回到昨晚。

“疫医姐,我想拜托一件只有你能做到的事情。”

骨先森把头埋到疫医怀里,压低了声音:“我、顾问、使徒都有被【顾问】监视着,要行动会很不方便,明天我会独自离开,过一段时间后你先去找库铂,然后去市场买一点鸡血,我放在洗衣篮里的那件衣服口袋里有几张紫符,到时候带上鸡血和紫符去使徒家,把鸡血浇在使徒头上……”

“骨先森?”使徒打开了门,“顾问他们还没来,你先进来坐……”

他的话还没说话,骨先森就一把抱了上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没入腹部的刀刃。

“请相信我,之后会有人来救你的。”骨先森借着拥抱的动作在使徒耳边轻声说道,把使徒往后一推拔出了刀。

使徒震惊地捂着伤口跪倒在地上,他不明白骨先森最后说的话,看着骨先森带着意义不明的微笑转身离去。

骨先森转头奔跑起来,顾问应该也按照自己见面时在他手背上留下的信息做了,眼下顾问失踪,使徒重伤,自己还即将脱离监视,【顾问】最可能的做法就是更改世界规则让世界的秩序暂时失控,全力杀死使徒和自己顺带留下顾问好拖住其他平行世界顾问使徒给自己腾出数据化全世界的时间!

而这也正是骨先森想要的,一个能不被监视不被打扰能够让顾问安心解除【顾问】分身的环境。纵使之后异能顾问曾与自己交流过,上个轮回在与异能顾问做了交易之前的事情已经在某种法则下被强制遗忘了,但自己已经在异能顾问的断指上刻下了一些重要的信息,“顾问”的本质让这枚断指不会被世界重置影响,也成了记录那时事件的“羊皮纸”。

使徒捂着腹部的伤口不断呻吟着,而这时一双鞋出现在自己眼前。

疫医蹲下身,拿出一小袋鸡血有些手忙脚乱地解开袋子:“骨头跟我说你会被袭击,说这个能让你恢复,你再忍一下……”

贴上紫符后,使徒身上冒出轻微的黑雾,腹部的刀伤也慢慢愈合。

“真的有效……”疫医如释重负松了口气,扶起使徒:“要不要再休息一会?”

使徒脸色有些不好:“发生什么了?为什么骨先森突然……捅了我一刀?”

“骨先森捅了你?”疫医愣了一下,“也是她让我过来救你的啊?她还说如果不赶紧下去救她,她很快就会被杀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