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死与新生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414字
  • 2022-03-18 16:18:31

穿着连帽衫的顾问狂笑着死死抓着游戏使徒的肩膀,两人伴随着掉落的玻璃碎片从高空坠落。

游戏使徒咬着牙开启了万物皆虚,踩着玻璃碎片一手按在顾问腹部带着顾问撞碎了落地窗,摔倒在一地碎玻璃的走廊上。

“这也在你的预料之中吗?”游戏使徒扭转了一下手腕,插入顾问腹部的袖剑剜开了一个血洞。

“没办法,比起拥有过人身体素质和技能的你们,我也只能尽力试看看能不能当条疯狗咬痛你们了。”顾问从袖口中甩出小刀反握在手中扎向游戏使徒的颈侧,但被游戏使徒另一只手死死握住了手腕,无法再进分毫。

“现在我们已经在途中不知道哪一层了,其他人一时半会来不及赶过来,而你唯一的位移技能’花开堪折直须折’已经进入了冷却……”顾问松开握着插入自己腹部袖剑的游戏使徒的手腕,甩出袖口里的小刀再次扎向游戏使徒的眼睛。

游戏使徒拔出袖剑格开顾问持刀的手腕,将袖剑捅向顾问面门,顾问扭头堪堪避开,眼眶侧被割开一条不浅的刀口。他反手一刀扎在游戏使徒下肋,马上松开刀柄从弯起腿部的裤管中抽出另一把美工刀插入游戏使徒腹部用力扭转了一圈。

游戏使徒吃痛露出狰狞的表情,顾问狂笑着松开刀柄,打算从裤腰带里拔出下一把刀,游戏使徒抬起身反手将紧握着的顾问的手的手筋割断,一把抓住顾问抬起的另一只持刀的手深深划开了他的手腕。

顾问的双手失去力气瘫软在两侧,游戏使徒高举起袖剑对准顾问的喉咙。

“你接下来会对我使用碰碰车效应。”顾问闭上一只眼睛看着他笑道。

游戏使徒听到了头顶传来的声响,听到顾问说的话他眉头一皱,往前翻滚离开了顾问,一枚铁块掉落在顾问脚边,墙上的灭火器喷射出白色的烟雾笼罩了走廊。

“哈哈……”顾问大笑着翻过身用肩膀顶着地板让自己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朝后跑去。

被虚张声势的陷阱骗了,游戏使徒稍微有些愠怒,根据脚步声传来的位置甩出袖剑,扎在了逃跑的顾问的背上。

顾问闷哼了一声,随即侧身躲过快速冲上来的游戏使徒刺来的袖剑,但马上被一脚踢倒在地踩住了身体。“真是不幸啊……我还以为你的反应速度会更快点落在上面几层的。这层的陷阱还来不及放完。”他咧开嘴露出了笑容,“不过也真是幸运……做到这样应该已经尽力了,我可以极其自私地死去了。”

游戏使徒看着顾问令人厌恶的笑脸,挥下了袖剑。

游戏使徒提着顾问的尸体伸到了落地窗外,向上面的其他人展示顾问已经死亡。

而跑到楼下的骨先森和使徒也看到了这一幕。看到顾问已经被洞穿的喉咙,使徒不自觉缩小了瞳孔。

“赶紧走!顾问已经死了!”骨先森咬着下唇按住了使徒的肩膀。顾问没使用魔法少女系统的能力,如果使用了晓美焰能力的话应该会听到枪响,如果使用了巴麻美的能力的话他不可能不会利用用自己的机动性在墙外进行移动和攻击。

“快走!这个轮回已经废弃了!接下来是尽量等到8月13号……”骨先森用力拉着使徒,但使徒却纹丝不动。她转过头,看到使徒的身体已经布满了黑色的裂痕,仿佛一碰就碎的瓷器一般。

“就算能到下一次轮回又怎么样?疫医、库铂、顾问他们实实在在地死了。”使徒的语气平静得可怕,只不过声音有明显的颤抖:“能去往轮回的只有你,我只能看到我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在了我的面前,这就是我真正经历的人生。至少就现在,我必须给他们一拳,实实在在我能打得到的一拳。”

骨先森松开了他,她知道自己也没法强行拦住这个状态下的使徒。她用话术继续平稳着使徒的心智:“至少你还能保护我,不让我成为下一个死去的人。从长远来看,至少轮回让我们有了挽回一切的希望,有了抹去顾问他们死亡拯救他们的机会。”

“……”使徒沉默了半响,摘下了眼镜。他没有回头,浓郁的黑色包裹了他的身体:“我希望你能知道,我会保护你不是因为你是轮回者这个原因。就算你不是轮回者,我也会尽全力保护你。”他走出了一步:“但现在如果我不去跟他们打一架,我可能就会伤害到你了。跑吧,这是我最后能帮到你的了。”

单薄的黑色身影突然消失化为一条细长的黑线,强大的风压吹散了骨先森的头发,游戏使徒感受到了有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在逼近自己,来不及转头查看就下意识释放了刚结束冷却的【花开堪折直须折】,一道狂风呼啸而过,震碎了整层的落地窗,黑色的爪子撕裂了游戏使徒的残影,一同抓碎了身后的墙壁,露出了墙后躺着尸体和杀人狂的客厅。

顾问的尸体也被一分为二,不过已经变成无名之兽的使徒并不知道,他像撕铁皮一样抓下一整块墙,很难想象这已经是上个轮回被削弱快一半怨气的无名之兽。

一道金色的光拳打过来,将无名之兽冲飞到走廊尽头,撞碎了尽头的墙壁飞出楼外。智印拳对无名之兽身上的怨气有很强的克制效果,但也只是使无名之兽身上的黑雾微微散开了几秒,很快使徒再次被浓郁的黑雾包裹。

黑色的身影再次消失,无名之兽抓碎了一排的落地窗,然而{使徒}已经不在刚才所在的位置了。游戏使徒在用位移技能避开攻击后就跳下楼用万物皆虚到达其他楼层,一切都在按照【顾问】制定的计划消耗着无名之兽的怨气,当他变回使徒的那一刻就是下手的时机。

脚下的地板碎裂开来,两个平行世界的使徒来不及反应就被撕碎,旁边的平行世界顾问脚底一空摔落了下去。在同一层的其他人刚做好战斗的姿势,就被根本看不清的黑影扯断了脑袋。

黑色的人影嘴部的位置裂开一条曲折的裂缝,做出了嘲笑一样的表情。感受到了楼下的动静,它直接打碎了脚下的地板掐住了下面逃跑的人的脖子一路撞碎地板往下,等停下的时候手里掐着的已经变成了一团血色的浆糊。

最终在付出了十七个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的代价后,褪去黑色的使徒跪倒在碎裂的地板上,被断了一只手的游戏使徒用袖剑洞穿了咽喉。

骨先森喘着气奔跑着,果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顾问那样立马接受轮回并以此来进行思考的。接下来【顾问】就会让世界恢复原样让顾问和使徒的死被合理化,虽然无名之兽让【顾问】那边损失了不少人手,但这反而是遂了【顾问】的意,【他】想要控制剩下存活的人就更加容易了,接下来【他】就会……

她的思考被迫停止了,因为一枚绿色的光球挡在了她的前面。

“看来这个场面你确实没有见到过。那我就放心了。”【顾问】轻松地笑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