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湖中老屋(三)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73字
  • 2019-09-25 17:45:31

“我是不打算去救他啦。”顾问耸耸肩,“不过看上去咱们也没地方可去。”

“为什么这么说?”使徒明显也是不愿意去作这个死的。

“你看那边。”顾问指向了这条走廊的尽头,那是一段通往上层的楼梯。

顾问提出了一个建议:“不如咱们再试着往回走走看?虽然我猜即使能走到大门那,也多半是锁着的。”

使徒:“我猜也是。那就上去吧,至少咱们可以小心一些。”

在这种情况下没人愿意再去探索其他的房间,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其他的惊吓。那个女孩已经放弃了思考,所以三人没什么犹豫就上了楼。

走上二楼的时候,使徒听到二楼的走廊尽头有清脆的风铃声响动。然而他很快就想到,这一眼望去走廊所有的窗户都是被封死的……于是使徒也放弃了思考。

顾问随手拿起楼梯旁竖在墙边的棒球棍递给使徒:“喏。”

使徒没什么犹豫地接了过去。顾问固执地认为强大的体力会弱化智慧,就好比你可以靠力量完成的事情你就不会思考要怎样靠技巧和智慧去完成。他也以此为由懒得锻炼身体,所以顾问的体能一直很差。所以顾问才会非常果断地把当前仅有的“武器”交给现在最能发挥其作用的使徒。

到这一层他们就不得不探索房间了,顾问在说服那个女孩的时候分析道:“我不否认现在去开房门很可能会被里面的怪物吓到甚至被袭击。不过你要做好等会被刚才那个怪物追击的准备,我们现在探索还可以知道那些房间可以躲藏。”

顾问打开了离手边最近的一间房子的房门,房间内依旧一片漆黑,不过看得出有个人影僵硬地站在房间尽头的窗前。

三人沉默了一会,然后非常自觉地回去悄悄关上了门。

“我希望那个只是个人偶……”使徒心有余悸地说道。

“我倒希望那是个人……毕竟咱们已经遇到过会动的木偶了,我可不觉得棒球棍对那些木头脑袋有什么用,还不如去揍一些肉做的脑袋来的实在。”顾问也不愿意直接去试探屋子的东西的死活。

顾问吸了口气,小心地打开第二扇门。

借着窗户透出的微弱月光,漆黑的房间里看不到有直立生物的存在。顾问轻声进了门,试着扳动电灯的开关,随着清脆的“咔哒”声响起,房间里依旧是一片漆黑。

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对于安静的房间来说刚才那一声已经足够吸引里面的生物了……如果有的话。

使徒不自觉握紧了棒球棍,顾问也做好了随时关门的准备,那个女孩恐惧得已经快要叫出声了。

两秒,三秒,四秒。

一片寂静。

“小心地板,还有柜子和床底。”顾问用极低的声音说道,然后带领女孩和使徒慢慢进了房间。

女孩还以为顾问是在提醒他们不要被地上的东西绊倒,只有使徒清楚顾问还在防备房间里可能存在的“东西”。

“棒,球,棍,给,我。”越往里走顾问的声音越低,说话间隔也不得不越来越大。接过棒球棍后,顾问把球棍抵在地上,当导盲棍一点一点地往前试探着。

女孩和使徒死死地抓着顾问,三个人在房间内转了一圈后确认至少地板没有什么异样。期间顾问还让使徒时不时摸摸身后,免得有什么“存在”跟在他们身后。

“好了,接下来就是柜子和床底了。”顾问还是有点不放心,虽然他不排除鬼魂会空间传送的可能,但他还是想先确认这个房间的安全。

女孩拼命地摇头,使徒也有些不太愿意去作这个死。

顾问叹了口气:“你们是想趁现在还算安全的时候先去作这个死呢,还是希望等会被追杀逃进来以为自己安全的时候被柜子和床底的鬼来个二次惊吓?”

使徒和女孩明白了利弊,但还是不太情愿去直面可能存在的鬼怪。

顾问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我去看衣柜,但床底你们得自己选个人去。”

女孩:“……你可以全勤吗?”

顾问:“呵呵,你当我活佛啊。”不把你丢到床底去试就不错了。

“算了算了,我去。”使徒一开始也知道是这个结果,总不能让女孩子去冒险吧。

顾问也一开始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不过他不是因为绅士精神,而是觉得那个女的去看床底的话,往好了说吓得晕倒,往坏了说被吓得大叫把其他玩意招过来就不好了……

不过他觉得使徒也差不多,甚至胆量稍微大一点的使徒不容易被吓晕更容易喊叫……

顾问伸出棒球棍,深呼吸了几口后直接将柜子打开一个足够棒球棍捅进去的缝隙,然后就聚精会神地等着,一旦有眼睛或手什么的玩意探出来他就直接把棒球棍捅进去一通乱搅然后直接关门。

然而几秒后还是没有动静发生,顾问就把柜子关上了。

他回头对使徒说:“现在里面还没有东西。”

使徒:“……你’现在’这个词用的真微妙。”搞得我不仅没有松口气反而更慌了。

顾问把棒球棍递给使徒:“好了兄弟到你了。”

使徒凝重地接过棒球棍,然后颤颤巍巍地走到床边,保持跟床两米的距离。

三人屏息看着床底,等着使徒的操作。

一秒,两秒,三秒……空气陷入了寂静之中。

顾问忍不住说道:“你丫倒是动啊。”

使徒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咳,那个,我要咋试探啊?”

顾问:“……”

女孩:“……”

顾问:“你把你的棍棍往那个黑色的缝隙里面使劲捅就可以了。”

使徒:“你这描述怎么那么奇怪呢。”

使徒小心翼翼地趴下,慢慢地把棒球棍伸向漆黑的床底。他手一边伸,脸一边慢慢地往后挪,表情也越来越精彩。他已经最好随时被夺械然后大叫的准备。

棒球棍来回扫了一下,没有扫到任何东西。

“呼,没有东西啊,还好还好,吓死我了。”使徒大大地呼了口气,收回棒球棍直起了身。

“空咚!”他刚直起身,一个人体就直直从天花板坠下,直接砸在了床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