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逆转未来(下)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574字
  • 2022-06-13 07:45:21

“欢迎。”顾问双手背在背后,走向空地上的绿色光球和周围的五六个人。“把棋子全集中到身边这种行为真是蠢爆了。”顾问呼了一口气,露出了邪笑:“但我们都知道,你不得不去做这种蠢到爆的行为。”

“无论结果如何……我必须得说一声,你所做到的确实超乎了我的预料。”绿色的光球里发出声音,“你能做到这一步真是应该让我产生名为不甘或者愤怒的那种情绪……可惜我不会出现那种只会产生负面效果的反应。”

“那我就试着尽量满足一下你吧。”顾问伸出一只手,“另外,你还是把我看得太重要了。”

一道光束冲天而起,将【顾问】几人吞没。他们的脚下就是地铁的轨道,之前的轮回顾问就是利用地铁运送数据块到他们脚下与【顾问】连接,启动基因炸弹同归于尽的。地下不像地面一样容易被狂风和地震影响,骨先森可以提前在地底画好法阵,在合适的时机将其激活。

【顾问】在班加希里高能阵术启动的那一刻侦测到了来自地底的高能反应,提前操控身边的傀儡闪开。但人体运动的速度终究比不过光,除了一个能力是打开传送门的顾问及时离开,其他不是沐浴在光炮中完全湮灭,就是堪堪做出闪避动作就被能量光束削掉了大半边身体。

而【顾问】身为一个数据投影即使被高能量聚合的光炮命中也不会有丝毫损伤,仿佛置身与另一个纬度的幻影一般,绿色的光球屹立在光炮中纹丝不动,直到在满眼的高能反应和能量分析界面中光炮的能量逐渐减弱变细,【他】能看清眼前的景象时,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顾问。

拿着数据块的顾问大步冲了上来,将手中数据块用力插向【顾问】。

然而一个传送门在顾问眼前打开,传送门中伸出一只手抓住顾问的手臂,将他的手拉入了传送门内,传送门快速关闭,顾问拿着数据块的手臂消失不见,平整的断口溅射出大量血液。

“哈哈哈哈哈哈哈!”【顾问】爆发出一阵尖锐的狂笑,传送门在顾问的侧面打开,一只手伸出抓住顾问拿着卡片的手扯入传送门中,再次切断了他仅剩的左手。顾问失去平衡坐倒在地,传送门顾问出现在不远处丢掉断手,再次打开了一道传送门,就位于顾问的头顶——

传送门猛地关闭,展开到【顾问】身后,抱着数据块的骨先森没刹住脚冲了进去,摔倒在传送门顾问的脚边。

传送门顾问一脚踩在骨先森背上,一刀插入了她的后颈。

“好险好险。”绿色的光球移动到了一边,顾问用肘部撑着身体慢慢爬起,踉跄着往后跑去。

“嚯嚯,不选择向我发起攻击,反而是转身逃跑了吗。”【顾问】一边说着,一边操控传送门顾问开启传送门到达顾问身边:“不过你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看着从传送门中探出的刀刃,顾问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当然是你这里了。”

他猛地撞向传送门,刀刃插入了他的锁骨,但他如愿以偿通过传送门传送到了【顾问】的身边。

“最后还是得自爆……”顾问艰难地爬起,打算把自己的血泼到【顾问】身上进行链接!

传送门顾问赶紧在躺着的地上重新打开一扇传送门,试图将自己和身上的顾问一同传送到远处。

身体感受到了下坠感,顾问咬着牙拼命将断臂挥出,血液泼洒向绿色的光球!

数据流包裹住绿色的光球,另一枚数据块插入了【顾问】的身体!

骨先森提前咏唱了西西乌索库入影术潜入影子,利用在影子里的时间吟唱了克罗多斯蛛行术,在被排出影子的那一刻抱着数据块用三对脚同时奔跑冲到了【顾问】背后,将数据块插入了【他】的身体。

异能顾问提前设置的侵蚀程序启动,绿色的光球被固定住,身上逐渐爆散出绿色的数据流,就像喷散的鲜血一般。

骨先森半蹲着喘着气,解散了背后的虚足。被传送到远处的传送门顾问刚刚露出如梦初醒的表情,就被骨先森抬手一枪打爆了脑袋。

“失手先生,真是狼狈啊。”她走到顾问身边打趣道。

顾问听着她的双关笑话,咬住一张卡片微微抬了抬头,呜呜了两声似乎在求救或者想要吐槽什么。

骨先森从他嘴里拿下沙耶香的卡片,帮他插进了腰带里。

.

待处理完所有的平行世界顾问和使徒后,使徒走入了破碎的教堂。

他捏破血包,直接贴上了紫符。薄薄的黑雾从他身上升腾而起,将他身上的一些小伤修复好。使徒横起无奏,看着从地上缓缓站起的猎人使徒。

猎人使徒背对着他问道:“你准备干什么?”

在紫符的作用下使徒的脸色很差,他强撑起精神说道:“我来屠神。”

“呵……”猎人使徒沉吟半响,握住了剑柄。

“你的力量还不足以支撑你的痴言妄语。”他的言语第一次有了某种情感,那似乎是某种欣喜:“我们终于能从这梦中苏醒了……”

“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还是请你继续沉睡下去吧。”猎人使徒的身体变得轻盈起来,他的脚刚刚发力身体就漂浮了起来。粘液、缎带朝动弹不得的猎人使徒飞去,将他牢牢困住。

“怎么会?”猎人使徒枯木一般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使徒从喉咙里发出了用尽全力的呐喊,燃起黑炎的无奏砍向了猎人使徒的面门。

“一切……终于结束了。”骨先森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一切顺利得太虚幻了,不过确实是靠着自己这么多轮回下来叠加的情报优势才达成的碾压局面。

“这就……结束了吗?”使徒喘着气,语气里透露出不确定。

库铂犹豫着要不要解除变身,环顾了一下周围,指了指天上:“上面那个,我们要怎么解决?”

骨先森擦了擦脸颊上的污渍:“接下来就要靠使徒了……利用无名之兽的能量完成弑神,无名之兽也会因此沉寂,你们就能回到原本的生活中了。”

使徒半信半疑地到一边去试着与无名之兽沟通,顾问默默看着猎人使徒被切开的脑壳,库铂不敢看天上的“神”,还在品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骨先森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眼前的景色开始摇晃,她逐渐听清了周围的沙石声,远处人的呼救声,废墟下被埋着的人的哭喊声——

“恭喜你考了个……嗯……算80分吧。恭喜你考了个80分。”骨先森的耳边响起了掌声——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她抬起头,顾问穿着灰色连帽衫对着她轻轻鼓掌,嘴角的割痕挑起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

不等骨先森有所反应,异能顾问从骨先森腰侧取出火枪抬起枪口顶着骨先森的小腹扣下了扳机,震耳欲聋的枪声让周围一切的景色都定格在了开火的瞬间。

骨先森的瞳孔剧烈震动,她捂住了中枪的腹部,踉跄着跪倒下去,但被异能顾问扯住了领子,整个人半跪着悬在空中,仿佛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异能顾问把玩着从骨先森口袋里顺走的火枪,将其顶在了骨先森的额头。“不过作弊的孩子总该受到点惩罚,不是吗?”他嘴角的伤口撕裂开来,露出了极其疯狂的笑容。

腹部的剧痛蔓延开来,周围的景色在飞快地倒退——顾问放出的缎带在不断收回,库铂和使徒正在面朝自己倒退着奔跑,疫医缓慢地张开嘴巴,发出了失真的尖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