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改写过去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485字
  • 2022-02-21 13:56:47

“全灭……”【顾问】沉思着,“是那个使徒又变成无名之兽了吗。”

“不过这样的话,那个骨先森应该也死了才对。”学者顾问在本子上记着,“或者说那个骨先森也藏了一手,毕竟来自平行世界,有什么我们不了解的能力体系也难说。”

当然也有“这个骨先森并不是平行世界的顾问”的可能,但这样无法解释她帮助顾问且自称是平行世界顾问的动机。

不过全灭这个局面也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只是拼一把使徒刚暴走完短时间内无法再变成无名之兽的可能试着能不能直接强杀,派去的也是一些比较弱的家伙,即使失败了也得到了使徒能短期内暴走多次的情报。

“也算物尽其用了,损失了他们我们的战斗力也没有什么大的折损。”【顾问】随口说道。

学者顾问皱了皱眉头,对【顾问】的话有些不满。但两人站在同一战线,终究是没说什么。

.

既然已经决定要在这次轮回解决一切,骨先森把正常轮回会发生的流程告诉了顾问,与顾问一同商讨要如何应对。

“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到时候那天晚上来刺杀你和疫医的是游戏使徒,而且这家伙不吃离间……”顾问看着脚下,手指轻轻敲着太阳穴:“而且这家伙最后和库铂同归于尽,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对他下点心思,把这个高战力提前吃掉。”

骨先森说道:“最简单的方法是一切照旧,你们去进攻学者顾问那边的时候我和疫医留在家里藏好,找准时机用家里的法阵解决他。”

“但是不确定你的能力是否已经暴露,如果被对方观察到的话可能对方会有所提防,最大的麻烦是到时候他可能不会给你吟唱的时间……也对,不需要你藏在家里,你的施法距离足够远,你可以先躲在楼下等他上去后再进行吟唱。”

“还得看他是否站在法阵上的,除非我直接用最终手段用高能阵术直接把房子轰掉。”骨先森拿了一片薯片放入口中。

顾问半开玩笑说道:“开局自爆的战术即使对面已经知道你的能力应该也反应不过来呢,至少肯定有效。”

“怎么说也是最后一个轮回好歹也得考虑下之后的事吧,能不把人家房子炸了就尽量不这么做嘛。”

“你也太乐观了。”顾问抓了抓头发,眯起眼睛说道:“游戏使徒作为一个’玩家’看待我们就是以我们玩游戏时看待npc的视角,这让他在战斗时会更加冷静,但同时这个心态一样可以被我们利用……”他回想起以前写的文字游戏:“这是条大鱼,我们得保险一点应对。”

库铂一直在旁边旁听,顾问转过头说道:“班长,虽然一直以来都依靠你很多,接下来可能还是得靠你了。”

“没事,让我们一起努力创造一个所有人都活下来的世界吧。”库铂接过假面骑士月读的表盘握在手中。

“你们都太乐观了……”顾问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太有限……算了。”

.

深夜,骨先森敲了敲工厂敞开的铁门,像进自己家一样吹着口哨就走了进去。

工厂里传出来激烈的战斗声,随即和预计中一样,一阵白光后平行世界的所有人都被传去了异世界。只不过这次留下来的人却是顾问和骨先森。

“该如何行动、该如何对话全都告诉他们了,剩下的只能相信他们了。”顾问跑出了工厂,“按你所说的学者顾问是个理智善良的人,希望不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故吧。。”

游戏使徒撬开了疫医家的大门,他悄无声息地在黑暗的大厅中行走着,腕中探出一枚闪着寒光的袖剑。

悄声无息地打开卧室门,人影快速分为两个残影瞬移到床铺上空合二为一,锋利的刀刃插入了枕头里,轻飘飘的手感预示了这次的刺杀成了一场空。

游戏使徒皱起眉头,他拉开被子,床上空无一人。他急忙回头,但客厅里也没有其他人。

没有埋伏……那他们去了哪里?游戏使徒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而此时,天花板角落的监控摄像头的绿灯正微微发亮。

床单上的法阵在黑暗中微微亮起,游戏使徒心中一惊,心中的危险预感在这一刻达到顶峰!

身体在反作用力下被弹射出去,避开了从法阵中伸出的触手。

情急之下使用了碰碰车效应,虽然撞在墙上损失了3%生命值,但从结果来看是值得的。游戏使徒这才意识到床单上的法阵不仅仅是个花纹,他赶紧转头查看房间内还有哪里画有法阵——

“刷啦——”一阵铁链碰撞的声音,卧室门已经被一堵密密麻麻的锁链墙堵住。

“切!”游戏使徒意识到自己中了陷阱,甩出袖剑击碎了角落的摄像头,飞身踩上桌子准备撞破窗户逃生。

桌子上刻画的法阵也发出光芒,但游戏使徒还是快了一步,撞碎了窗户飞出了窗外。但法阵里并没有涌出什么致命的东西,相反一股强劲的吸力拉扯着游戏使徒的身体,还有飞散的玻璃碎片。游戏使徒被吸力拉回窗台上,眼看玻璃碎片就要扎在游戏使徒的身上!

花开堪折直须折正在冷却,被吸力加速的玻璃碎片如同刀片一样在游戏使徒的脸上和身上割出了许多细小的伤口,还有几块碎片嵌入了他的皮肤。

“我艹……”游戏使徒忍不住骂出声,以为自己躲过法阵效果结果被意料之外的引力吸回来的惊恐和只是被玻璃划伤的庆幸让他此刻的心情五味杂陈,但他又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去,正对着窗户的墙上,一个巨大的法阵发出了亮光。

贴在窗台上反身滚下窗台,几十柄长枪和刀剑带着破风声贴着他的头顶飞出,游戏使徒狼狈地攀着旁边的水管滑下,跌跌撞撞地坐倒在地上。

除了身体疼痛以外体力值和生命值倒是没降太多,这倒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游戏使徒扶着垃圾桶站起来,看到垃圾桶里有一张技能卡:【圣光武装:消耗10%体力值可以将内裤和丝袜变成枪和刀剑,无冷却。ps:彷徨于天地间的迷途之子、诞生于汝心的邪恶之灵,以包裹处女柔肤的羽衣,将所有污秽、泥淖、渣滓、余烬,化灰归于天地,忏悔吧!】

“什么玩意……”游戏使徒吐槽道,不过自己也不是没遇到过【贤者时间】和【原谅之光】这种恶趣味的技能和道具,而且花10%体力值就能拿到枪也算是不错的买卖,游戏使徒口嫌体正直地把技能学习了。

“真是凶险啊……用监控查看房间内情况启动法阵的话,此时他们会躲在哪里呢?”游戏使徒修整了一会,准备等状态回满后再起身行动。

等感觉差不多了后游戏使徒再打开状态栏,却发现技能和装备全都处在无法使用的状态。

“简单明了的陷阱,不过对于已经习惯被投喂的家养鱼来说,面对下了毒的饵食也会毫不犹豫地吞下吧。”顾问走入黑暗的小巷,拉起长弓对准了游戏使徒。

“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不过我给你翻译一下吧,大约就是下完小电影点开发现是rickroll的意思。”骨先森吟唱了束缚法术捆住游戏使徒,这里杀人会留下痕迹,不能在这里动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